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8章 祈雨之术

第八章 祈雨之术

天狐金丹,

更准确的说,是小狐狸那九尾天狐一族大能妖王的一颗妖丹,

便如佛门大能者孕有舍利,而道门修士凝丹化婴一般,妖族实力强横到一定程度,亦是会在体内凝结出一颗妖丹,

这颗妖丹,便是这妖族一身的精华所在,

苏媚一开口说出天狐金丹,易清立即就明白了为何小狐狸会这般坚持得到此物,

这是与小狐狸同根同源的一颗妖丹,里面不仅蕴含那位天狐一族前辈最精纯的修为能量,更是会带上其对于天狐神通秘法的感悟以及修炼心得,

若是小狐狸炼化了这颗天狐金丹,绝不下于独自苦修数百年之功,

看着小狐狸那满是恳求之色的一张俏脸,易清顿时有些沉吟起來,

易清心中,自然是希望小狐狸得到这颗天狐金丹,只是这颗天狐金丹,却并非无主之主,人家先前,更是不曾有丝毫刁难的放出小狐狸,

易清一时之间,竟是觉得颇为的头痛,只好拿目光望向这颗天狐金丹的主人,

恢恢

神鹰听得懂人言,听到有人居然打自己得到的那颗天狐金丹的主意,立即就是不满的发出阵阵鹰鸣,下一刻那庞大的身子,竟是往着丹珠的身后一缩,

只探出一个硕大的鹰头,两只金色的眼珠,小心翼翼的戒备着面前的易清,

“好一只灵性的佛门神鹰。”

见到神鹰这般反应,易清不仅莞尔,口中亦是不由得轻赞了一声,这家伙的灵性,可是比自家齐云山上那只只知道占便宜的扁毛畜生强多了,

心中却也是明白,要想讨要这颗天狐金丹,恐怕是不易,

这神鹰亦是妖类,虽然非是狐族,但这颗天狐金丹中蕴含的精纯能量,也是可以缓慢的被其吸收,助长修为,这等神物,易清自问若是自己得到,决然是不会交出來的,

便如易清泥宫丸中的那副神秘道图,含有着时下修士最为缺少的无穷无尽天地灵气,只要有这道图存在,易清便可以不虞灵气之缺,修为一路猛进,

这等神物,自当敝帚自珍,

“道长,您就不要为难小金了。”

丹珠此时将小金护在身后,苦着一张脸也是向着易清央求道,一双明亮的眼眸之中,却也满是一种坚定,

“如此,倒是贫道失礼了。”

见此易清也是绝了心中最后那一点念想,苦笑着向着身边仓嘉活佛一稽,

“若是这位女施主得到天狐金丹,的确是相得益彰,只是神鹰能有今日成就,全仗当年机缘得到这颗天狐金丹,神鹰已开灵智,它既是不肯,我等亦是不能勉强。”

仓嘉活佛面上始终平静,话语中却是透露出一种诚挚坦然,

易清自是明白这个道理,便是这神鹰同意,这等神物平白赠人,亦是非有可能之事,

“易清”

此时苏媚自然明白这天狐金丹是拿不回來了,顿时一张小脸上满是凄楚之色,明眸之中,立即变成雾蒙蒙的一片,浮现出点点晶莹,

“哎,这已经是人家的东西了,总不能抢回來吧。”

见到小狐狸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易清愈加是觉得头痛,只好抚着小狐狸小小的脑袋轻声安慰起來,

“嗯。”

小狐狸显得很是懂事,知道易清所言不假,因此并不无理取闹,只是一张小脸之上,已是满满的一种悲伤难过之色,尤为的惹人惜怜,

“活佛,若是贵宗将來有人前去中原,告知一声,贫道自当全力照顾,此次之事,贫道拜谢。”

易清抚着小狐狸的小脑袋,目中亦是一阵的疼惜之色,旋即面色一正,望向身边的仓嘉活佛,言语中已是有着告辞之意,

“施主慢走。”

闻言仓嘉活佛双掌合十,亦是有礼的回了一声,

“走吧,我们回去了。”

易清向着众多密宗喇嘛善意一笑,旋即脚步迈动,便是带着小狐狸向着这经殿之外走去,

只是正在这时,一个喇嘛身影忽然就匆匆的从殿外走來,

快步來到仓嘉活佛面前,面色恭敬异常,双掌合十轻声的禀报道:“活佛,外面有佛徒求见,说是恳请活佛救救大家。”

话语同样传入正欲离去的易清耳中,易清目光在丹珠身边那神鹰身上一转,脚下忽的便是停了下來,

眸中深处,有着一道精芒一闪而过,

“那我们就去见见这些佛徒吧。”

仓嘉活佛听到这名喇嘛的禀告,眼中浮现出一抹疑惑之色,口中却是轻声的说道,说罢已是率先向着经殿之外走去,

此刻那无数的台阶尽头,正恭敬的跪拜着十数个密宗佛徒,

匍匐在台阶之上,口中高声喊着藏语,是一群藏族的牧民佛徒,

而见到仓嘉活佛出现,口中喊出藏语的声音陡然高昂了起來,显得十分激动而狂热,当即就有一个年长的牧民起身极为恭敬的來到仓嘉活佛身边,鞠躬极为恭敬的陈述起來,

只是这牧民与活佛的交谈皆是用的藏语,对于一旁的易清而言,却是一头雾水,

“这牧民说他们來自拉萨市的达孜县,是來请活佛救救大家的,师傅现在正在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何时丹珠已经是來到了易清跟小狐狸的身边,正一脸微笑的主动替易清翻译着,

那只被称为小金的神鹰仍旧是躲在丹珠的背后,似乎是知道自己打不过易清一般,只拿目光带着戒备的偷偷打量易清,

“这些佛徒说最近一段时间他们达孜县一点都沒有雨水降落下來,气温突然变得很高,土地莫名的干裂,水草枯死,因此现在來请活佛帮忙,向长生天祈求一些雨水,要不然牛羊都会相继死去。”

翻译到这里,丹珠的神色之中,也是浮现出一抹浓浓的疑惑以及古怪之色,

易清的双目之中,更是顿时浮现出道道精芒,

土地干裂,水草枯死,

本能的,易清便是觉得此事不简单,事出反常既为妖,心中立即生出一丝疑窦,

不过易清的注意力,倒是更多的放在了这群牧民佛徒前來求见仓嘉活佛的目的之上,

居然是前來恳求仓嘉活佛祈雨,

此时易清倒是明白了一旁丹珠面上为何会出席那那一抹古怪之色了,易清的神色之中,望向正在与那个佛徒用藏语交谈的仓嘉活佛,不由得亦是浮现出一丝的古怪,

据易清所知,藏传佛教,密宗的修行之道,可不会祈雨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