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章 拉上贼船

第十一卷 西藏密宗 第二章 拉上贼船

“你可知九鼎的作用。”

易清突然拿出青州鼎,此时易清再次发问,首长眼中的凌厉之色忽的就是散去,反问了易清一句,

不过话一出口,首长面上立即又是浮现出一抹了然之色,

“想來你们玄门修士,应该都知晓我华夏九鼎的作用,在普通人看來是神话传说的东西,谁能料到却尽是真实存在的。”

“禹王铸九鼎,镇压华夏国运,可惜千年以來,因战火、外族入侵,九鼎遗失大半,到得本朝太祖开国,只寻回了三只九鼎。”

首长的神色之间,突兀的就显得一黯,是一种痛心疾首,黯然伤神,

“如今这三只九鼎,分别为中央大鼎豫州鼎,就放在京城,冀州鼎镇压西安,扬州鼎则是镇压南京。”

听到首长娓娓叙來,易清的神色,也是蓦然一动,

华夏九鼎,竟然只剩下了三只,

这次得到青州鼎,对于九鼎的神奇玄妙之处,易清顿时就有了极大的了解,

不仅可以镇压本国国运,更可以得到原本属于华夏的一部分国运,

华夏这些年,还真不知是养了多少只的寄生虫,

“这青州鼎,首长打算如何处理。”

这般想着,易清的心中陡然就是升起一种郁气跟怒意,却又无从发起,只得暂时将心中的这些念头搁置在一边,目光落在眼前的巨大三足青州鼎上,眉间微蹙,

“易清你是玄门修士,对于气运这等玄妙的东西更加了解,不知你认为应该如何安置这青州鼎。”

不料易清一句问出,首长却直接反问是易清,

闻言易清心中却是蓦然的一震,目光瞬间落在了面前首长的脸上,

青州鼎是社稷重宝、王道圣器,在古代,都是君王亲执九鼎,寓意九五之尊、天命之子,此刻首长突然反问自己,易清心中陡然就生出一种警惕,

在现代,首长就是君,而自古,君心难测,

但是易清的目光在首长的脸上却是沒有发现半分端倪,首长的神色目光,坦坦荡荡,全无半点私心,

“你不用瞎想,我并非试探于你,更何况若你真存了贪据之心,先前便不会拿出青州鼎,我是诚心的求教于你。”

首长目光睿智,透着一种洞悉的神采,看到易清神色,忽然就是含笑开口说道,

闻言易清先是一怔,旋即却觉得脸上微微有些一红,沒有想到首长直接说破了自己的小心思,如今想來,自己适才的确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意味了,

不过听到首长语意中的那种真挚,易清的心中,亦是顿觉一暖,突然就生出一种“知己”的感觉,

自己对于这青州鼎,的确并沒有多少非分之想,九鼎是镇压华夏国运的社稷神器,若是置于九州,则天下万民受到荫庇福泽,

易清自问虽非全然无私之人,却也不愿因一己之私欲,而误华夏万民,

感受到首长等待的目光,易清立即收敛杂念,望着面前悠然不动的硕大青州鼎,也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而随着细想,易清的眉间墨眉,却是不自不觉紧紧皱了起來,

“古时我华夏有九州,因此禹王九鼎大多被分置九州,镇压国运,可是如今,我华夏版图,却是九州不全,又仅剩下三鼎镇压天下,这第四只鼎青州鼎还真不好选择镇压之所。”

半晌过后,易清也是一声苦笑,无奈望向面前的首长,表示自己一时也想不出该将这青州鼎置于华夏何处,

“这也是我考虑未解之事。”

听到易清所言,首长的面庞之上,也是显现出一丝的苦恼之色,语气中,立即就带上了一丝自嘲的苦笑:

“开国以來我华夏每代领导者都致力于找回失踪的其余六鼎,想不到今日一朝找回,我们竟是不知该如何处置。”

