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3章 苏媚消息

第三章 苏媚消息

妙有分二气,灵山开九华,

“这东南第一山,单论山体灵秀雄观,确非我齐云山可以比拟。”

万里高空之下,这日陡然降落下一道金光,金光散去,显露出一只金光熠熠的威猛大鹰,

此时这金鹰宽大的背上,赫然站立着一个身穿古朴阴阳八卦道袍的年轻道人,目光打量着眼前这雄伟奇山,眼中一片赞誉,

“遥望九华峰,天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我欲一挥手,谁人可相从,君为东道主,于此卧云松。”

降下金鹰,这年轻道人忽的就从金鹰背上飘然跃下,而后随意一挥道袍衣袖,便见硕大的金鹰立即化作一道金色流光眨眼间消失在这年轻道人的袖中,

“九子泉声、五溪山色,莲峰云海、平冈积雪,天台晓日、舒潭印月,闵园竹海、凤凰古松如此景致,倒是不急着去找那小和尚了。”

这年轻道人正是从飞云观离开,准备“拉人上贼船”的易清,

此刻易清脸上挂着一抹淡然笑意,遥望面前这有着佛门四大名山之称的九华山,袖袍轻舞,口中兀自喃喃自语,倒是说不出的从容惬意,

笑意吟吟,浑然不似刚出门时那等扬言要拉人上贼船的凶煞强人模样,

下一刻,易清道袍袖口轻甩,脚下迈动,施施然便向着这山上行去,随性而走、停足驻目,倒是极尽游客赏玩之性,

直到日落黄昏、天色渐暗,才见得一道人影拖着满天赤霞,悠然的从山上而返,却是满脸陶醉欣然之意,

“刚好去小和尚那里打打斋祭。”

易清笑意吟吟,瞥见远处那香雾缭绕、若隐若现的一处庞大庙宇,说不去的逍遥之状,

此时一步踏出,下一刻出现,却已经是诡异的在三四丈之外,

几息之间,从原地看去,已经是消失了易清的身影,

“倒是好一处名山宝刹,甘露禅林。”

施展出缩地成寸的神通,不过盏茶时间,易清的身形便是出现在了位于这九华山半山之处的一处古朴庙宇之前,

微微抬头望向庙前那大气恢弘的“甘露寺”三个大字,易清立即就是微微一笑,

想起小和尚那一副可爱正态,却偏偏喜欢装出老成持重的样子,莫名的易清心中陡然生出一种邪恶之念,心想着是否此刻就大喊一声“小和尚,贫道來也”,

不知能否把小和尚吓得一跳,

“阿弥陀佛,施主此时日暮之际前來蔽寺,可是有何要事。”

正在易清犹豫不决之际,一道佛唱忽然在耳边轻轻响起,

暗道一声“可惜”,此刻易清倒是颇为的懊恼自己先前的犹疑,如今人家主人出现了,自然再是不好意思明着去做那般恶客,

下一刻,易清便是将目光直接落在眼前之人身上,

入目是个十岁不到的小沙弥,长得唇红齿白,肤色红润,顶着个明晃晃的小光头,煞是可爱,

一看之下,易清的面色不由的就有些古怪起來,暗自腹诽莫非小和尚待得地方都是这般讨人喜怜的小和尚,

“我是來找小小的。”

嘴上却是立即含笑的稽首一礼,应答眼前的小沙弥,

“原來是小小大师的好友,阿弥陀佛,小僧有礼了,请施主随小僧前來。”

听闻易清是前來寻找小小的,这小沙弥立即就是一惊,旋即马上恭敬的向着易清合十一揖,口中忙不迭的道了一声,

这般恭敬的态度,倒是令得易清啧啧称奇,看來小小这小和尚在甘露寺中的地位不低啊,

深山宝刹,禅林古寺,

甘露寺古静清幽,整座禅林都弥散着一种大清净、大觉悟的禅韵,隐约中能听见梵音阵阵,木鱼清脆,真仿佛世间极乐之所一般,

片刻之后,小沙弥将易清引至一处禅房处,便是双掌合十恭敬的独自退了出去,

对此易清亦是微笑的稽首一回礼,对于小沙弥的退下却是毫不在意,因为灵觉之中,已然是觉察到了小小的气息,

“阿弥陀佛,原來是道长大驾光临,小僧有失远迎了。”

下一刻,一道尤带着稚嫩童音的佛唱忽然就在易清的耳边响起,与此同时,一颗铮亮的小光头,也是随着眼前禅房房门的打开立即显露了出來,

“呵呵,多日不见小和尚你,甚觉想念,这便不请自來了。”

