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3章 又出事了

第三章 又出事了

一阵极为刺耳的急刹车声音.骤然响起.

望着身前随之扬起的尘屑.易清的眉头.猛地就皱了起來.

不动声色的将怀中的聂莹挡在一侧.以免尘屑落在聂莹那纯白色的上衣之上.旋即易清的目光.瞬间就落在了眼前的这辆银白轿车身上.

车前那就比奥运五环少一个圈的标志.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尤为刺眼.

车门打开.一个修长颇显英俊的年轻男子随即从车内走出來.

甫一现身.这个年轻人的目光就凌厉的落在了易清身上.而易清立即就感受到了一种分明的敌意.

这年轻人是冲自己來的.

易清瞬间心中了然.

等到这年轻人的目光再温柔落在自己怀中的聂莹身上时.易清对于眼前这年轻人的敌意.算是彻底明白了过來.

无由的.易清落在聂莹身上的手臂.却突然用力了几分.

等到易清自己反应过來.对于自己下意识的行为.顿时都觉得一阵诧异.

下一刻低头迎上怀中聂莹那亮晶晶的眼眸.脸上不觉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伸手摸着鼻梁.略显得有些尴尬.

聂莹的双眼.却是蓦然弯成了细细的月牙状.

唇角之上.一抹柔和的弧线.正在缓缓勾起

“口是心非的易大哥.”

聂莹突然就觉得心田升起无尽的柔情甜蜜.柔若无骨的身子.不由得更是一软.明目张胆的贴在易清的胸膛之上.

“莹莹.这就是你连续三次拒绝我的原因吗.”

那年轻人仿佛是位优雅的公子.姿态优雅的缓缓走到易清两人面前.目光落在腻在易清怀里的聂莹.眼眸深处顿时掠起一抹深深的嫉妒.

随着话音.眼神也是随之转到易清的身上.

目光高傲不屑.带着一种审视的意味.又有着分明的挑衅之意.

“金阳.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沒有.你就不要再來纠缠我了.还有.请我叫名字.我不觉得跟你有多少熟.”

对于金阳的出现.聂莹那煞是好看的黛眉不由的轻轻一皱.到了京华大学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被金阳撞见.从那以后金阳就对自己死缠烂打起來.

只是聂莹怎么可能再会对其他的男子动心.

在曾经的某一刻.聂莹的心扉悄然打开.住进了一道略显瘦削的身影.

少女的心里.再容不下其他的男子.心扉紧紧阖上.只等今后那道身影前來亲自打开.为君再启

此刻听见金阳出口.聂莹的眉间立即冷了下來.语气冷淡.拒绝的语气毫不犹疑.

“莹莹.他.配不上你.”

听见聂莹再次毫不留情的拒绝.更是在自己的情敌面前.金阳面色一滞.眼神深处.立即就浮现出一种深深的羞怒.

不过这种情绪却是被金阳很好的隐藏了下去.目光望向聂莹.再次恢复成一种醉人的温柔.

一字一顿的说出.丝毫不掩饰对于自身的优越感.

“你连易大哥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听见金阳这般贬低自己的易大哥.聂莹一双柳眉猛然就是一竖.流露出一种分明的愤怒.冷声冲着面前的金阳喊了起來.

与此同时.心中对于金阳的印象.猛然就觉得无比恶劣.

居然敢瞧不起自己的易大哥.你连易大哥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听到聂莹毫不客气的帮着易清说话.金阳那极力做出的柔和表情.终于再也保持不住.立即就僵硬了起來.

而一种猛然的愤怒、羞恼.从双目中涌现.瞬间扩散到整张面庞之上.

唰.

金阳阴沉的目光.下一刻猛地就落在了一旁始终未曾言语的易清脸上.

“我不知道你跟莹莹是怎么认识的.但我希望你有自知之明.癞蛤蟆.就不要做着吃天鹅肉的白日梦.”

不能对聂莹生气.金阳满腔被勾起的怒火.立即就全部倾泻到了易清的身上.

语气冰冷.充斥着毫不掩饰的轻视不屑.

易清不自觉的摸了摸鼻梁.只是淡淡一笑.并不出声辩解.

癞蛤蟆.

以易清如今的道心心性.还不至于跟这么一个公子哥计较动怒.

不过任由此人在面前肆无忌惮的聒噪.易清听着也烦.因此等到金阳话音刚落.眉头顿时就是一皱.

“说完了.说完那你可以走了.我跟聂莹好久未见.想要单独相处一会.”

虽然易清沒有一句重话.但是自易清入道以來.手中斩杀强大的妖鬼、异能者不计其数.如今更是执掌华夏最神秘强大的龙组部门.

无形之中.一种铁血、威严的强大气势.在易清身上出现.

平时易清收敛气势.此刻一旦有所表现.立即就带给了金阳一种深深的震慑.

金阳被易清突然流露出的气势所慑.到了喉间的话语.顿时就回落到了腹中.显现出浓浓的惊骇.不敢出声.

“你什么都给不了莹莹.”

稍微从易清的气势震慑中恢复心神.金阳眼中立即就浮现出一股深深的不甘.原先俊逸的面庞此刻看去.竟显得有些细微的扭曲.

“我父亲是这京华市的一把手.母亲是一家跨国上市公司的总裁.我金家是华夏的豪门家族.你拿什么跟我比.”

说到最后一句.金阳的面庞已经是彻底扭曲.声嘶力竭.

是不屑于易清这只眼中的癞蛤蟆.也是在说给一旁的聂莹听.

“如果你再不走.我不介意让这京华市的一把手换换人.”

听到金阳的叫嚣.易清的面色.终于是猛然的一冷.对于这种仗着家里有权有势便以为能够得到所有自己所要的一切的公子哥.易清从心底透露出一种厌恶.

帝都的一把手很厉害吗.

以易清如今在首长等人眼中的地位重要性.真要想动一下这个京华市的一把手.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哈.果然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听到易清忽然冷下來的话.金阳神色一怔.反应过來易清说的是什么.立即就笑出声來.

“我”

砰.

不过金阳接下來的话还沒出口.一辆黑色轿车忽然就开了过來.

“老大.又出事了.”

赵炎一脸严肃的走下车來.也不管面前的金阳.直接來到易清身边.神色凝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过目光落在抱着聂莹的易清身上.仍旧是一阵的古怪、惊讶.

而对于赵炎的突然找來.易清也是感到一阵的惊讶.再听到赵炎开口.目光下意识的也是一凝.

一般的事情案件.周山都会处理.如今既然赵炎急忙忙的找了过來.显然这次的出事不同寻常.

“小莹.有时间我再來找你.我先去处理一些事情.”

心中略一沉吟.易清忽然就低头柔声对着怀中的聂莹说道.

“嗯嗯.只要易大哥你记得我就行.”

知道易清不是身份.尽管心中很是不舍.聂莹却是很懂事的主动离开了易清的怀中.

“金阳是吧.记住我刚才的话.以后不要再出现在小莹面前.要不然我让你老子当不了一把手.”

给金阳留下一句警告.易清匆忙随着赵炎上车.

从赵炎的出现.金阳就一直陷入呆滞的状态.眼中盯着赵炎开來的那辆最新款的奥迪.耳边不断响起赵炎对于易清的称呼.

老大.

这个聂莹喜欢的年轻人.究竟是什么來头.

易清说:七月半.鬼门开.无花无票莫出來.各位看官.你们懂得~~

(咳咳说明一下.今天七月半.青丘这里的风俗是要上坟祭拜一下.今天接下來也许只能再码一章了.对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