都市大天

第28章 诸国震动

第二十八章 回程见闻

“这算不算是玩火自焚。”

看着地动山摇一般迅速汹涌而來的无尽积雪,易清的面上,瞬间就布满一层浓浓的苦涩之色,

任你修为通天,在这等天地之威面前,终究是觉得微不可及,沧海之于蜉蝣一般,

不过双眸之中,却是有着道道精芒不断浮现,

当初即使身中青蛇蛊那等几近必死的绝境之下,易清亦是未曾坐以待毙,如今自然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下一刻被这股积雪洪流淹沒,

易清的整个大脑,此刻仿佛成了现代科技中的计算机,以一种上万上亿的频率疯狂的运转起來,

一个个的念头,在千分之一秒不到的时间内,从脑中飞速泛起,

不一会儿,整个头脑,都有种发热发烫的趋势,就仿佛是那运行速度过快的计算机主板一般,只是此刻已然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容不得易清有丝毫的松懈,

“糟了,已经來不及了。”

一种种念头被提及又被快速摒弃,易清的神色之上,逐渐的也是浮现出一抹急躁之色,而耳边骤然扩大了无数倍的轰鸣之声,猛然就将易清从思索中惊醒,

整个富士山的雪崩洪流,瞬间就已经距离易清不到五十丈的距离,一个洪峰拍打过來,都能够将易清眨眼间卷起吞沒,

“逃得了一时是一时。”

易清当机立断,停止思索,双掌猛地在雪地上狠狠一拍,掌心之中法力澎湃而出,旋即易清的整个身形借着这股反震之力立即高高跃起,

恍若惊鸿一般,立即就在这白色的雪地上拉出一道黑色的虚幻魅影,

时不时的脚尖在雪地上一下轻点,似乎蜻蜓点水,下一刻稍慢下來的身形立即再次加速,飞蹿向山下,

恍若世俗的绝世轻功踏雪无痕,不对,应该是比踏雪无痕更加玄奇的身法,因为世俗武者沒有易清这般强大的气血跟吐纳换气之术,

只是再绝世的身法,在身后那铺天盖地覆盖过來的天地之威面前,皆是显得无济于事,是在做无用功,

“不行,这速度已经是极致了。”

周身之上,此时猛然就降落下一股沉重的威压,易清脚下丝毫不停的速度,立即就显得有些停滞,这是因为身后的雪崩洪流太过于接近,天地威势覆压下來的结果,

易清的面庞之上,一片的冷峻,隐隐有着细密的汗珠从毛孔中丝丝渗出,

生死间有大恐怖,

即使易清拥有着焚山断流的修为,在死亡临近之际,道心亦是一阵的猛颤,

而整片脑海之中,突兀的就一片空白,成了真空一片,

嗡嗡

此时易清的状态,似乎元神出窍了一般,整个身体本能的疾速向前蹿去,思维却是诡异的沉寂下去,

就在这时,原本沉寂在易清泥宫丸之内的那卷神秘道图,突兀的就一阵轻颤起來,

悬在易清的泥宫丸之内,整卷神秘道图之上,陡然焕发出无数的玉清色光辉,将整个泥宫丸照耀的一片碧绿,恍若洞天福地一般,

与此同时,在熠熠的清辉当中,整卷道图突然沉浮舒展开來,显露出图卷上的内容,

一个看不清面目的道人,做迈步向前之状,飘然若仙,右手结印,左右笼于背后袖中,身周是无尽的风雨雷霆,

整卷道图之上,弥漫着一种玄奥之至的道韵,天地法则,

此时,道图上道人脚下的情形,莫名的清晰起來,似乎未有动作,又仿佛道人就在这图卷之中恣意行走,一步之间,化天涯为咫尺,

“这是神通,缩地成寸,。”

陡然,外面易清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神,陡然掠出阵阵的精光,在一瞬间重新恢复了光泽,神采奕奕,更有着无尽的惊喜涌现出來,

“这是天不欲绝我。”

心中狂吼一声,下一刻易清的整个心神都瞬间沉浸在了那神秘道图呈现出的道人身上,细细观摩参悟这道人双脚之间的一丝一毫变化,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而大恐怖之中,有大机遇,

此时的易清,俨然进入了顿悟状态一般,对于天地大道的领悟,对于神通法则的理解,在这一刻都变得无比清晰起來,

自然,那道图中道人展示的缩地成寸神通,也在快速的被易清参悟掌握,

尽管只是一丝皮毛,却足够令得易清脱离这场危机,

不自觉的,易清飞掠的身形就是停了下來,两只脚掌,一丝不离的落在地面之上,下一刻,易清面露微笑,似乎漫不经意的,就向前悠悠踏出了一步,

看上去普通至极的一小步,等到易清的身形下一刻出现,竟是诡异的出现在三丈之外,

似乎,就在刚才易清迈步的那一瞬间,这三丈的距离,被一种玄奇的力量,缩短在了一步之间一般,

上古无上身法神通,缩地成寸,

“虽然仅仅是三丈的距离,却足够我逃离这场雪崩了。”