易清亦是苦笑以对,如今九州之地不全,所有九鼎,便是要重新置放,这置放之地,却也丝毫马虎不得,需结合当前华夏形势而论,颇有种雪中送炭、一局定鼎之意,

“易清,这青州鼎便由你处置如何,我相信以你之能,定能将这青州鼎妥善放置。”

宽大的金鹰背上,易清安然盘坐,周身九天罡风凛冽刮骨,却被一层淡淡的金色光罩隔绝在庞大的金鹰之外,

此刻金鹰飞往的,正是齐云山飞云观的方向,

想起首长最后的决定,易清的嘴角,再次露出一抹苦笑,

首长还真是看得起自己,镇国神器,便是这般轻易的任由自己处置,倒是不怕自己随意挑一个地方就将这青州鼎扔下,“祸国殃民”起來,

这般玩笑的想法一闪而过,盘坐在金鹰背上,下一刻易清的神色蓦然就是一凝,深邃的双目之中,透露出一种深思之色,

良久过后,这种深思再次转化成一抹苦恼跟纠结,

“首长可还真会给自己找事啊。”

易清此时也是对先前刚见到的首长不仅暗暗腹诽起來,无奈的摇摇头,却是暂时将这个颇为纠结的问題搁置在一边,

目光远眺,遥望这高空万里之下大好河山,易清只觉得心中的苦恼立即为之一空,胸中陡然就生出种鸢飞戾天、鱼跃于渊的舒畅之感,

下一刻易清唇角忽的一挑,显露出一抹愉悦至极的笑意,

适才从首长那里出來之后,易清自然要先去一趟龙组基地,

这些时日,这新建的龙组基地,一应设备物件,已然全部布置妥当,神秘、严谨、戒备森严,各种现代科技的反侦察手段、易清布置下的几个大阵,都在悄然运转,

而赵炎四人先到一步,龙组之内立即就显得颇为热闹,不用其他成员开口,赵炎跟萧逸这俩家伙一回龙组,迫不及待的就将在日本发生的事情绘声绘色的讲了出來,

讲到靖国神社的彻底毁灭跟富士山的雪崩,即便是正在讲述的赵炎两人,脸上都再次涌动起一种澎湃,其他所有围在一起,更是连连惊呼,

不时有人仰天长叹,作无语泪流之状,只差悲愤的大喊起來“有心杀贼,奈何不带上我”这般的幽怨之语了,

想起自己甫一出现所有人下意识的齐声高呼“老大凶残”的样子,易清此时也是显得颇有些忍俊不禁的样子,这帮家伙,倒是沒有几个是省心的,

唇角的笑意不觉间却已然是扩展到了整张面庞之上,

“快到了。”

这时望着下方逐渐熟悉起來的山川地理,易清含笑的便是轻声自语了一句,

心念一动,座下的金鹰猛然就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原地之处,

片刻过后,一片灵秀的山脉,便是清晰呈现在易清眼前,正是百里齐云山地界,

“若是将青州鼎镇压在这齐云山处,不知数年之后,我飞云观会发展成何等规模。”

突兀的,易清眉角一挑,心底猛然蹿起一个念头,

旋即却又是自失一笑,立即打消心中这突然升起的无尽诱惑,

若是将青州鼎置放在齐云山,好处自然是显而易见,镇压飞云观大势,凝聚气运,易清这门道统想不快速兴盛起來都难,

只是这样一來不说辜负首长的一番信任,却真的是成了置天下苍生于不过的私欲魔头了,

再者言之,如今的飞云观有国家明里暗里的大力扶持,正是蒸蒸日上之势,也无需这青州鼎做锦上添花之举,

念头消散,下一刻易清座下金鹰立即化作一道金色流光,坠入这百里齐云山之中,

大半个月之后,这道金色流光再次冲天而起,

“师傅,您此行何往。”

下方一座古朴道观之内,遥遥传出一道声音,

“嘿嘿,为师去把一些人拉上为师的这条贼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