见到小小的身影,易清眸中瞬间掠起一道精芒,有着丝丝诧异之色浮现而出,

这才多少时日不见,眼前小小身上的气息,竟是比之当初丰都之时深邃了数倍不止,便连自己也看不穿其中底细深浅,

更有着一种大慈悲、大超度的意境,无时无刻不从小小的身上逸散出來,有种度人向善的悲悯,

甚至易清灵眼之下,分明看到有着七道光彩熠熠的金环虚影,在小小那明晃晃的小脑袋之后若隐若现,将小小衬托的威严、慈爱而肃穆,

恍若得到高僧、在世佛陀,

“阿弥陀佛,便是道长不來,小僧过几日也想着去道长的齐云山拜访一二,上次冥府之行,能得到地藏王菩萨的传承,皆是道友所授。”

眼前种种迹象,皆是表明小小从地藏王菩萨的传承中是得到了泼天的大好处,使得修为佛法短短时日内快速精进,

陡然的易清就是生出一种颇为郁闷的感觉,看眼前这般模样,上次魂入地府,竟是这小和尚捞到的便宜最多,

“你真的想报答贫道。”

下一刻,易清的眼珠子,突然就快速的转了起來,眼眸深处,顿时就浮现出一抹狡黠的神色,

声音亦是突然变的轻柔无比,那般口吻,活生生是正面对着小羊羔的凶恶大灰狼一般,

“我佛门一向尊崇因果,受道长之惠是因,报答便是果,道途之恩,小小定然是要报答于道友的。”

小小却是浑然不觉易清的心思,小脸上一肃,当即严肃无比的稽首答道,

“拉上來一个。”

不料小小一句话说完,易清立即双掌在掌心轻快一击,面上一阵得色,

心知这小和尚是跑不掉了,当即也不再急着说出來,反而一拉小和尚的衣袖,腆着脸开始虚笑道,

“小和尚,你这甘露寺中可是有着可口的斋饭。”

几日之后,茅山,

三道身穿道袍的年轻道人正缓步并行在其主峰大茅峰之上,远远看去,颇为的出尘逍遥,似画卷中古仙,

“易兄,我等真的可以加入龙组。”

突然其中一个年轻道人开口出声道,语气中有着丝丝的激动流露出來,

“嗯。”

此时的易清脸上,却俨然有着一丝挫败之感,只兴致缺缺的应了一声,埋首走路,

而望向身边洛辰、洛真两人,眼中始终泛着点点幽怨,

将小和尚成功拉入龙组,易清又在甘露寺与小和尚坐而论道了些许时日,方才驾着金鹰赶往这在道门有着“上清宗坛”、“第一福地,第八洞天”之称的茅山,

如今易清执掌龙组,自然要谋划着增强龙组的实力,现下龙组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赵炎、鬼手十人不到,却是显得捉襟见拙许多,

更何况赵炎几人皆是异能者,真在手段莫测的修士面前,定然全无反抗之力,

华夏最古老的而强大的力量,是修士,是追求天道的这个群体,

这龙组之中,还需真正的修士镇守坐镇,

因此诸事放下,易清立即就动身准备将小小、洛辰兄妹自己这三位道友拉上龙组的贼船,

却不料在洛辰兄妹两人面前甫一提及此事,这两兄妹立即就是兴奋的答应了下來,不带丝毫的犹疑,

洛辰两人的这种表现,立即就让易清产生一种沉沉的挫败之感,因此眼下是一点神气都沒有,

“嘿嘿,待在山上早就闷死了,这下加入龙组,肯定很刺激。”

洛真一张俏脸之上,全是兴奋之色,有着浅浅的红晕泛起,明眸之中,更是满目的一种期待,

看着这主动爬上贼船的两兄妹,易清的嘴角再次狠狠的一抽,干脆扭头不再去看这两家伙,自顾自的大量起这第一福地,第八洞天的茅山,

嗡嗡

却正在这时,易清神色陡然一顿,

下一刻,袖口一扬,一张画卷顿时就从袖里乾坤中激射而出,在易清眼前的半空中展开,

画卷之上,笔墨寥寥,却极尽传神的勾勒出了一处青丘,只是青丘之中却有处地方,成了空白的一片,似乎有着什么东西被从画卷中抹去了一般,

正是之前封印小狐狸苏媚的那张画卷,

那处空白,原先是小狐狸被封印在这张画卷中趴着的位置,

“呜呜,易清,你快來,好多的大和尚欺负我”

画卷甫一展开,立即就有着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出,弱不可闻,瞬间即止,

“你们先去龙组,找周山即可,我有点事。”

听到这熟悉的呜咽声音,易清的面色,猛然就是一沉,

下一瞬间想也不想,袖中金鹰立即被祭出,迅速变大,

易清的身形一跃而起,瞬间已是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天际,

PS 这几天家里有点杂事正需要劳动力,青丘身为人子,又恰好在家,必须帮把手,因此这几天的更新要有些不稳定了,希望各位兄弟姐妹见谅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