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6章 佛门神鹰

第六章 佛门神鹰

“唵。UC 小说 网:”

虚空中陡然降落下一声佛音,漫天云动,

易清灵眼之下,只觉得眼前的布达拉宫陡然就绽放出无尽佛光,一个个面目各异的佛陀,在这漫天的金色佛光当中缓缓凝现出來,

皆是手捏佛印,向着下方的易清怒目而视,

佛陀怒目,下一刻所有的佛陀皆是齐齐张嘴,作怒吼之状,

顿时一个透着无尽金色佛光的巨大“卍”字佛符,在虚空之中凭空生成,下一瞬间,猛地就向下方易清的头顶之上落去,

似乎易清便是那邪魔外道,佛陀要用无上佛法一力镇压,

“佛门的六字大明咒。”

易清只觉一股莫名伟力瞬间束缚周身,而那头顶上迅速下落的“卍”字佛符,更是有着无边镇压之力,

眼眸当中,立即就掠起一道厉芒,

喃喃一声,下一刻,易清嘴角之上,却是忽的泛起一抹冷笑,而易清口中,旋即猛然就爆出一声怒吼:

“临。”

道门九字真言,

一字喝出,易清身周,立即就有无数的云气升起,瞬间破开那股束缚身形的无形伟力,

下一瞬间,一个斗大的古字,忽的凭空生成,是比篆字还要古老的一种字体,笔画纵横之间,似乎龙蛇起舞,鹏鸟展翅,

甫一出现,立即就散发出一种强横的道韵气势,

“兵,斗。”

易清却并未停止,一字喝出之后,口中再次接连爆出两个字音,

眸中清冷,闪耀着一种浓浓的战意,

三个古字,丝毫不比那散发着无尽佛光的“卍”字佛符小,而与“卍”字佛符之间,似乎冥冥中的宿敌一般,

一经凝现,立即就呈品字形悍然的向着半空撞去,

“唵。”

而那半空中迅速下落的“卍”字佛符之上,猛然也是再次炸响一声佛音,恍若漫天佛陀齐齐震怒,速度陡然激增,轰然镇压而下,

轰,

佛门的六字大明咒与道门九字真言,两种不同的力量,瞬间凶悍的撞击在一起,

漫天金光迸射,道音佛唱不断,

而一股无形的狂暴气势,猛然就从易清的头顶向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出,沿途的经幡猎猎作响,易清的道袍,亦是一阵的卷起,

易清脚下,却仿佛立定生根了一般,纹丝不动,

目中玄光大炽,紧紧盯着半空中兀自纠缠争斗的“卍”字佛符与先前自身施展的道门九字真言,

道家、佛门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此刻狂暴的在半空中互相侵袭,却是谁也奈何不了彼此,

“哼。”

见那佛门的“卍”字佛符最终与九字真言一同消散湮灭,易清当即颇为不爽的冷哼了一声,

上一局落了下风,这一局竟是沒有扳回來,易清只觉得是分外的不爽快,

“咦,。”

此时经殿之内,活佛那恍若一潭古井的平静金眸之中,忽的就泛起一丝丝的涟漪,口中忍不住轻咦了一声,显露出一抹诧异,

“缩地成寸,九字真言,竟然有如此手段。”

道门的这两种神通法术,与佛门的神足通、六字大明咒,恰巧是争锋相对,活佛显然也沒有料到外面道门來人竟是掌握了道门这般神通,

一瞬间,活佛眸中佛光猛然炽烈起來,

其内上古佛陀的金色虚影,立即就分外清晰,手捏佛印,垂首梵唱,似乎要从活佛的眼眸深处走出一般,

降妖除魔,斩杀异道,

不过下一刻,活佛眼中的异色突兀的却又是一阵收敛、沉寂,

似乎上古佛陀盘膝跌坐,闭目静悟佛法,不再走出,

“丹珠,有道门的贵客登门,你且代我前去迎接一番。”

活佛盘坐在蒲团之上,双目在下方众多喇嘛身上缓缓扫过,最后却是定在身旁一个少年喇嘛身上,目光再次变得轻柔和善,口中轻声说道,

“是,师傅。”

闻言丹珠立即从蒲团上起身,向着面前的活佛恭敬的持弟子礼,旋即才轻声缓步走向殿外,

“这位施主,我家师傅请您进去。”

