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5章 佛道之争

第五章 佛道之争

布达拉宫,庄严矗立,

沿途经幡飘转,有着若有若无的佛音梵唱飘渺传來,

而通向山巅布达拉宫的无数级台阶之上,入目皆是从四面八方汇聚而來朝圣拜佛的藏族牧民、密宗信徒,一个个满面虔诚的匍匐在台阶之上,跪拜心中的佛,

在这其中,却有一人,格外的引人注目,

盖因只有这一人,是信步走在这些台阶之上,万般从容的拾级而上,仿佛便是一个普通游客一般,毫无目的的欣赏着沿途风光,

更令人诧异的是此人身上所穿,赫然是一身颇有古风道韵的阴阳八卦道袍,

是一个年轻道人,

在这佛门密宗的布达拉宫,却是尤显得格格不入,极为怪异,频频引來一旁那些信徒的惊疑目光,

易清自是不会在意这些密宗信徒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淡然的笑意,信步而上,

阴阳八卦道袍穿在身上,一动一静之间,丝丝暗合大道自然的气息流露出來,顿时就给沿途经过的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只是未有人注意到的是,易清的眼眸深处,却是清冷一片,

自道教初兴,佛教东來,佛道之争,便是从未间断,

东汉时迦摄摩腾与诸道士论难,西晋道人王浮作‘老子化胡经’,南北朝三武灭佛,元世祖弹压全真

“今日我易清,便与你佛门密宗争上一争。”

口中喃喃一声低语,下一刻易清目光微抬,两道凌厉玄光猛的就从易清的眼眸深处爆射而出,直直落在眼前不远处那庄严恢弘的布达拉宫之上,

非是易清厌恶佛门,那九华山甘露寺的小小和尚,便是被易清引为知交好友,

易清此來,原无争胜之心,只是先前大意之下受这布达拉宫显化佛法之威,险些毁了道途,易清瞬间便是改了心思,

你若战,那便战,

易清的性子,说的不好听一点,本就“小气”,适才暗地里吃了亏,这时立即便是要讨要回來,

受这布达拉宫显化出來的佛法挑衅,身为道门之人,易清瞬间便是生出了一股佛道之争的战意,

愈加熟稔的上古神通缩地成寸,不知不觉中已是被易清施展出來,

随意的一步踏出,脚掌落地,下一刻易清的身形出现赫然已是三四丈之外,

无数的巨大台阶,在易清缩地成寸的步法之下,眨眼间竟是被易清抛在了身后,

偏偏沿途所有人对于易清这诡异的步伐身形,似乎毫无所觉而认为易清身形出现的理所当然一般,

“这是道门的无上神通,缩地成寸。”

此刻在经殿之内,活佛身披袈裟盘坐在蒲团之上,一双眼睛,俨然已经成了一片金色,

眼眸深处,有着一层层的光圈荡漾浮沉,似乎上古佛陀静坐在菩提树下潜心讲道,逸散出一种大智慧、大佛法,

目光直直望出去,似乎已经看穿虚空,看到了外面那无数台阶之上易清的一举一动,

当看到易清施展出缩地成寸的神通之时,活佛那平静的面庞之上,顿时也是微微有些动容,

不过旋即,再次归于平静,唇角之上,却是浮上一抹极淡的微笑,

“你道门有缩地成寸的法术,我佛家,亦是有着神足通这般无上大神通,身能飞行,如鸟之无碍,移远令近,此沒彼出,一念能至。”

活佛的脑后,此时凭空生出三个金光闪闪的金环虚影,一闪而沒,

而活佛蓦然便是伸出右手两指,并作剑指,仿佛佛陀拈花,轻缓缓的触落在面前地面之上

外面台阶之上,易清面色从容,缩地成寸的神通之下,信步而走,

此时愈是靠近这布达拉宫,愈加的觉得此建筑的宏伟异常,

只是就在这时,易清的面色却是陡然一变,

“居然能抵消我缩地成寸之力,是佛门六大神通中的神足通。”

就在方才,易清只觉得自己施展缩地成寸,蓦然的就遭受到了一股争锋相对的斥力,一步踏出,竟是再沒有丝毫的神异,

易清瞬间便认出了这是布达拉宫中有密宗高人施展出了佛门中的神足通,

千年以降,佛道之争,对于彼此的神通秘术,大多了然于心,便如先前那密宗活佛,一眼便是看出了易清施展的是缩地成寸之术,

其实若是易清知晓如今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那活佛的注目之下,便会明白此刻那活佛除了神足通之外,俨然已经施展出了天眼通,

“哼。”

知晓有密宗高人在与自己隔空斗法,易清的眼眸之中,立即掠起一道精芒,体内的精纯法力,顿时就源源不断的灌输到双足之间,施展缩地成寸之术,

只是易清修炼这门神通并未多久,至多是到了小成境界, 此刻任是再多法力催动,都显得无济于事,

当即易清便是冷冷哼了一声,颇为不爽的甩了下道袍衣袖,只是却无可奈何,只能颓然放弃继续施展缩地成寸的神通,

这一次无形的交锋,却是佛门的神足通胜过了易清施展的缩地成寸之术,

“反正也不远了。”

抬目望着不过数十道台阶之上的布达拉宫,易清悻悻自语了一声,旋即是满面不爽的抬步向上走去,

而经殿之内,见到易清不再施展缩地成寸之术,活佛也是淡笑着收回神足通,面上无悲无喜,古井无波一般,

金眸注视着外面一脸不爽的向上走着的易清,那眼眸深处的光晕金轮,陡然浮沉泛翻涌起來,

下一刻,活佛的嘴唇,突然就微微翕动,

似乎只是平常至极的开口,又仿佛是佛陀准备讲道,说出无上佛门妙法,

“嘿嘿,不用缩地成寸之术,贫道不也是走上來了。”

易清最后一脚踏出,整个身形旋即稳稳的站在这最后一道台阶之上,回望着身后那似乎数之不尽的台阶,嘿嘿一笑,

颇显得得意,只觉得先前斗法失利的郁气,瞬间一吐而空,

“唵。”

只是正在这时,一声佛音,仿佛佛门狮子吼一般,突兀的就在易清的耳边炸响,

与此同时,易清灵眼之下,整个布达拉宫,一瞬间都是绽放出漫天的佛光,似乎被这一字牵动了一般,齐齐向着易清压下去,

易清得意的面庞之上,瞬间一阵大变,

PS :哎,现在的日子青丘也是过的苦逼的很,一起忍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