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19章 降服孔雀

第七卷 僵尸拜月 第十九章 降服孔雀

见到从孔雀大妖背上那陡然蹿起的五色神光,易清的眼角不禁也是狠狠一跳。

五色神光虽然仅仅是在上古封神之战中昙花一现,但它的凶名,却是经久不衰,一直流传了下来。

此刻虽然不知眼前这孔雀大妖手中的五色神光跟上古那凶人手上的有何区别,但是看刚才刷灭八部众的那架势,由不得易清不心生忌惮。

只是这般忌惮也只在易清心中一闪而过。

易清本就是果决之人,如今短兵相接,见得下方刷来的五色神光,眸中立即也掠起了一抹凶悍之气。

“喝!”

沉沉一喝,双臂猛然一惯,手中巨大的青州鼎,立即带着一种铺天盖地的镇压之力,加速向着下方狠狠砸落。

一个自上而下镇压,一个从下向上刷来。

青州鼎、五色神光,两者瞬间接触在一起。

五色神光刷在青州鼎之上,立即青州鼎整个鼎身就猛地震颤嗡鸣起来。向下落的镇压之势,蓦然就是一顿。

“桀桀,本座压底箱的手段,又岂是你这只破鼎可以抗衡的。”

见得五色神光占得上风,冲天而起的孔雀大妖立即就桀桀狞笑起来。虽然此刻翎羽散落,浑身尘屑,那种张狂嚣张倒是丝毫未变。

“五色神光,给本座继续刷!”

满脸狞笑的望向擎鼎砸向自己的易清,孔雀大妖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待本座刷灭了这只破鼎,再让你尝尝被砸的滋味!”

一句话似乎勾动了先前被砸的阴影,孔雀大妖下意识的就是一阵龇牙,隐约有些倒抽冷气的声音。末了反应过来,面目再次变成一阵凶恶。

易清的面色却是陡然变得凝重起来,望着在五色神光之下震颤不已的青州鼎,心底顿时有些打鼓。

青州鼎也无法跟这五色神光抗衡?

望着手中迟迟落不下去的青州鼎,易清心里不由得一沉。

五色神光再次刷来,落在巨大的青州鼎上,立即就引起整个青州鼎鼎身愈加剧烈的颤动起来,在四周虚空中激荡起一阵浑厚的嗡鸣。

易清双手狂乱震颤,若非易清死死抓住青州鼎的鼎足,险些便要脱手。

面色之上,已经是彻底阴沉了下来。

说不得,要请动九天普化真雷了,好歹先劈上这厮一通。

眼见得那道五色神光再次刷将过来,易清眸中一狠,就打算放手这青州鼎,勾动九天普化真雷。

却在这时,易清手中那巨大的青州鼎,蓦然的一颤。

旋即便见整个青州鼎鼎身之上,陡然爆发出无数的光芒。千万道光华,从鼎口位置,气冲斗牛,瞬间遮掩了半壁天空。

而光华当中,逐渐浮现出种种气象:士子捧卷吟诵,君侯治理国家,渔夫撒网打渔,农民收获五谷,商人流通货物......

这些气象一闪而没,连带着那漫天光华,都是在瞬间收敛。

仿佛适才所现,俱是幻觉一般。

只是下一刻还不待易清反应,手中的青州鼎猛然的再次一颤。

震颤当中,直接拖曳着易清,突然就向着从下方再一次刷来的五色神光轰然镇压下去。

虽然惊疑于刚才青州鼎出现的异象,但孔雀大妖仍旧是自信满满。自从觉醒这血脉天赋神通以来,还从未败过。

因此望向上方轰然砸落的青州鼎,孔雀大妖反而是一脸狞笑模样,妖身不闪不避的立在鼎下。

只是下一刻,孔雀大妖脸上的那抹狞笑,便仿佛一拳被蛮横砸碎的镜子一般,立即四分五裂的破碎起来。

眼神之中,突兀的就浮现出种种错愕、不可思议之色。

只因入目所见,自己那无物不刷的五色神光,此刻如先前那般的刷在青州鼎之上,却仿佛泥牛入海一般,整只青州鼎纹丝不动。

不仅如此,青州鼎砸落的速度,陡然再次加快。

“不好!”

见到头顶那犹如山岳一般快速下砸,带起一片阴影的巨大青铜鼎,孔雀大妖顿时睚眦欲裂。

只来得及尖叫一声,下一刻声音截然而至,仿佛被生生卡住了喉咙一般。

下一个呼吸,整个庞大的孔雀妖身,再次犹如陨石下落一般,狠狠的被砸向地面。

孔雀背上,兀自停留着一只巨大的青铜鼎,随着孔雀的妖身一同下落。

轰!

整个地面,再次狠狠的一颤,却仍旧是刚才孔雀大妖砸出的那个大坑,生生砸的又下陷了一丈多。

“呸呸......”

妖族肉身本就强悍,青州鼎又是钝器,因此砸在地上,孔雀大妖只是觉得头晕脑胀,并未受到重创。片刻过后,孔雀缓过气来,忙不迭的将嘴里的泥土吐出,“你这什么鼎?!我的五色神光居然刷不掉!”

背上仍旧被青州鼎重重镇压着,孔雀大妖显得极为狼狈的趴在土坑里,做力不得,只能干吼起来。

此时才是觉得眼中的这只破鼎神异非凡,不仅镇压住了他的妖身,便连体内的妖元,都霸道的被一同镇压,不能催动半分。

“管我什么鼎,砸的中你就行。”

易清随着青州鼎一同落在这孔雀的背上,不仅衣衫,便连脸面上都尽是尘屑。闻言却是直接嘿嘿笑了一声,手掌在鼎身之上轻拍,好不得意。

适才已经准备施展九天普化真雷了,哪想到关键时刻这青州鼎仿佛被触怒挑衅了一般,终于大力发威。

“臭道士,本座要生吞了你!”

听得易清那得意的语气,孔雀大妖顿时气得大吼一声。此刻身上再次缓过来几分气力,立即就在青州鼎下开始挣扎起来。

“嗯?”

见得孔雀大妖的动作,易清双眉一拧。

下一刻眉角松开,一抹凶气,却是猛地就流露了出来。

“喝!给我起!”

突然易清就双手抱住青州鼎鼎足,沉喝一声。双臂之上,一条条青筋从血肉中凸起,恍若洪荒虬龙,有着撕天般的蛮横伟力。

旋即那镇压在孔雀大妖背上的青州鼎,一寸寸的被易清生生擎了起来。

而感受到背上青州鼎的移开,下方孔雀大妖的凶目当中,顿时就是一喜,“好道士,果然上道,等下本座就不生吞你了。”

孔雀大妖欣喜若狂,感受到体内被镇压的妖元也开始复苏,一惯的嚣张之气立即就忍不住的爆发出来,“至多等下也把你砸死就是了!”

这孔雀只觉得自己难得的做了回好妖,口中桀桀的不断叫嚣着。

只是话音刚落,未有回头观看的孔雀大妖,蓦然就觉得头顶上再次快速降落下一大片的阴影。

这片阴影,好生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