易清悠然立身于这布达拉宫之前,面庞上的不爽之色早已散去,神色从容的随意环顾,打量着这被世人称道的布达拉宫,眸中亦是一阵的称道,

此刻见到丹珠,并不显得意外,似乎意料之中一般,微微一笑,便是随在丹珠身后施然前往,

那少年喇嘛丹珠打量着一身道袍装扮的易清,眼中却是有着一抹好奇之色浮现而出,

此时易清才是发现,这少年喇嘛的眼眸,极其的纯净澄澈,便仿佛这拉萨上空那未曾有丝毫污染的天空一般,

眼中闪过一丝讶然,所谓眼乃心之镜像,这般不染丝毫污垢的眼眸,可见这少年喇嘛的心性,亦是纯净无比,仿佛婴儿一般,

道门中就曾有言: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

所描述渴望达到的,便是这般无垢无暇的道心,

眼前这少年喇嘛,竟是有着这般一颗不染尘世丝毫烟尘的佛心,如何能让易清不感到惊异,

心中吃惊,易清面上却是柔和的向着丹珠一笑,有着一种出尘的道韵:

“不知尊师是哪位密宗高僧。”

“啊我师傅是这布达拉宫的活佛。”

丹珠似乎沒有料到易清会主动的与自己交谈,神情下意识的一怔,旋即反应过來立即就是恭敬的回答道,

密宗活佛,

闻言易清面色一顿,心中突然了然,刚才与自己隔空斗法的,想必就是这位活佛了,

“施主是从那中原而來的吗。”

一句交谈过后,丹珠似乎感觉易清不再如先前那般陌生,迟疑了一会,下一刻忽然就出声问道,

那漆黑的眼眸当中,这时却是有着浓浓的好奇之色涌现出來,

“听说中原沒有终年不化的冰雪,四季分明,有很好看的山和水”

易清一路随着丹珠走向经殿,口中含笑向丹珠介绍着中原之事,眼前这少年喇嘛,虽是活佛的弟子,却终究是少年天性,

对于外界,对于雪域一直盛传的中原世界,有着一种天然的好奇与向往,

“师傅。”

到得经殿门口,已是跟易清聊得熟络的丹珠立即就敛气凝神,不再言语,面色之上,呈现出一种肃穆、恭敬,带着易清向经殿中走去,

“贫道齐云山易清,见过密宗活佛。”

易清走入经殿,神色也是不由得一肃,目光在众多喇嘛身上带过,旋即便是定在了正中那一袭袈裟盘坐在蒲团上的年长喇嘛,

心知这必定是密宗的活佛无疑,当即面色肃穆的作个道稽,缓缓开口说道,

“來自中原的道门朋友,仓嘉有礼了。”

这活佛名叫仓嘉,此时亦是双掌合十,微笑着向易清一礼,目光之中,一片的和善,沒有丝毫的恶念,

佛道之争,早已不是像古代那般你死我活的局面,动辄三武灭佛,酿成浩劫,而适才两人的隔空斗法,亦只是单纯的神通之斗,

点到即止,不带丝毫忿怒火气,

因此易清面色从容,仓嘉活佛的眼中也是沒有半点恶念,

“施主不远万里前來,可是有要事。”

仓嘉活佛双掌合十,面露慈悲,双眸之中,却是透露出一种看透世事的睿智目光,

“却是前來向活佛救回一友。”

易清袖中的那张画卷已是剧烈的猛颤起來,隐隐传达出一丝喜悦激动的意思,

“嗯,不知是何人,我密宗一向静悟佛法,不曾走动,想來应该不会伤了施主的朋友。”

听到易清话语,活佛的目中也是稍微的一怔,显得有些不明所以,

“却是妖族,一只小狐狸。”

易清并未有丝毫的隐瞒,直说來意,

“可是那只有着天狐血脉的白色小狐狸。”

听得易清说出苏媚,活佛这才恍然,面上却不动声色,只眼眸深处,有着丝丝沉吟之色闪过,

见得仓嘉活佛如此,易清亦是并未心急的出声打扰,静心等待答复,眼眸深处无人注意到的地方,却是逐渐的有着道道的凌厉精芒涌动,

眼前这仓嘉活佛一身的修为实力深不可测,更何况此处还是密宗圣地,定然有着无数的密宗高手,

只是若这活佛不答应放出小狐狸,易清也只有动手一途了,凭借着种种手段,易清倒也是不怵,有着全身而退的把握,

“几个月前,这只小狐狸鬼鬼祟祟的潜入布达拉宫,不知所为,随后我佛门神鹰将其擒下,

只是我观此狐妖妖气纯正,不沾丝毫生灵血食杀戮之气,又心思纯粹无邪,因此只是将其镇压,并未消灭。”

半晌过后,仓嘉活佛再次开口,悠悠说道,目光望向易清,亦是微笑示意,

旋即却是转向一旁侍立身旁的少年喇嘛丹珠再次轻声开口,

“丹珠,且将神鹰唤出來。”

而听到活佛吩咐,丹珠立即就是恭敬一礼,旋即走向经殿门口,目光望向经殿外的蔚蓝天空,下一刻,便是将右手伸至唇边,

一道尖锐的哨音,随即响起,远远传出,

哨音刚落,天际之上,立即就有着一声极为清亮的鹰鸣回应,

呼吸的时间,一道金光已是由远而近,

仿佛利箭一般,从九天之上蹿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