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章 再见聂莹

第二章 再见聂莹

“孔雀,你自行回我的齐云山。”

从孔雀庞大的妖身上一跃而下,易清直接是淡淡吩咐了一句,

齐云山的地址方向先前易清已经透过心念告诉了这孔雀大妖,孔雀的体内又被自己下了禁制,易清倒不担心这厮生出什么心思來,

之前凶焰滔天的孔雀大妖,还一度扬言要成为密宗的在世佛祖,哪想到一朝不慎被易清敲了闷棍,如今易清为刀俎,自身彻底成了鱼肉,

此时听到易清的吩咐,孔雀病仄仄的应了一声,旋即无力的张开双翅,瞅准方向慢吞吞的再次飞起,

“嘻嘻,这孔雀好生惫懒。”

瞧见孔雀这幅有气无力的样子,小狐狸立即就是掩嘴笑出声來,

“这厮是终于被打的上道了。”

想起那日在拉萨大昭寺凭借着青州鼎压制了这孔雀大妖的五色神光,旋即一番狠砸猛打,易清嘴角忍不住也是再次露出一抹笑意,

“丹珠,这便是我龙组基地。”

笑着出声,易清旋即对一旁略显拘束的丹珠介绍起來,

与此同时,易清心念一动,顿时一只硕大的神鹰凭空出现,将小金从袖里乾坤中放了出來,

这扬名上古的神通袖里乾坤,从易清得到至今修炼不辍,终于算是有点小成,隐隐有了些在上古那位地仙之祖手中施展开來的风范,

“吟。”

小金甫一出现,两眼一瞅,瞬间就看到了一旁的丹珠,下一刻立即撒开翅膀欢鸣着跑到丹珠近前,拿着那颗鹰脑袋亲昵的在丹珠身上蹭着,

一路回來皆是呆在易清的袖里乾坤当中,小金显然是憋坏了,

这时出來,又丝毫感应不到孔雀大妖的气息,立即变得跳脱起來,一颗鹰首从丹珠身上移开,又是连忙四下打量起这个龙组基地开來,

显然这厮也还记得此行从雪域來中原的目的,

吃香的喝辣的,

“我们进去吧。”

目光落在小金身上,易清含笑未语,目中却是闪过一道精芒,

小金能够轻易的收服小狐狸,虽然是先天种族克制,但小金的实力,显然也是不凡,日后龙组的事情,少不得要这只馋鸟出出力了,

心中打着如意算盘,易清对于将丹珠从仓嘉活佛手上拐來的决定,不由得再次感到一阵满意,

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易清旋即便是直接对着小狐狸、丹珠两人说道,

神念中已经是感应到了周山等人熟悉的气息,正快步的向自己的位置靠近,

其实从易清三人一靠近龙组基地,就已经被监视人员发现,后來认出是易清,立即就再次悄然退了下去,

“老大,你可回來了。”

还未走出几步,数道人影已经是从基地内部走了出來,而一声极为兴奋的狼嚎,猛地就在易清的耳边响起,

赵炎仍旧是那身熟悉的打扮,一头火红的头发极为炫目,

迎上萧逸、周山众人那显得激动的目光,易清的面色,也是不由的一柔,

旋即一抹笑意,立即就从易清嘴角扩散开來

京华大学,

作为华夏首屈一指的顶尖大学,是华夏所有学子寒窗十数载梦寐以求的学府,

不说那堪称恐怖的师资力量、科研团队,单是从最纯粹的校园环境來看,对于这所学府的底蕴就可见一斑,

易清随意漫步在京华大学的一道林荫小道上,

沿途有着三两学子含笑走过,从林间碎叶上洒落的斑驳阳光,落在这些天之骄子身上,落在他们抱在胸前的课本上,只让人蓦然觉得一阵青春美好的气息,

天真岁月不忍欺,

此时易清打量着四周那透着沧桑岁月气息的古树,心中却是莫名的有些起伏,

回到龙组基地几天,易清照样是当起了甩手掌柜,立即就显得清闲了下來,

只是今天就在刚才易清却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许久不见的聂莹,

“这丫头,居然跑到京华大学來上学了。”

想起以前这丫头缠着自己要拜师的种种往事,易清不自觉的就露出一抹回味的微笑,

不知道,现在这丫头过得怎么样了,

正暗自出神,一道靓丽的青春身影,忽然就出现在易清的视线之中,

娇俏的身材,精致小巧的五官,穿着贴身的白色上衣,曲线玲珑,显得格外清丽动人,

正是许久未见的聂莹,

“易大哥。”

见到这道记忆中略显瘦削的熟悉身影,聂莹的脚下不由一顿,下一刻,少女俏脸之上,便仿佛一朵清丽的芙蕖,瞬间绽放开來,

释放出所有的光彩,迎风摇曳,

那一声“易大哥”,却不觉蓦地带上了一抹不易觉察的轻颤,

人生若只如初见,

当时只道是寻常,

声音未落,聂莹忽然小跑起來,向着易清仿佛乳燕投林一般,快速奔來,

砰,

易清的胸膛之上,下一刻立即就传出一声轻响,易清猝不及防,整个身形不都由有些摇摆显得起來,

低头瞥见一头撞进自己胸怀,不肯起來的少女,易清不由一声好笑,

这丫头,还真是一点沒变,

手掌却也是下意识的落在聂莹的脑袋之上,

“怎么从苏杭市跑到京城來了,还进了京华大学。”

见到聂莹,诸多过往又是再一次的一一浮上易清心间,愈加的清晰,历历在目,不过与此同时易清心中也是突然的就浮现上一抹疑问,

“那次下山之后,后來我又去齐云山找你,可是他们说你來了京城。”

聂莹这才从易清的怀里抬起头來,却仍旧依偎在易清身上不舍得离开,乌黑的眸子仰望着易清面庞,轻声说道,

毫无瑕疵的俏脸上,突兀的升腾起朵朵浅浅的晕红,

似乎沒有回答易清的问題,又仿佛一切都已经说明,

而感受着聂莹那道目光,易清蓦然只觉得道心都是轻微的一颤,

易清又非白痴,对于眼前怀中少女的心意,哪里还不明白,

不由的,记忆中又蹿起那道略显冷眼的高挑倩影,

曾因酒醉鞭名马,唯恐情多累美人,

心中踌躇,易清正想着该如何回应,正在这时,一道炫目的银白色,仿佛流光一般,猛然就冲进眼帘之中,

ps:这种过渡章节真心让人纠结,可是一本小说总不能时时刻刻战斗啊,**啊之类的,青丘努力增进笔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