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7章 天狐金丹

第七章 天狐金丹

这道金光瞬间降落到经殿的门口,

金光散去,立即显露出一只金光闪闪的巨鹰,颇为的威猛不凡,

而这神鹰甫一落定,却是直接拿着那金色的鹰喙,亲昵的在丹珠的身上蹭來蹭去,口中发出极为欣悦的轻声鹰鸣,

巨大的神鹰,两只鹰爪站立在地面之上,刚好够得到丹珠的胸膛,

丹珠的面庞之上,此时显然也是十分的开心,逗玩着这只神鹰,不时发出咯咯的欢快笑声,

而易清的目光落在面前这只正在与丹珠嬉耍的巨大神鹰身上,面色倒是一阵的惊异,袖中的那金鹰法器,突兀的就是响起一声鹰鸣,

是当初封存在法器中的上古鹰魄,感应到了同类气息,

“是上古异种,。”

易清的目中,打量着眼前这硕大金色神鹰,啧啧称奇,

这只神鹰身上,显露出一种强横的气息,不是普通的鹰类,

最令易清侧目的是这股气息当中,竟流露出一种浓郁的佛光阳气,显然是常年受佛法熏陶感化,神鹰沾染了佛性,驱散自身阴邪之气,

“这神鹰是丹珠偶然结实的异类朋友,丹珠的童年,除了佛法修行,便是在这只神鹰的陪伴嬉闹之下度过。”

仓嘉活佛的声音在易清的耳边轻声响起,目光落在面前的神鹰之上,一片的柔和慈悲,

话语中更是用“朋友”來形容这只神鹰,是代表着密宗对于这妖灵的一种认同,

“这些年这神鹰时常听丹珠讲述佛法,灵智中竟是衍生出了不少的佛性,倒也是好造化。”

“小金,将那只白狐狸放出來好不好。”

这时丹珠与神鹰嬉闹了一阵,想起活佛的吩咐,立即就是亲昵的抚着神鹰的头颅带着征求语气地说道,

恢恢

这神鹰竟是听得懂人言,表现出一种非凡的智慧,听到丹珠的话,立即就颇为灵性的点头同意起來,轻鸣一声,下一刻,硕大的鹰嘴蓦然一张,

顿时就见一张金光闪闪的光网,从这神鹰的口中吐出,

金网当中,蜷缩着一直全身雪白的小狐狸,双眼紧闭,小小的脑袋埋在身下,狐尾包裹住身形,显得极为畏惧惶恐的样子,

金网落地,立即就凭空散去,将这只小狐狸彻底暴露在众人面前,

恢恢

显然神鹰对这只小狐狸并沒有兴趣,将小狐狸吐出,立即就是再次亲昵的蹭在丹珠身边,颇为灵性的逗弄起丹珠起來,是在央求着丹珠陪它玩耍,

不过神鹰的叫声,却是惊醒了地面之上的小狐狸,

顿时就见小狐狸那煞是可爱的乌黑睫毛微微颤动起來,却是一副想睁又不敢睁开的样子,

蓦然那尖挺的小鼻子似乎嗅到了什么熟悉的气息,下一刻一双眼睛忽的就睁了开來,露出那乌溜溜颇显狡黠的明眸,

“易清,我不是在做梦。”

下一瞬间,小狐狸那尖细的狐嘴之中,突然就发出一声清脆的人言,宛如人间十六七岁的明媚少女,眼睛盯着面前一身道袍的熟悉身影,声音中有着一抹不可置信,

蓬,

确认了面前真的是自己日夜思盼的小道士,小狐狸的身上,忽然就焕发出一阵蒙蒙的白光,白光当中,小狐狸的身形呼吸间已是幻化成了人身,

十六七岁人间少女,正是先前显化出來的苏媚模样,

“呜呜,易清,我疼,我手疼,我全身都疼,呜呜”

化成人身,小狐狸一下子就扑到了面前易清的怀里,仰头望着易清的面庞,明眸当中立即就沁满了濛濛的雾气,声音呜咽,有着无数的委屈,

“好了好了,这么多人面前还哭鼻子,是要被笑话的。”

从小狐狸的妖身被那神鹰从口中吐出,易清便是觉得心中猛然的一痛,

此刻小狐狸扑在自己怀里呜咽哭诉,那般模样,便仿佛是在外面受到欺负委屈的小孩子终于找到了自家大人,令得易清心中顿时就生出无尽的怜意,

伸手轻轻将小狐狸挂在那粉嫩小脸蛋上的晶莹泪珠拭去,易清语气轻柔,忙不迭的先哄起小狐狸起來,

“呜呜,易清,这些大和尚都是坏蛋,还有那只坏鸟,也欺负我。”

