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23章 杀机暗流

第二十三章 杀机暗流

“好强”

亚瑟王神圣十三剑阵所施展出的浩大光柱突破大道镇世轰然临身

那般感觉便仿佛被整个天地碾压刹那间骨骼断裂五脏移位抵御在胸前的袖里乾坤神通只是坚持了片刻立即混沌打散神通消去

下一刻“蓬”的一声袖口炸裂从手臂处齐根断开化成碎片

这时光柱真正碾压在了易清实实在在的身躯之上沛然的力量仿佛星空中一只巨大的手掌易清便是那只小小的蝼蚁

巨掌按落易清立即被狠狠掼向地下

星辰坠落一般整个地面猛然就震颤了一下狂乱的烟尘四起一个硕大的坑洞旋即赫然印入视线之内

这一击可远远比当初易清用青州鼎偷袭孔雀大妖那厮要厉害的多最重要的是易清沒有妖族那种强悍的身躯

“哼可怜的异教徒”

神圣十三剑阵之下集结了十二位圆桌骑士体内所有的力量爆发出至强的一击此刻亚瑟王脸上也浮现出一抹苍白之色却有着明显的冷意

虽然口中说着可怜眼神之中却是十足的杀意

提着王者之剑快步來到易清坠落的大坑前目光森冷的望向大坑之内毫不怀疑下一刻亚瑟王便会将王者之剑插入易清的胸膛之中

只是当看清大坑内的景象时亚瑟王的脸色却猛然变得不好看起來

“该死人呢”

激起的烟尘逐渐的再次落回地面亚瑟王视线之中立即就变得清晰起來深深的大坑底部呈现出一个极大的人形凹印

带着地下湿气的泥土中有着分明的一块块殷红泥腥味中立即就多出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只是最应该受重伤出现在这里的易清不见了

全然沒有易清的身影

“吾王这该死的异教徒会不会在神圣十三剑阵之下灰飞烟灭了”

兰斯洛特、高文等圆桌骑士随着亚瑟王身后体内的力量刚才一击被全部抽走此时一个个脸上尽是憔悴之色

望向全无一人的大坑底部兰斯洛特眼中也浮现出丝丝的疑惑忍不住轻声问道

“这个异教徒被称为龙神即使十三神圣剑阵再如何强大也绝对做不到一招斩灭这个人”

亚瑟王此刻的脸色绝对的不好看阴沉铁青眼中充满了一种怒火

“神奇的东方有着我们无法人知的法术被他逃走了”

说到这里亚瑟王的眼中忽然就不可抑制的蹿起一种深深的凝重与忌惮易清的强大如果不是有着不死剑鞘的存在自己会死亡

而如果沒有十三神圣剑阵自己绝对战胜的可能

“他肯定受了重伤调动所有的力量一定要在他伤势恢复之前找到他然后杀死他”

“现在你们就去做这件事调动一切的光明力量”

一句说完亚瑟王猛然又加了一句原本威严的神色之中此刻一片的冷峻

“是吾王”

感受到亚瑟王凝重无比的语气兰斯洛特等人立即就想起了刚才的战斗中那个东方人所展现的魔神一样的强大力量

想起自己战无不胜的王被一次次轻易的击败

这蹿起的记忆猛然就让所有的圆桌骑士身子忍不住恐惧的一阵哆嗦要是这个魔鬼恢复了伤势回來报复有谁能够抵挡的住

月上中天整个伦敦市区陷入一片宁静当中

深邃的黑暗让人类有种回到母胎之中的感觉安谧、宁静而平和

只是谁也不知道在这黑夜之下一场影响整个欧洲大陆的激战已经悄然落下帷幕而无尽的杀意顷刻间覆盖了整个英国

只为找出那个令人畏惧的东方人

与此同时百里之外一个浑身是血的年轻人正狼狈的在黑暗的掩护下向远处遁去

头顶的月光不经意间落在这个年轻人的脸上印照出一张年轻的东方面孔剑眉星目只是此刻满脸的血污而剑眉紧拧显现出正在承受着一种巨大的痛楚

脚下每步踏出似乎有种神异的力量瞬间就在一丈外的地方出现

“这次真的是大意了好个神圣十三剑阵”

此人不是易清还有何人沒想到亚瑟王居然还有合击之术这种强大底牌被亚瑟王一击得逞易清立即就被打落凡尘

被狠狠掼入地下又非妖族那种天生强悍的身躯易清顿时重伤

好在易清心性坚韧心知亚瑟王必定不会放过自己硬撑着施展出缩地成寸的神通在黑夜的掩护下悄然无息的逃开

若是同为修士易清自然逃脱不掉只要对方一个神念搜索就能够锁定易清逃走的位置好在亚瑟王并不会这种属于东方修士的神念手段

“现在的身体就像那被针扎破的气球里面更是一团糟”

遁走之间牵动伤势立即就让易清忍不住一阵的倒吸冷气可以说易清下山以來还沒有受过这般重的伤势沒想到此次前來西方居然吃了大亏

而对于此时所受的伤势易清心中更加蹿起一种急切

“必须要找个地方养伤只是大使馆肯定不能回去了亚瑟王一定会搜查我的踪迹”

脸上痛楚万分易清眼中却出奇的冷静闪过道道睿光心中念头电转瞬间就把握住了此刻的情景冥冥之中能够感受到杀机正一**的侵袭而來

“这种伤势催动法力也成不了多久”

眉头紧皱黑暗之中易清的眸中绽放出凛凛寒光似乎受伤的孤狼坚毅而冷肃......

对于像慕小蓓这样的普通人而言一切的激战与血腥似乎只在电影中出现

四周已经一片沉寂慕小蓓静静的躺在**尽管白天很忙此刻被无尽的黑暗包裹慕小蓓却出奇的沒有丝毫睡意

大大的眼睛盯着头顶上天花板却是全无聚焦脑海中不时的闪过一道人影

那是一道年轻的身影身形颀长面容淡雅身上总是流露出一种自然安宁的味道

“不知道他现在会是在干什么”

慕小蓓大大的眼睛忽然的一眨终于有了聚焦与神采黑暗中悄然闪过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脑海中的身影蓦然清晰了起來

那个夜晚恐怖的吸血鬼绝望的女孩和那道天神下凡一样的身影......

少女二十多年平静的心湖似乎突然有一天就被人掷入了一颗小石子此刻泛起层层的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