看到自己一步之间突然就出现在三丈之外,易清的双目之中,猛地就暴掠出一种浓浓的惊喜光芒,

下一刻,面庞之上,旋即掀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如沐春风,

“你们说老大怎么还不回來啊。”

此刻距离崩塌的剑峰数百丈远的距离之外,萧逸等人一脸骇然的望向远处那富士山上覆盖下來的滚滚雪浪,

一个个脸上的神情,已经震撼的有些麻木的意味,

突然萧逸却是满带担忧的出声道,

“刚才师傅好像是从金鹰上掉下去了。”

林衍的双目之中也是满满的一种忧色,此刻见到已经覆盖到整个富士山山腰处的铺天盖地雪崩,语气中已是有着分明的紧张之色,

“哎呀,老大不是会嗷”

赵炎立即一声惊呼,只是话还沒说完,蓦然就变成了惨叫,

“你再漫天胡扯,我就把你屁股踹成花一样的玩意。”

冷刀的声音,悠悠在赵炎的耳边响起,比以往更加显得冷漠阴寒,

“呵呵呵呵”

赵炎心知自己说错了话,瞥见包括冷刀在内的其余三人都是一脸愤怒的盯着自己,立即捂着被冷刀踹了一脚的屁股在一旁干笑着不再说话,

“老大來了。”

突兀的,冷刀猛地出声说道,目光望向远处那逐渐清晰起來的一道瘦削身影,一惯冷漠的声音,凭空就提高了几个分贝,

闻言萧逸几人也是浑身一震,脸上下意识的浮现出一抹惊喜,立即就顺着冷刀的目光望去,

果然就见目光尽头,一道身形正随意的踏步而來,

正是易清,

“这是什么神通,。”

赵炎三人只是欣喜于易清的安全回來,林衍在欣喜之余,当目光落在易清的脚下之时,心中却猛然的就是一震,

入目所见自家师傅明明是普通至极的一步踏出,下一刻身形出现,竟然诡异的就出现在了三四丈以外的地方,

这般情景,竟仿佛直接将这三四丈的距离,缩到了一步之间一般,

“师傅,你这。”

不过片刻之间,在众人百丈开外的易清已是令人震惊的出现在了林衍四人眼中,这时候赵炎三人也是发现了易清身法的玄奇,脸上瞬间一片的惊骇震动,

“不要耽搁,直接订机票回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看着林衍眼眶中那浓浓的羡慕之色,易清也是一阵的好笑,林衍作为自己关门弟子一般的身份,这些神通,等到林衍修为到了自会一一传授下去,

不过旋即面色却是猛然凝重起來,望着身后轰然倒塌一般的日本圣岳富士山,虽然心中一阵的畅快,口中却是直接吩咐众人道,

“啧啧,老大,这是最新出來的有关日本方面的新闻,你看看。”

此刻易清五人,正满脸轻松的坐在一架直接飞往华夏京城的客机之上,这时赵炎忽然就一脸戏谑的将手中的一张报纸递到易清眼前,

“日本靖国神社遭天外雷击,毁于一旦、日本富士山雪崩,圣岳消失。”

整张报纸两大版面之上,赫然用粗黑的字体写着醒目的标題,还配着几张随后记者拍到的这两处地方残破景象的照片,

“又不管我们华夏人的事,有什么好看的,大不了回去募捐点钱给受灾的日本政府。”

冷刀几人,手中皆是拿着同样的报纸,不仅是他们,此刻客机内的所有乘客,几乎全部看着最新的新闻,读到有关日本的消息时,一阵阵惊呼,立即就在机舱中的各处位置响起,

惊呼过后,陡然就响起阵阵的欢呼之声,

整个机舱之内,大多是华夏人,纵使有几个日本乘客对着欢呼中的华夏人怒目而视,立即就引來周围无数的华夏人“凶神恶煞”的目光,扬眉吐气,

“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

突兀的,机舱中突然就有人用纯正的汉语大声念出了一句诗词,

其他人听到后下意识的都是一怔,不过立即反应过來,加入到这人的诵念当中,

“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

滚滚的声浪,在机舱中蓦然响起,一股股的豪气相互激荡,汇聚在一起,直冲九霄

“倒是应景。”

感受着袖里乾坤中青州鼎蓦然的不断轻颤,而耳边听着气氛已是显得疯狂的所有华夏同胞,易清的唇角,也是不觉的绽出一抹柔和至极的笑意,

旋即嘴角微动,下一刻也是大声的应喝起來:

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