哄了半晌,小狐狸终于是止住了哭声,语气中却仍旧是一阵的哽咽,香肩**,不肯离开易清的怀中,左手紧紧攥着易清的衣袖,似乎是怕易清一眨眼就不见了一般,

嫩白的右手伸出,忽然就在一旁包括仓嘉活佛在内的众多喇嘛身上一一划过,最后落在正与朱丹玩耍的不亦乐乎的神鹰身上,

小狐狸幻化的模样,本就娇俏可爱,惹人怜惜,又正是心思无邪,因此此刻被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小狐狸指着说欺负她,即便是佛法高深的仓嘉活佛,蓦然也觉得一阵不自在,

只能是双掌合十,一脸苦笑的向着苏媚作了一揖,

“活佛勿要见怪,苏媚却是小孩心性了。”

倒是易清在一旁看着一脸的无奈苦笑,忙不迭向仓嘉活佛报以歉意的一揖,

小狐狸形迹可疑的潜入这密宗圣地,又是妖族身份,即使易清如何心疼小狐狸受到了委屈,却心知这怪不得密宗诸人,

甚至心里还要怀着些许感激,庆幸小狐狸沒有当场就被密宗高手斩妖除魔,

若非仓嘉活佛看出小狐狸并无杀孽而心思纯洁,以佛门中人金刚降魔的宗旨,定然是将这化形大妖打入轮回了,

吟,

却是这时正与丹珠玩闹的神鹰注意到了小狐狸指向自己的玉指,金色的鹰喙中立即就发出一声鹰鸣,声音清亮,充斥着一种佛门的阳刚纯正气息,震慑阴物妖邪,

一双灵性十足的鹰目当中,陡然升起一抹璀璨的金芒,凌厉,充满着一种攻击性,

“呜呜,易清,这坏鸟还凶我。”

鹰类这等天空猛禽,本就是狐族等的天敌,在天性上便克制着小狐狸,更何况这神鹰气息上沾染了佛门之气,是佛门神鹰,更加显得威猛正义,

道家崇尚无为,讲究自然天道,因此气息之上与自然生灵莫不亲近,而佛家却是刚正纯阳,有金刚降魔的大无畏,大威猛,

此刻被神鹰鹰目一瞪,小狐狸那钻在易清怀里的娇躯下意识的就是一颤,似乎想起了先前被这神鹰欺负的场景,俏脸上立即就有着一抹煞白,

不过小狐狸的跟脚也不是凡品,最主要的是现在有了易清这个大靠山大依仗,立即就从神鹰的威势中回过神來,

缳首一抬,玉颈高高扬起,楚楚可怜的望向易清的面庞,明眸当中,隐约又可见一团的濛濛雾气在酝酿上涌,

“好了,小狐狸,不要闹了。”

心知这些时日小狐狸定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易清面上一阵纵容之色,却亦是屈指在小狐狸那光洁的额前轻轻一弹,毕竟非是在齐云山自家地盘,

苏媚有错在先,密宗并未伤及性命,反而轻易将苏媚释放,易清自然不能做那等恶客,

“小金。”

这时丹珠亦是轻轻一拍神鹰的脑袋,示意神鹰收住凶性,

“活佛,此次易清叨扰了。”

安抚住小狐狸耍小性子,易清旋即便是向着身旁的仓嘉活佛恭敬一躬,做个道揖,

目中有着分明的感谢之色,是谢仓嘉活佛对小狐狸的手下留情,亦是感谢活佛轻易将小狐狸放出,

“我佛门亦非嗜杀之教,这女施主身无半点杀孽,自当不能将其与诸多凶妖混为一谈。”

仓嘉活佛面上一直呈现出一种慈悲和善之色,见得易清之举,亦是双掌合十轻声笑道,

“小狐狸,我们走吧。”

如此一來却是宾主尽善,易清的面上亦是有着一抹柔和的笑意浮现而出,原本收到小狐狸的求救信息,还以为免不了要斗上一场才救得小狐狸,

既然接回了小狐狸,易清当即便是决定带着小狐狸返回,

“易清,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此时苏媚突兀的却是忽然开口向着易清楚楚可怜说道,

“嗯。”

闻言易清面上一愣,突兀的就想起小狐狸不远万里的从中原跑到这雪域布达拉宫,心中隐隐有些猜测,

“那坏鸟身上有一件对我很重要的东西,你可不可以帮我抢过來。”

苏媚轻轻拉住易清衣袖,双目之中,说不出的哀求恳切,除此之外,更是有着一抹异常的执着坚定之色,

抢,

听到小狐狸这般言语,易清额上立即就竖下几根黑线,看着一旁面色亦是变得古怪起來的一种密宗喇嘛跟仓嘉活佛,不由是翻了翻白眼,

敢情小狐狸真把自己当成了天下无敌了,

不过旋即,易清心中对于小狐狸口中所说的那件东西,亦是忍不住的好奇起來,

“是什么东西。”

抢是绝对不可能的,易清暗暗苦笑一声,却是想先弄清楚究竟是何物,

“是我天狐一脉祖上一位前辈的金丹。”

盯着站在丹珠身边的神鹰,小狐狸并未打算隐瞒,立即就开口说道,

“天狐金丹。”

闻言易清的面上,也是顿时有些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