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7章 光明教徒

第七章 光明教徒

赤红光芒瞬间就驱散了这片小树林里的阴暗

赵炎双臂之上两道炎龙栩栩如生吞吐着灼热赤炎宛若活物一般紧紧盯着不远处的吸血鬼查尔斯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龙威

“该死你是光明教会的那些杂碎”

见到赵炎施展出火系异能查尔斯再也顾不得正从嘴边飞走的美味惨白的面庞之上立即一阵的吃惊紧接着便是尖锐的叫出声來

而望着赵炎身上升腾而起的赤红火焰查尔斯目光之中顿时流露出一种异常明显的厌恶

光明教会

一旁的易清闻言倒是心中一动不过旋即稍微一想也就明白了这只吸血鬼为何会将赵炎误认为光明教会的人

火不管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是光明的象征

它驱走邪恶驱散黑暗带來光明跟美好

而吸血鬼除了阳光最怕的就是火了西方历史上的那些宗教裁判所对于抓捕到的黑暗生物便是绑在十字架上施以火刑

“嘿嘿不要把我跟你们西方的光明教会联系在一起我的敌人都叫我火魔”

最后“火魔”两个字一字一顿说出赵炎整个身形瞬间仿佛真的化身成了一位从地狱烈焰中走出的火魔

双臂之上两道炎龙猛地仰首咆哮而赵炎那壮硕的身形也是陡然一动带起无尽魔焰凌厉的冲向吸血鬼查尔斯

缠绕在双臂上的两道炎龙在赵炎还未靠近查尔斯就猛地从赵炎双臂上脱离狰狞咆哮掠到半空之中旋即互相交缠立即就形成了一把巨大的火焰蛟龙剪

蛟龙剪大张两只龙首分明盯着查尔斯的头脚散发出凌厉毁灭一切的气息形成的瞬间立即就凶悍的向着查尔斯剪去

见此情景查尔斯也是猛地怒吼一声

那披在身上的宽大黑袍猛然张开一双巨大的黑色蝠翼旋即从黑袍出深处舒展开來是实实在在的蝙蝠翅膀沒有一根羽毛只连着皮膜

却异常的庞大蝠翼边缘衍生出一道道银色的纹路

“看我的黑暗吞噬”

蝠翼展开查尔斯身上的黑暗气息猛然间暴涨起來盯着咆哮攻來的蛟龙剪阴冷的眼眶之中闪过浓重的一抹猩红

一声怒吼刹那间查尔斯身前诡异的形成一团黑雾

这团黑雾幽暗而深邃比四周的夜色更加显得黑暗仿佛就是一个小型黑洞一般散发出一股阴冷而邪恶的气息

两道炎龙形成的蛟龙剪眨眼间破空而至却正撞上横在查尔斯面前的这团黑雾之上

平地之上立即就飚起一阵狂乱的气流

下一刻这狂乱气流当中却陡然响起两道惊天的龙吟咆哮之声而一抹耀眼的赤红猛然就冲破黑暗倒映在查尔斯的瞳孔之中

“不好”

瞳孔之中一把升腾着炎炎赤焰的蛟龙剪瞬间完全浮现而出

这个人类的异能居然冲破了自己的黑暗吞噬势如破竹

查尔斯顾不得惊骇那灼热的光明扑到身前整个身体都本能的感到一阵的不适应

心知不妙查尔斯铁青的面孔猛然再次怒吼一声

“黑暗风暴”

与此同时两只手臂连连在身前划动

顿时就见冲來的蛟龙剪前方平地飚起一团浓黑的小型风暴扭曲旋转仿佛地狱魔龙呜呜怪响的拦在蛟龙剪的前方

轰轰轰......

两者瞬间交击在一起

黑暗与光明一阵狂暴的轰鸣声立即就在这片小树林中不断响起

“嘿嘿在无所不能的黑暗跟撒旦面前所有的光明终将被覆......”

见到自己施展的黑暗风暴最终与那把怪异的火焰蛟龙剪一同缓缓消散湮灭查尔斯心里不由的一松下一刻立即就得意的哇哇大叫起來

只是那最后一个“盖”字还未彻底出口查尔斯的猩红瞳孔猛然间再次一缩

“呀......”

一声惊叫下一瞬间陡然就从查尔斯的喉咙中冒出背后那巨大的蝠翼忽然快速的扇动起來带起整个身形就想向着天空高处飞去

只是就在这时一只被火焰紧紧覆盖的粗大手臂仿佛龙爪一般穿过还未彻底消散的黑暗风暴恶狠狠的向着查尔斯的一只蝠翼抓來

火焰手臂之后露出赵炎那冰冷凌厉的面孔

查尔斯根本沒有料到赵炎会直接冲过來肉搏还是在前一波的攻击还未彻底平息的情况之下

此刻猝不及防身形在一双硕大蝠翼的带动之下刚刚提高数尺赵炎的整个身子已经冲到了眼前

探出的右臂火焰缭绕赵炎那宽大的右手之上五根指头猛然成钩状恰好能够够到查尔斯那硕大的蝠翼

“啊......”

下一刻查尔斯的口中立即就爆发出一阵痛苦的惨叫

赵炎那火焰缭绕的手掌此时正紧紧的抓在查尔斯的一只蝠翼之上灼热高温的赤炎甫一接触到蝠翼立即就烧穿了皮膜发出“滋滋”的声响

感受着蝠翼上传來的剧烈疼痛感查尔斯那铁青的面孔之上瞬间浮现出一股浓浓的惊恐

体内的黑暗之气在对方光明的火焰之下正在快速的减少消融全身的血液更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蒸发干涸

浓浓的死亡威胁瞬间笼罩在查尔斯的心上

惊恐当中查尔斯另一只蝠翼连忙疯狂的扇动起來极力挣脱着下方赵炎蛮横的拉扯

“嘿嘿给我下來吧”

感受到查尔斯的挣扎赵炎顿时咧嘴冷冷一笑手臂之上旋即猛地涌出一股沛然大力

“啊不”

查尔斯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快速的向下坠落口中连连发出一阵阵的惊恐尖叫声却丝毫阻止不了身形的下落

望着下方那个人类残忍的笑容查尔斯顿时打了个寒颤

下一刻惊恐的双目之中终于是生出了一抹决断

一声轻响查尔斯忽然诡异的消失不见而原先的位置一只普通大小的蝙蝠此时正慌不择路的向着远处黑暗的夜空中飞去

可以看见这只蝙蝠的一只翅膀凭空消失了一小半因此此刻整个身子飞行在半空显得踉踉跄跄时高时低的极不稳定

而此时这只蝙蝠那细小的眼珠当中却极为人性化的浮现出一种逃出生天的侥幸与轻松

只是正在这时这只蝙蝠的头顶上空却陡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十字符号绽放着一种圣洁的光明

与此同时一声朗朗的大喝突兀的在这个黑夜中响起:

“主啊沒想到撒旦的奴隶已经将触角伸到了这遥远的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