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1章 孔雀明王

第十一章 孔雀明王

这声鸣叫,似凤似鹰,

虽然短促,却极为的高昂,圆润清冽,透露出一种天生的尊贵,

声音甫一响起,一股强横的气势陡然间便是在那漫天金光的下方冲天而起,仿佛是要横扫诸天一般,

在这声波之下,无尽的金光皆是一阵的翻涌波荡,下一刻竟是令人诧异的向着中心位置回缩起來,

恢恢

此时达孜县的无名山峰之处,一直跟在丹珠身边的佛门神鹰小金,在听到这声鸣叫,那硕大的身躯,竟是本能的一阵颤动,

口中低鸣起來,金色的鹰目之中,突兀的就呈现出一种深深的畏惧,

似乎发出这响彻天地的鸣叫之声,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存在,本能的便让小金感到恐惧,

易清的面色因为先前施展祈雨之术已是有着一丝的苍白,此时这异象突起,那略带苍白的面色,陡然就显得凝重起來,

袖里乾坤之中,那打入金鹰法器之中的上古鹰魄,在天地间这鸣叫声响起的刹那,便是剧烈的颤动起來,清晰的传出一种敬畏、恐慌的情绪,

“活佛。”

易清面色凝重,顿时将目光落在已是脸色大变的仓嘉活佛身上,话语中的询问之意不言而喻,

刚才易清可是清楚听到了这仓嘉活佛的惊呼,更说出了“大昭寺”的字眼,想來眼前这莫名的变故仓嘉活佛应该知道一二,

“大昭寺是我藏传佛教圣地,其中有一神变塔,传闻是我佛门大能所赐,于卧塘湖中瞬间升起成塔,这神变塔塔顶,放置着我密宗一位大能的舍利。”

此时仓嘉活佛神情之上,隐隐浮现出一抹急切以及不安之色,望向远处天际的漫天金光,眉头一阵皱紧,

“这金光,便是那颗舍利所焕发出來的佛光,是有人破除了我密宗布下的层层封禁,触动了这舍利。”

舍利,

听到仓嘉活佛一说,易清心中却是猛然一惊,

这密宗,居然还有这东西传承下來,还堂而皇之的放在了这大昭寺的神变塔塔顶之上,

道家修金丹化元婴,佛门修士,却是将一身佛法修为在体内凝成了一颗舍利,若是圆寂,便会有这舍利传承下去,

只是能够凝成舍利的佛门修士,至少也是修成了罗汉道果的佛门大能,

这才是令得易清一阵吃惊的原因所在,修成罗汉道果,已是可以飞升佛界的无上存在了,

“如今这异象,是有妖物妄图染指这佛门圣物。”

压住心中惊异,蓦然易清想起一个可能,立即便是沉声开口道,

“应该不可能,我佛门舍利对于那些妖邪阴物來说,有着莫大的灭杀之威,那些东西便是靠近大昭寺的范围,舍利都会自动生出感应将其灭杀净化。”

仓嘉活佛却是立即否定了易清的猜测,不过面色之上,愈加显得凝重,

“应该是同道中人,生出了觊觎之心。”

说出心中所想,仓嘉活佛一直慈悲和善的面色之上,猛然也是浮现出一抹忿怒,

眼眸之中,金光瞬间大炽,隐隐浮现出两道上古佛陀虚影,

似乎是从时光深处,缓缓踏步而來,带着降魔之意,灭杀之心,

“我佛门亦有金刚忿怒,明王怒火,既然妄图染指圣物舍利,少不得要行金刚明王之事了。”

感受着从仓嘉活佛身上瞬间爆发出來的滔天怒火以及那强烈的气势,易清倒是显得毫不意外,

舍利,于佛门之人而言,便是天大的宝物,却也更像是老祖宗的遗骸一般,试问若是有人动了你老祖宗的遗骸,再如何慈悲之人,亦是要暴跳三丈,不死不休了,

“祈雨之事,多谢施主,待解决了此时,天狐金丹我密宗必定奉上,还请施主勿要见怪。”

压下怒火,仓嘉活佛忽然再次向着易清合十一揖,话语中有着一股歉意,旋即才向着身边的丹珠吩咐道,

“丹珠,你令小金带着我们,我们速速赶去大昭寺,我要看看是何方宵小,敢來我密宗放肆。”

吼,

只是仓嘉活佛话音刚落,先前的古怪鸣叫声,再次陡然响起,声势却是比之先前尤要强横数分,隐隐之中,显露出一种霸道嚣张,

随着滚滚音波散开,那回缩的漫天金色佛光,顿时愈加剧烈的翻涌起來,

波荡之间,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着中心位置加速回缩,

那般模样,此刻正在强夺这密宗舍利的强大存在,竟是凭借着一两声鸣叫,生生压制住了舍利本身的威能,显得极为轻松的在收服着这颗舍利,

“不好,再不阻止我密宗舍利定然就要被这厮镇压威能,为其所收走。”

见到眼前情景,仓嘉活佛猛然一惊,再顾不得丝毫耽搁,立即便想骑乘着小金飞往大昭寺,

恢恢

沒想到小金忽然却是低声鸣叫起來,身子竟向着丹珠身后一缩,

一颗鹰首,瞬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充满灵智的眼睛中一阵的畏惧惶恐,

“师傅,小金说大昭寺那里有令它十分恐惧的存在,它不敢过去。”

丹珠苦着脸,也是一脸懊恼的望向仓嘉活佛,

“活佛,不如贫道陪你前往如何。”

正在此时,易清却是突然出声说道,眸中一片深邃,挥手间再次将袖中的金鹰祭起,

金鹰中的上古鹰魄虽然也是畏惧大昭寺中那莫名的存在,好在金鹰是道门法器,却不会像小金一般,畏葸不前,

“多谢施主,事不宜迟,丹珠,你且回布达拉宫,将宗内的几位长老请來,以防万一。”

无奈之下,仓嘉活佛正打算施展佛门神足通赶往大昭寺,此时易清的突然出言,仓嘉活佛顿时一喜,

顾不得客套,向着丹珠吩咐几句,便是立即掠向了头顶处的金鹰背上,

“此次有佛门舍利存在,对你百害无一利,你也随丹珠先行回去吧。”

这片刻时间,有着神秘道图中源源不断的灵气,易清体内的法力总算恢复了一丝,心知小狐狸身为妖族,最是惧畏佛门气息,因此亦是不打算让小狐狸跟随,

向着小狐狸吩咐一句,眼见得仓嘉活佛面上愈加浓重的急切不安之色,易清顿时不再耽搁,

心念一动,座下金鹰瞬间长鸣一声,立即就化作一道金光向着远处的大昭寺方向遁去,

大昭寺在拉萨市内,与布达拉宫遥相呼应,

而以金鹰的遁速,从达孜县出发,盏茶时间,成群的大昭寺建筑便是清晰可见,

其中一座高耸的洁白佛塔,安静矗立在大昭寺之内,正是放置密宗舍利的神变塔,

此时的神变塔,整个塔身上半部分,在舍利佛光的晕染之下,已是成了一片的金色,塔顶上空,婴儿拳般大小的圆形舍利,凭空悬浮,绽放出无尽的柔和佛光,

整颗舍利,光华流转,恍若琉璃一般,目力望去,隐隐见得舍利之中,盘坐着一为高僧,正闭目诵念佛经,

阵阵若有若无的梵音,随着金光扩散出去,直钻心底,

金鹰停在神变塔百丈之外,仓嘉活佛目光望向舍利所在,面色却是一阵大变,

“孔雀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