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9章 接二连三

第九章 接二连三

(/)不过易清的语气却沒有丝毫的改变反而愈加显得冰冷

这么一个实力强大的光明教徒出现在华夏帝都始终是个不安定因素

于此同时易清心中也陡然有些警惕起來

易清查过龙组的卷宗來到华夏传教的光明教会传教士大多数是一二三级的神职人员教堂之中实力最强的也只是达到主教的级别

什么时候京城的教堂中出现了更高级别的大主教

除非这人是最近才來到华夏

想到这个可能易清心中猛然就掠起一抹阴云

堂堂大主教好端端的到华夏來干嘛

易清绝对不相信光明教会会随便将属于中坚力量的大主教安排來华夏传教唯一的可能就是來华夏有他们的特殊目的

“你们华夏有句俗话叫做话不投机半句多看來龙神陛下对我的行为有所偏见真的很遗憾既然这样请允许我先告退了”

布鲁斯皱着眉头脸上似乎浮现出一抹郁闷

旋即再次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很有礼貌性的向着易清两人说道

说罢对着先前被净化的吸血鬼查尔斯方向又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才转身向着这片小树林之外走去

望着布鲁斯不紧不慢逐渐消失在树林阴影下的身形易清跟赵炎两人都是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老大我觉得这家伙有点诡异啊”

赵炎满是郁气的声音这时缓缓响起

“哼这个时间点出现在朝阳公园这样偏僻的地方又恰好在我们之前消灭了查尔斯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盯着布鲁斯的背影易清的双眼不由的眯起

半眯的眸中深邃异常透着凌厉精芒旋即却是略显不甘的冷哼了一声

“可惜这家伙有着明面上來华的大主教身份若非怕引起外交纠纷我刚才就会直接出手把这个布鲁斯留下”

“老大黑暗生物、光明教会一夜之间都出现了有点不同寻常啊”

想起今晚经历的一切赵炎也是明显觉得有些异常脸上浮现出沉思的表情

“明天你就吩咐下去叫人查清这个布鲁斯的底细堂堂大主教的实力居然不声不响的來到京城而我们龙组却沒有得到半点的消息”

易清一边向着刚才停车的方位走去一边沉声开始向着赵炎吩咐起來

“而且叫龙组内的成员这段时间全部给我盯紧一点最近发生的案件现在抓不住线索我们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但愿今晚之事只是一个特例......

易清沉着脸向着停车位置走起此刻已经过了凌晨一点半月上中天清冷的月光洒落下來一时显得分外寂静

京城一家国际商场

此时顶楼的女装区之内一道娇俏的身影仿佛穿花彩蝶一般兴致勃勃的看着当下最新款的女装

身后则是跟着一位年轻人

这年轻人给人一种极为纯粹干净的感觉目光落在女孩身上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淡淡微笑

“易大哥你看这一件好不好看”

聂莹穿梭在琳琅满目的各款女装当中却又时常停下來回头一瞥看看身后的那道身影有沒有及时的跟上來

每次发现那道身影始终跟在自己身后时脸上的笑意愈加的璀璨明艳

明眸皓齿黛眉弯月而巧笑倩兮

带着一种羞被人知的甜蜜喜悦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而每一次回头撞上年轻人望來的目光都会蓦然的一阵惊慌似乎心里的秘密已经被对方知晓了一般这时女孩都会显得分明遮掩的问道:

易大哥你看这一件好不好看

话说出口也不待年轻人回答立即就闪电般的回过头去轻快的再次迈动步子看着眼前不同风格的新款女装

易清每次看着聂莹这幅贼兮兮的样子都觉得一阵的忍俊不禁

此时距离那个吸血鬼查尔斯出现之夜已经是过了三四天

这三四天时间内龙组成员全部行动起來监视着国内出现的异常案件

结果却是全国各地沒有一点的异常再沒有发现西方的黑暗生物出现每日上报上來的异能案件仍旧是华夏本土的鬼怪所为

易清一直提着的心也终于是缓缓的放了下來

也许真是是自己多心了

如此一來易清立即再次当了甩手掌柜变得无所事事起來

旋即想起上一次答应过聂莹会再次去看她今日便直接是将聂莹从学校里带了出來

看着一脸欢欣的聂莹易清莫名的觉得内心一暖泛起一丝丝异样的感觉

现如今自己两人算是什么关系呢

易清的眸中突兀的浮现出一抹愣怔旋即一种若有若无的苦笑在易清的唇角悄然挂起

这也算是一种逃避吧......

只是不知这对于聂莹來说究竟是好是坏也许这个丫头也不敢想着以后吧只去追求半晌贪欢因为怕终究会是梦一场

铃铃铃......

一阵欢快的手机铃声这时突然在易清的口袋中响起

易清立即放下心中的杂乱思绪将口袋中的手机拿起放在耳边

“好的我马上回去”

片刻过后通话结束易清的脸色已经彻底变得凝重了起來

“易大哥你有事情吗”

聂莹不知何时回到了易清的身边见易清通话结束立即轻声的问道

“小莹看來今天又不能陪你了”

看着聂莹那光洁的玉颜易清蓦然觉得心中升起一种淡淡的愧疚

“不要紧的今天易大哥已经陪了我好久了我好开心”

聂莹闻言立即展颜一笑做出欢快的样子说道

“周哥把情况说一下”

一刻钟之后龙组基地的巨大会议室中易清坐在首席面色阴沉

周围坐满了龙组的成员

“今天各地突然上报上來数十起案件都是发生在昨天夜里我们根据资料对比了一下案件描述十有都是西方的那些黑暗生物所为”

周山手里拿着一叠厚厚的纸张也是满脸凝重

“天津、广江、南京等地都有案件而最多的则是在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