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9章 呼风唤雨

第九章 呼风唤雨

“施主.还请留步.”

仓嘉活佛与那群前來求雨的牧民佛徒交谈着.忽然却是径直向着易清所在之处走來.

看着面上隐现愁色的仓嘉活佛.易清心中.立即便隐约的有了些猜测.

“施主乃是道门高人.不知可会祈雨之术.”

仓嘉活佛快步來到易清身边.直接便是问出声來.一直平静无波的面庞之上.有着一抹悲天悯人的忧色.

“整个达孜县正在面临着巨大的灾难.要是再沒有雨水.水草枯死.牛羊也会跟着损失.对于他们來说.牛羊是他们的一切财产.”

仓嘉活佛声音轻缓.一脸忧色悲悯的说出刚才从这群牧民中了解到的情况.说罢双掌合十.忽的竟是直接向着面前的易清深深一拜.

而见到仓嘉活佛这般举动.易清的面上顿时也显得有些动容.

迎上仓嘉活佛那诚挚带有请求的眸光.对于面前这位年长的喇嘛.易清心中不由得便是生出一丝的敬意.

这才是万家生佛.佛门高僧.

“若是施主肯对这群牧民施以援手.我一定劝神鹰交出天狐金丹作为感谢.”

仓嘉活佛再次开口.面色之上有着一抹坚持跟决断.

闻言易清面庞之上.先是一怔.旋即却是立即浮现出一抹苦笑.

这般模样.自己倒成了那趁火打劫之辈了.

不过心中在瞬间却是真的猛然一阵心动.望着身边那一脸渴求神色的小狐狸.易清不动声色.而口中缓缓便是吐出一个字音:

“善.”

一个“善”字.既表明了自己会这祈雨之术.亦是同意仓嘉活佛所说的报酬.

而随着易清心念一起.泥宫丸内那神秘道图之上.突兀的就焕发出一阵蒙蒙的清光.

画卷之上.道人周身的那无尽雷霆风雨.猛地就清晰起來......

“施主.下方便是达孜县了.”

此刻万里晴空之上.两只硕大的威猛金鹰停住流光.显露出身形.

仓嘉活佛与丹珠骑乘在佛门神鹰小金那宽大的鹰背上.望向易清座下那体型丝毫不比小金小上多少的金鹰.目中仍旧是有着一抹称奇惊叹之色.

适才易清答应出手.事不宜迟.一行人立即便是向着达孜县所在位置赶來.

有着神鹰之助.不过半晌之间.此刻一行人已经是來到了这达孜县的上空.

此时易清凝聚目力向下望去.等到看清下方的景象.眉宇间立即就是紧皱了起來.

整个达孜县方圆千里的土地之内.为数不多的几条河流已经是隐隐见底.往日里这个时节肥美的水草.竟是全部呈现出一种毫无生机的枯黄.

诡异的是周边地区.却是满目的青绿.全无一点异常.

“好诡异.”

事出反常既为妖.易清面色之上.下意识的便是浮现出一丝的凝重之色.

“整个达孜县并沒有一点妖邪的气息.应该不是妖物作祟.”

仓嘉活佛亦是看到了下方这方圆千里的景象.眉头紧紧皱起. 面庞之色的忧色.不觉间却加重了许多.

佛门修士对于一些阴邪污秽气息的感应.比之其他任何一种道统都要敏感.他们的佛元.本性上便是与世间的一切阴邪对立.天然克制.

因此听到仓嘉活佛亦是沒有感应到任何异常.易清那一双墨眉.更加不由得一拧.

“师傅.我怎么感觉到这里有我佛的气息.”

突然之间.站在小金背上的丹珠却是轻声出口数道.

语气之中带着一抹疑惑.见到自己一出声大家的目光都是一下子落到了自己身上.下意识的便是一吐舌.

“丹珠.你真的感受到了此地有我密宗的气息.”

对于丹珠的感应.易清两人皆是不由的一怔.仓嘉活佛立即便是面色略带严肃的追问了起來.

“很淡的一股气息.丹珠也不怎么确定.”

似乎是沒想到自己一句话令得自己的师傅这般重视.丹珠立即便是再次细细感受起來.面色之上却有着一抹不敢确定之色.

“还是先下去祈雨吧.先帮助达孜县的人们渡过这一关.”

听到丹珠不确定的语气.仓嘉活佛也是不再追究.站立在小金鹰背之上.忽然就向着一旁金鹰背上的易清诚挚一稽.

见此易清自然无异议.心念一动.座下金鹰便悄然的向着下方达孜县降落而去.

不过心神深处.却是陡然有些戒备起來.

丹珠天生佛心.不染尘垢.对于冥冥中的感应.比之自己等人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时丹珠突然生出这般感应.易清心中不觉得就有些重视起來.

“需先起一座九丈法坛.”

易清等人降落在一处无人山峰之上.收起金鹰.易清立即便是说道.

法坛之用.便是助于施法.这祈雨之术.悟自那卷神秘道图.只是易清心中也是未有十成的把握.因此稍一沉吟.易清便打算先立起法坛.

而九为极致.立九丈法坛.便是大大增加了这祈雨之术成功的可能性.

所幸场中皆是修为高深之辈.易清、小狐狸及仓嘉活佛一同出手.碎石为土.凝土成峰.

瞬息之间.一座土石凝成的九丈法坛亦是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九丈法坛已起.易清再不耽搁.脚下一跃.在这法坛之上连连借力.眨眼间已经是出现在九丈法坛的坛顶.

甫一站定.易清袖口一挥.十数道绘有玄奥符文的令旗便是凭空出现.

“夺夺夺”数声闷响传出.下一刻这些令旗瞬间便是插在法坛的顶部周围.

而易清的面色.也是在瞬息之间变得凝重了起來.身上道袍无风自动.一股雄浑的气息.从易清身上逸散出來.

易清目光微抬.望向天际.眸中已经是一片深邃.有着道道玄光闪过.

却只是静静的站立在这九丈法坛之上.下一刻.竟是直接闭上了双眸.一动不动.

“师傅.道长怎么还不开始.”

下方法坛之下.小狐狸三人静静站立.抬目望着这九丈法坛之上的易清.俱是一阵的敛气凝神.生怕打搅了易清半分.

此时见得易清闭目毫无动静.丹珠不禁有些疑惑的向着身边的仓嘉活佛轻声问道.

“易施主是道门高人.只是这祈雨之术.妄动天象.却非易事.”

仓嘉活佛面色之上.不觉间也是一阵的凝重.双目一动不动的看着法坛上的易清.眼眸之中.逐渐的泛起点点金光.

此时易清的脑海之中.只觉得得自神秘道图的一道道与祈雨有关的符箓陡然就清晰生动起來.

似乎已然幻化成了漫天乌云.狂风作响.雷雨骤降.

嚯.

易清原本紧闭的双眸.此时陡然睁开.

眸光开阖间.隐隐浮现出万千雷霆.无尽云气.

下一刻.易清嘴唇紧抿.而右手剑指蓦地就伸出.点在眼前的虚空之上.

只是一顿.下一呼吸.猛然便笔走龙蛇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