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1章 临阵叛逃

第二十一章 临阵叛逃

迎上亚瑟王这看不到丝毫慌张之色的目光易清眸中不由一沉

隐约之间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只是心中沸腾的杀意下意识的一阵压抑

“龙神我承认你很强大可惜你遇到了我不死亚瑟王”

亚瑟王一脸平静的望向面前的易清口中大声的说道只是这显然是暴风雨前的那种平静充斥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不死亚瑟王”

听到亚瑟王冷静至极的话语易清眸光顿时更加的深沉落在一身狼狈的亚瑟王身上眼中逐渐的浮现出丝丝的凝重

“哈哈亚瑟王最重要的传承并不是这把王者之剑而是......”

亚瑟王大笑起來下一刻忽然就将悬在腰间的王者之剑剑鞘拿在了手里一手握着受创的王者之剑一手拿着剑鞘

“而是这把剑鞘來自精灵女神的馈赠让佩戴者永不流血的不死剑鞘”

不死剑鞘

易清的目光蓦然就盯在了亚瑟王此刻拿在手中的那把剑鞘上凝神细看瞬间就发觉了这把剑鞘的神异之处其中竟然蕴含着一种强大的生机

“不错就是不死剑鞘龙神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不死剑鞘的神奇”

亚瑟王笑的更加大声有种扬眉吐气的味道话音刚落忽然就将手中的不死剑鞘高高举起沾了灰尘的脸上突兀的闪现出一种深深的狂热:

“來自主的伟大力量來自精灵女神的祝福不死剑鞘恢复我受到的伤害吧”

高声的吟唱从亚瑟王的嘴里说出旋即在易清惊异的眼神之中原本平平无奇的剑鞘陡然爆发出一种摧残夺目的亮白光芒

在这阵光芒面前立即就让所有人感到一种极致的圣洁与无尽的生机

似乎只是看上一眼就有种沁入心扉浑身舒泰的感觉而此刻这不死剑鞘上焕发出的光芒将亚瑟王整个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顿时就见亚瑟王先前被易清一枪洞穿灼烧的巨大伤口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弥合恢复着眨眼间死肉出去新肉生成而表明沒有丝毫的伤疤留下

白芒逐渐的消散看到浑身所有伤势尽皆消失的亚瑟王易清神态之上猛然一凝

好神奇的剑鞘怪不得敢称为不死剑鞘

看到眼前亚瑟王的情景易清心中立即泛起丝丝的惊涛骇浪

随之而來的是一阵的头疼有这东西存在岂不是说无论自己对亚瑟王造成多大的伤害都是沒用

“不死剑鞘恢复王者之剑的伟力吧”

亚瑟王却并未停止下來身上伤势恢复他口中再次大声吟唱起來将手中被三阳真火灼烧的威能大减的王者之剑贴在了剑鞘之上

立即不死剑鞘再次出现奇异的变化阵阵充满生之力的力量涌入王者之剑里面

片刻之后王者之剑上就再次爆发出一种强大的气势

“吾王无敌”

眼前的这一幕立即就让冲过來的圆桌骑士停下脚步脸上的担忧之色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狂热

下一刻丝毫不管背后的众多黑暗生物不约而同的单膝跪地狂热的向着亚瑟王大吼起來所有人的眼眶之中此刻俨然浮现出两团熊熊的火焰

“该死这亚瑟王手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好东西王者之剑圣杯居然还有这不死剑鞘这东西不是被扔回了精灵之湖中了吗”

图蒙亲王等黑暗生物远远的观望着见到亚瑟王拿出不死剑鞘脸上立即一阵的难看

只是他口中虽然愤怒的咒骂着那原本杀机沸腾的眼睛却再次变得闪烁起來

“龙神就让我们再次战斗吧”

身上的伤势跟王者之剑被不死剑鞘蕴含的神奇力量恢复亚瑟王身上再次爆发出强大的气势目光瞬间盯住面色凝重的易清

“來自光明的力量审判眼前的罪人光明审判”

一句说完亚瑟王立即挥动王者之剑再次施展出了光明审判这一招带着亚瑟王一雪前耻的决心王者之剑上迸射出冲天的光华

一剑向着易清凌厉斩去

“九字真言斩妖金轮”

看到斩來的攻击易清面色立即阴沉眼神之中则是猛然涌现出一种戾气仿佛凶兽咆哮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九字真言字字蕴含大道真意沟通天地神秘莫测易清字字吐出舌绽雷音

顿时一股浩瀚的力量凭空降落下一刻易清面前突兀的出现一道巨大的金轮金轮表面正反两面阴文阳文镂刻着九个繁复的图案

蕴含天地至理正是九字真言的气息

甫一出现立即就呼啸着向着那斩來的光剑扑去金轮之上气息强大带着威严的斩妖神力化作一道金光轰然攻击

在这道斩妖金轮面前亚瑟王的光明审判丝毫沒有抵抗之力直接被金轮斩灭金轮威力不减随着易清心神控制直接斩妖灭神般斩向亚瑟王

“啊......”

亚瑟王反应过來手中王者之剑爆发出神力立即挥动起來格挡

金轮摧枯拉朽斩在王者之剑上生生将亚瑟王连人带剑轰出一丈多远下一刻金轮消散亚瑟王面上怒火汹涌握住王者之剑的双手虎掌齐齐裂开

而王者之剑的剑身俨然有着一个牙印般的崩口

“來自主的伟大力量來自精灵女神的祝福不死剑鞘恢复我受到的伤害吧”

看着不死剑鞘再次焕发光芒易清的脸色猛地就是一黑心中突然就蹿起一种无力感有种骂娘的冲动这哪里还是什么亚瑟王根本就是打不死的小强

“加索尔我们亲爱的易实力强大肯定不需要我们的帮助哈哈我们还是回去吧”

瞬间恢复的亚瑟王立即令得远处观战的图蒙亲王眼皮一阵乱颤下一瞬间忽然就嘿嘿笑出声來环顾身边同样眼神闪烁的巫王等人口中说道

“嗯我们应该回去给易准备庆功宴”

在场的都是活了几百年的黑暗生物老奸巨猾立即就顺着图蒙亲王的话语接了下去望向远处神色黑沉的易清沒有丝毫的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