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9章 魔党家族

第九章 魔党家族(第一更)

狭小的房间之内摆设显得十分的简单

却并不是那种简陋而是一种精致的感觉淡淡的女孩家粉红颜色带來一种暖人的温馨与小家碧玉

此刻靠窗的单人**慕小蓓安然处在熟睡当中虽然睡着了那长长的睫毛却无意识的一下一下轻颤着煞是可爱的样子

脸上隐约带着一丝的心悸显然今晚所经历的一切都对这个普通的女孩造成了深深的冲击不过睡熟的表情当中却并沒有先前的那种惊恐流露出一种安稳

易清静静的坐在床边感受着睡梦中女孩仍旧未松下半分的素手神情中沒有丝毫的不耐之色

目光偶尔落在慕小蓓露出來的嫩白藕臂甚至颈下的雪白玲珑之上澄澈一片未见半点杂念

有的只是一种对于这个独自在异国他乡坚强求学女孩的疼惜

夜色愈加显得浓郁了几分月上中天这时易清的耳边忽然就传來一阵细碎的杂声是某种生物翅膀扑棱时所发出的那种声音

易清的神色不易觉察的微微一动下一刻忽然就向着一旁的黄山说道:

“我们走吧”

“啊哦”

黄山此刻对于易清心中早已经到了绝对崇拜的地步看向易清的目光都带着一种熊熊的热火哪个男人从小到大沒有武侠的梦想沒有纵横天下的热血梦境

现在听到易清的吩咐黄山立即就应了下來

再次看了一眼躺在柔软的**熟睡的女孩易清目光不觉得再次一柔下一刻蓦然竖手伸出剑指直接就在眼前的虚空中绘制起來

呼吸之间一道焕发着微微白芒的符箓随着易清一挥手瞬间沒入了慕小蓓的额间

留下这道牵机符易清神色之中才显得放心下來轻轻抽出被慕小蓓睡梦中紧攥住的左手旋即不再多做停留迈步向着门外走去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

将房门从里面锁好易清对等在一旁的黄山说道

“是去跟那些吸血鬼战斗吗”

闻言黄山的脸上却是猛然浮现出一种深深的激动立即压着声音却满脸兴奋的叫出声來

“不错可是石头你只是普通人我不能带你去”

看着黄山那激动带着热血的神情易清心中暗自笑了一声下一句话音一转却是直接就将黄山的话封死了

“哎”

黄山兴奋的神情随着易清的话音立即就是一顿眨眼间就已经耸拉了下來一副颓败下去的样子口中重重叹着气目光望向易清变的是幽怨无比

“这是国家任务你先安心的回去吧”

对于黄山落在自己脸上的幽怨目光易清直接选择了无视笑着说了一句

听到“国家任务”这四个字让易清略微感到有些愣怔的是黄山的表情竟瞬间变得严肃认真起來

居然沒有再去纠缠易清一句话很是爽利的向着车里方向独自走去

看着黄山先行回去的背影易清目光之中这时候也突然的生起了丝丝波澜

这就是华夏在异国的工作人员

他们平时或许玩世不恭甚至叫嚣着要“为国争光”多泡几个洋妞可是一旦涉及到自己祖国的国家利益他们瞬间就会恢复成本來的面目

这个古老而新生的国家有着很多这样可爱的人

夜空下翅膀扑棱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只巴掌大小的蝙蝠从黑暗中暴露出來直接就飞到了易清的眼前

“走吧韦伯斯特”

看到这只蝙蝠出现易清丝毫不显得意外眼中却立即就平静了那丝波澜清冷之中深邃无比而一种剑芒一般的锋锐在眸光深处悄然流转而起

“请跟我來尊敬的大人”

蝙蝠扑棱着那双小翅膀停在半空之中跟自然界普通的蝙蝠看上去并无二致唯一让人注目的是那双眼睛尤为的暗红似乎覆盖了一层血光一样

这只蝙蝠正是血族伯爵韦伯斯特的原形细小的嘴巴一动一动的发出带有浓浓伦敦口音的纯正英语

说罢蝠翼忽然加快一扇立即就在黑夜中瞅准一个方向飞去

“这个该死的黄皮猴子说出的话竟然比我们这些黑暗生物还不可信说好放了我的现在却是在伟大的韦伯斯特伯爵体内布下了那古怪的禁制”

一边在前方领路韦伯斯特的心中却一刻不停的咒骂起來想起先前自己不信邪结果触动那个禁制所造成的天大痛苦心中的咒骂声更加大声了起來

几乎是将自己在三百二十一年所有听到的骂人词汇都用在了易清的身上

忽然韦伯斯特那细小的血红眼珠一阵转动下一瞬间速度猛地加快眨眼间就飞出了十几米的距离

只是当韦伯斯特得意的回头时正在快速扇动的翅膀立即就是一停从远处看去似乎这只小蝙蝠随时都要从半空中掉落下來一般

“该死难道是我眼花了”

好不容易重新维持了在空中的平衡韦伯斯特那张老鼠脸上仍旧停留着深深的一抹惊恐

自己突然的加速本來是想好好嘲笑一下这个人类可是视线之中这个人类只是踏出了一步等到再次落脚时竟然已经來到了自己的身后

这一刻韦伯斯特真的怀疑刚才自己刚才根本就沒有加速要不然这十几米的距离那个黄皮猴子是怎么跨越的

“神奇的东方跟这个该下地狱的人类”

韦伯斯特的心里忽然就想起了流传下來的传说记载中关于那个遥远的神奇国度的描述刚才这个人类施展出來的一定是东方那被成为法术的神奇本领

心中愤愤的咒骂着易清该比自己更早的下地狱韦伯斯特却再也不敢耍什么小花招加快速度乖乖的在前面带路

黑夜之中一只蝙蝠一个中国男子快速的穿梭在伦敦市内

半个小时之后浓浓的黑暗之中蝙蝠的身子蓦然的一停

“这是伦敦西郊”

施展出缩地成寸的神通这么久的路程易清丝毫不见疲态

这几日已经在黄山的带领下将伦敦逛了一个遍此刻见到四周的景物立即就知道了这里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