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0章 黑暗协会

第二十章 黑暗协会

;

时间在易清杀气四溢的喃喃自语中悄然流逝

金乌坠落玉蟾升起

无尽的黑暗笼罩在整片天地之间带起一抹深沉九天之上一轮满月静静高悬月光如水

清冷的光辉流泻下來使得整个天地都变得有些朦胧陡然平添一种无端的神秘

此时京城郊区一处烂尾楼的建筑群中

最中央那栋烂尾楼的楼顶之上清冷月光洒落下來瞬间显露出黑暗中影影绰绰的人影粗粗一看竟是有着数十人之多

要准确一点來说其实并不能完全用人來形容这些出现在楼顶的家伙

他们围坐在楼顶都是一言不发分成三方坐在一起黑暗之中唯有一双双幽绿全不似人类的眼睛露出浓浓的血腥残忍目光

三个阵营最前方的三人中其中两个却是先前在易清面前狼狈逃窜的曼顿侯爵与沃夫狼王

曼顿侯爵身后有着两个一头金发的英俊青年不过那露出唇外的尖细獠牙已经暴露了他们的身份吸血鬼

沃夫狼王的后方同样安静坐着三个高大魁梧的中年壮汉月光之下属于狼人的浓密毛发不受控制的从人形身体上疯长出來

此时两人的对面却站着五个身形瘦长的黑袍人这五个人都是一样的打扮头上戴着奇怪的圆笠垂下大的黑布遮住面孔只露出两只诡谲森冷的眼珠

只静静站立在那里黑暗在他们身上却显得愈加的浓郁无形之中有着一种诡秘而接近死亡的气息悄然扩散开來

即使是同为黑暗阵营的曼顿侯爵与沃夫狼王在面对眼前的这群黑袍人眼中都隐约显露出一丝丝的别扭

“嘿嘿迪恩你带來的小子们运气真好居然还能够活下來这么多”

许是受不住这种别扭的气氛沃夫狼王这时突然就轻声开口出声粗犷的面孔之上嘴巴蓦然咧开露出那森白锋利的两排牙齿

“哼那是你们狼人跟血族太沒用了”

听到沃夫狼王的冷笑为首那个黑袍人立即就是不屑的哼出声來看不出表情沙哑的声音却充斥着一种毫不掩饰的不屑

“嘿嘿迪恩你们巫师不也是只剩下这么几个人了嘛”

这黑袍人迪恩的话语竟是将血族也一起贬低原本一言不发的曼顿侯爵立即就嘿嘿一笑反唇相讥起來

而随着曼顿侯爵的一句这群黑袍人的身份也立即清晰起來

黑暗巫师

被西方世界中的人视为与狼人、血族一样的行走在黑暗中的邪恶职业

黑暗巫师唯一与狼人、血族不同的只是他们是人类

背叛了上帝信仰堕落于黑暗之中的邪恶灵魂

曼顿侯爵的反击似乎在瞬间勾起了这黑暗巫师迪恩关于昨晚的回忆

场中再次陷入沉寂只是下一刻一股邪恶的黑暗猛然从迪恩那罩在黑袍之下的身体上扩散出去似乎是水流一般以迪恩为中心一**迅速的向着四面八方爆发出去

阴冷、邪恶、死亡

“如果今晚那只孔雀再次出现我一定会用诅咒之术好好的招待它”

片刻过后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那股充斥着强大气势的黑暗瞬间收敛回流进迪恩的体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冷的杀意

闻言一旁的曼顿侯爵跟沃夫狼王两人却是刹那间脸色猛地一变

想起昨晚那只孔雀的强大两人的瞳孔之中忽然就涌现出一抹深深的惊惧旋即不约而同的偏过头去对视了一眼然后默契的沒有去接迪恩的话

那只孔雀在高高的天空之上只是随意吐出一道金焰自己的族人们就立即被烧成灰烬一秒钟都根本抵挡不了

曼顿侯爵还记得有一个达到了伯爵等级的后裔这次随着自己一起來到东方昨晚虽然动用血族禁术抵抗住了那只孔雀的金焰

结果还來不及高兴一只巨大的鸟爪就直接从天上探了下來将那位可怜的伯爵后裔一爪捏成了血雾碎屑

此时听到迪恩居然想着对付那只强大恐怖的孔雀曼顿侯爵跟沃夫狼王两人心中讽刺之余立即就装作什么都沒有听见的样子

“曼顿迪恩你们现在的行为是在给你们种族蒙羞根本不配成为黑暗协会的一员”

迪恩看到曼顿侯爵跟沃夫狼王的表情立即就明白了两人心中所想虽然面部被圆笠垂下的黑布遮住迪恩的语气之中却有着一种浓浓的愤怒

以及一种不屑跟讥讽

“迪恩你们黑暗巫师虽然神秘可只是我们黑暗协会里数量最少的一方还有你别忘了现在协会中的会长可是我们血族伟大的克拉伦斯亲王”

迪恩的讽刺似乎一下子触碰到了曼顿侯爵的禁忌脸上瞬间阴沉起來目光紧紧盯着面前的迪恩低沉的说道

而最后一句语调蓦然一扬有着一种浓浓的自豪与荣耀

“迪恩那只孔雀十分的强大还有我们所不了解的攻击方式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

沃夫狼王虽然气愤于曼顿侯爵这个老混蛋当初抛下自己独自逃跑但是在黑暗协会血族、狼人、黑暗巫师三方当中血族跟狼人是无形中的盟友

此刻面对迪恩沃夫狼王自然帮着曼顿侯爵从目前三方阵营站立的位置就可以看出來

“昨晚我们來到华夏的同伴除了在京城的全都被那只孔雀找出杀死即使面对那些可恶的光明教徒我们黑暗协会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这个仇我们必须要报”

看到沃夫狼王跟曼顿侯爵联合迪恩身上的黑暗气息无形中一阵翻涌冷声说道

“我只对新鲜的血液感兴趣抱歉了迪恩那只孔雀我们是不会帮你对付的”

曼顿侯爵突然耸了耸肩面无表情的回应着迪恩

“桀桀我们狼人也只对华夏人的血肉感兴趣今晚月圆我感受到了月神的召唤感受到对新鲜血肉的饥渴”

沃夫狼王突的站起身來仰头望向悬在天际的那一轮圆月身上的气息隐隐变得更加强盛起來

而那长满浓密长毛的脸上一种嗜血的**毫不掩饰的显露出來

“呵呵有朋自远方來不亦乐乎”

正在这时数道人影龙腾虎跃之间蓦然就出现在这楼顶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