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0章 永镇雪域

第二十章 永镇雪域(第三更)

砰,

这孔雀立即就对头顶上忽然出现的阴影产生了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而随着一声沉闷声响在头顶上随即响起,这种似曾相似,猛地就变得十分清晰起來,

“你这贼道,又砸我。”

硕大的头颅,一片眩晕,而这孔雀的嘶吼声,猛然就尖声响起,此刻也顾不得用“本座”这个称谓了,直接冠以“我”字,

声音尖锐凄厉,充斥着一种十足的悲愤,

“不砸你不上道。”

对于孔雀大妖的悲愤质问,易清直接翻了翻白眼不予理睬,

青州鼎重新镇压在孔雀大妖的背上,将先前挣扎起來的孔雀妖身再次重重的压趴下去,

“贼道士,有本事跟我光明正大的斗上几百回合,凭着这破鼎欺负人,算什么厉害。”

面庞被压得贴在泥地之上,难得孔雀大妖的声音仍旧凄厉异常,心灰意懒的不去挣扎,眼珠子却骨碌碌的转动起來,

“看來还是不上道。”

对于孔雀大妖的提议,易清直接是撇了撇嘴,口中喃喃自语一声,下一刻孔雀大妖蓦然就觉得背上的镇压之力消散一空,

“贼道,你还來。”

若是先前,青州鼎从背上移开,孔雀大妖免不得要欣喜若狂,赶忙挣脱出來,

只是有了先前的教训,孔雀大妖想也不用想,立即就知道接下來将有什么事情发生,面目之中,顿时浮现出一抹惊恐,口中悲愤的再次尖叫出声,

声音尖锐,仿佛是被人强行扒光了的小娘子一般,有着浓浓的悲愤,

砰,

下一刻尖叫声突然就夭折,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沉沉的闷响,

一鼎砸落,孔雀大妖立即觉得眼前蹿起无数的金星,那种被敲闷棍的胀痛感,顿时令得孔雀大妖一阵的龇牙咧嘴,

这次孔雀大妖却是学乖了,硬生生忍受着,沒有再出声大骂易清是贼道,

只是接下來的事情,明显超出了孔雀的预料,

“多砸几下,你就上道了。”

这只大妖认栽了,易清此次却沒打算罢手,体内法力穿梭在周身之中,涌上双臂,立即就带起千钧之力,

那镇压在孔雀大妖背上的青州鼎,再一次的被易清擎举了起來,

“不好。”

易清甫一动作,身下的孔雀大妖猛然就感觉到了,满目悲愤,硕大的眼眶中,隐约可见那一抹屈辱的雾气,

却知道跟这贼道讲不出道理來,下一刻,这孔雀猛一咬牙,直接将地面狠狠拱了几下,旋即把一颗头颅深深埋了进去,

堂堂孔雀大妖,此刻俨然学起了鸵鸟,摆出一副随便你砸的样子,

见此孔雀这幅请君尽兴的姿态,易清立即不再客气,受到鼓励,只觉得双臂中都是瞬间再次生起了不少的气力,

砰砰砰

顿时之间,声声的沉闷钝击,很有节奏感的响起,

盏茶时间过后,这阵声音,才缓缓的消失,却仍旧觉得余韵悠扬,

“现在,可上道否。”

任由青州鼎重重砸下,这一次易清再沒有将其重新擎举起來,青州鼎乃九州神器,社稷之重,连番举起,易清双臂之上也是一阵的胀痛,

望着身下仍旧将脑袋深深埋在腹下,伪装成鸵鸟样子的孔雀大妖,易清只觉一阵的神清气爽,

忍不住咂咂嘴,不得不承认,这种敲闷棍、砸人的游戏,的确是会玩上瘾的,

那孔雀大妖见得预想中的巨鼎迟迟沒有落下,又听得易清的声音,终于是慢吞吞的将脑袋从腹下一点点的伸了出來,

偏头望向立在身上的易清,眼眶之中,那雾气终于是衍化成了屈辱的泪水

“你说达孜县的大旱是因为你修炼《大日佛经》导致的。”

万丈高空之上,一只十余丈庞大的五彩孔雀,正向着远处那撑天般的雪峰快速飞掠,

那宽大的背上,正稳若磐石的站着三人,正是易清、小狐狸,还有丹珠,

此时已是几日过后,那日大昭寺之战,最后易清用青州鼎生生将孔雀大妖砸的一点脾气沒有,随后役使着这只孔雀载着受创的仓嘉活佛八人回到了密宗布达拉宫,

对于易清最后的力挽狂澜,降服孔雀,仓嘉活佛等一众密宗高手自然满是感激,硬是强留着易清在布达拉宫中盘桓了数日,

这些时日与仓嘉活佛等人交流所学,佛道交融,互相补益,易清自觉也是获益匪浅,修为心境皆有着明显的提升,

若非小狐狸缠着要回中原,易清还真舍不得就这般匆匆离去,

不过临走之前,易清心中灵光一闪,突然就令孔雀大妖向着珠穆朗玛峰位置飞去,

“道长,我们去珠峰干什么。”

对于易清不直接会中原,反而前往珠峰,一旁的丹珠、小狐狸两人皆是有着满腹的疑问,

“去做一件事。”

对此易清却只是笑而不答,反而突然将目光落在了丹珠身上,眸中闪过喜意,那般模样,就仿佛捡到宝了一般,

临走之前,易清终于是令得仓嘉活佛忍痛割爱,将丹珠拐进了龙组,

“到了,老爷。”

孔雀大妖被易清打怕了,随后易清怕它凶性不减,又在它心神中下了禁制,这些时日只好不情不愿的叫起老爷來,

“就在这里吧。”

珠峰恍若接天一般,不知多少万丈,立在这珠峰近前,易清顿时就觉得日本的那所谓圣岳富士山就是一个小山丘,

选中一片区域,易清突然就吩咐座下的孔雀大妖停下來,

“易清,你准备干什么呀。”

小狐狸见此,立即就來了精神,一脸好奇的凑到易清眼前问了起來,

“我欲令这西藏再无叛乱,令我华夏西南边境再无纷扰,令我华夏国祚,绵远万万载。”

立在孔雀背上,遥望身后数万里西藏地界,易清的面庞,不觉变得一片肃穆,

清朗的声音,伴着这万里之上的罡风,缓缓扩散出去,

说罢,易清袖口一招,只见一直巨大的三足青铜鼎凭空浮现,

赫然是华夏九鼎中的青州鼎,

“啊”

见到这只给自己带來屈辱历史的青铜鼎,孔雀大妖下意识的就惨叫一声,凶目中闪过一丝畏惧,

易清却未理会孔雀的惨叫,盯着凭空悬浮的青州鼎,眸中一片深邃,

青州鼎似乎也知晓了自己的使命,甫一出现,立即就嗡嗡的激颤起來,

下一刻,易清一掌狠狠拍在青州鼎的鼎身之上,顿时就见青州鼎化作一道青色流光,迅速向着珠峰下方落去,

“青州鼎,助我华夏永镇雪域。”

易清猛然响起的清朗喝声,遥遥传开,

轰,

片刻过后,青州鼎落地,而一道庞大的乳白色气柱,猛然冲天而起,扶摇直上,

是代表华夏的国运气柱,

这乳白色气柱贯穿天地,却在下一刻陡然散开,化成千万道乳白色丝线,快速的向着四周天地蔓延扩散而去,

瞬息之间,就覆盖了整个西藏全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