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3章 九鼎消息

第三章 九鼎消息

一顿饭,在易清感觉中,吃的着实有些怪异,

虽然学着洛辰埋头啃饭,但萦绕在三女之间那种古怪的无形气氛,蓦然就让易清有些心虚起來,

心虚,

思來想去,易清对于自己此刻的心情,也只能用这个词來形容,

当即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一意学着洛辰扒饭,

任由易清修为再好,在这种环境当中,也只能苦笑着选择将头埋下,故意装作看不见一般默默盯着自己碗里这一亩三分地,

而这种难熬的时间,顿时就让易清觉得过的是如此缓慢,

“我去洗碗,你们聊吧。”

许久过后,眼角偷偷瞥见慕小蓓终于放下碗筷,易清蓦然觉得心中是松了一口气,赶紧起身帮着慕小蓓收拾碗筷,旋即才重新坐下,

“易大哥变得还真勤快哩。”

不料刚一坐下,小狐狸立即就嘟着嘴紧紧盯向易清,一双明眸睁得大大的,有种显而易见的气恼情绪,

听出小狐狸语气中的吃味,易清目光却下意识的投向不远处正在清理碗筷的慕小蓓身上,

此时慕小蓓虽然背对着众人,易清眼尖,分明看到了那白玉般的小耳,微微耸起,

“不准再闹了。”

无奈的瞪了小狐狸一眼,小狐狸却毫不示弱,立即狠狠的瞪了回來,嘴腮子胀鼓鼓的,做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

“既然你们來了,也是时候跟那些老朋友见见面了。”

拿小狐狸沒有办法,易清只好视而不见,目光落在洛辰身上,语气有些低沉,

说起“老朋友”三个字,嘴角之上,缓缓的有着一抹冷笑勾勒而出,带起一股深深的煞气,

“你是老大,一切听你的,不过对于传说中实力仅次于教皇的亚瑟王,我也老早想见识见识了。”

感受到易清眼中流转的凌厉,洛辰闻言也是点头答道,一阵轻笑,话语中却陡然流露出一种深深的战意,

除了不去跟易清这个怪胎相提并论,在整个华夏真修界,洛辰绝对算得上年青俊彦,

此时对于让易清都有些狼狈的亚瑟王,立即就生起了较量的心思,

而说到正事,小狐狸跟洛真两人,在易清的感知中终于是恢复了正常,两张娇艳的俏脸上,隐隐也是浮现出丝丝的严肃,

“亚瑟王的账,当然要算,不过现在还有一件事需要做。”

平生吃的最大的亏就是在亚瑟王的手下,以易清的性格,自然要狠狠的报复回來,不过这十余日的静心养伤修炼,易清却是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极为的熟悉,

突然清晰起來的感应,更有着一种似曾经历过的呼唤,

“嗯。”

闻言洛辰显得微微一愣,略显疑惑的目光立即就望向面前的易清,

“九鼎。”

轻轻吐出两个字,却让洛辰的眼眸中瞬间爆起一道璀璨的精芒,

“禹王九鼎,。”

同样是一字一顿,洛辰的眼中蓦然变得激动一片,眉目之间,则陡然升腾起一种凌厉,

对于禹王九鼎,洛辰自然也知之甚详,正是因为了解,此刻骤然听到有九鼎的消息,心中立即一片激荡,随即瞬间生出一种不顾一切抢夺的心思,

禹王九鼎,神州重器,

若是作为法器,根本无法被华夏修士役使,

但是任何华夏修士,只要一听到九州之外的九鼎消息,立即就会不惜代价的出手抢夺,

不为自己,只为神州,

九鼎回归,国运鼎盛,而天地灵气,也不再会流失,修行之事将比现今轻易上许多,

对于洛辰顷刻间的失态易清并不觉得意外,事实上在初次感应到九鼎的气息之时,易清亦是同样的激动,

若非谨慎起见,易清早已循着这股呼唤找寻过去,

目前已知的华夏九州鼎已经有了五只,

中央大鼎豫州鼎,冀州鼎,扬州鼎,以及被易清用來永镇雪域的青州鼎,

还有一只徐州鼎,开国之前被乱党带到了台湾,因此一直到如今台湾仍旧保存着一丝气运,久治不下,

如今感应到的九鼎气息,是第六只,

“哼,我华夏神器,英国窃据如此之久,也是到了归还的时候了。”

一想起还有四只九州鼎因为当年战乱被西方列强抢夺杳无踪迹,易清的脸色立即就变的一阵冷肃,

如今有了九鼎的消息,无论如何都要夺回來,

“现在就走。”

九州鼎的存在,不仅是对于神州万民,对于神州上所有生灵都有着益处,

此刻听到易清提及九鼎,小狐狸的脸上也是一片的熊熊战意,鼓着腮帮子一阵叫嚣着,

“呵呵,今晚倒是好月色。”

易清并未答话,却是在瞬间长身而起,脸上清冷一片,虽然沒有丝毫气势流露出來,那种无形中的煞气,却是令得身边的三人齐齐一震,

“要走了吗。”

慕小蓓一直竖着耳尖关注着易清等人的一举一动,此时听到易清所言立即就将目光望了过來,轻声问道,

“你知道我的身份不一般,有些地方,需要我。”

望着眼前这个细心照顾了自己十余日的女孩,易清眼中的煞气立即潮水一般的退去,继而翻涌起一片的柔和,

目光静静与慕小蓓相对,轻声解释道,

“嗯,自己小心点,不要再受伤了。”

慕小蓓的脸上升起一丝微笑,却似乎被乌云遮住的阳光一般,璀璨不再,显得有些勉强,眸中深处掩藏着一抹深深的失落,并未让易清觉察,

“放心,一会就回來。”

似乎极不适应此时面对慕小蓓的氛围,易清只好柔声笑着继续说道,

一句说完,率先向着门外走去,

身后的洛辰三人见状立即纷纷跟上,

“嘻嘻,我陪小道士去打坏人了哦。”

小狐狸走在最后头,临出门前忽然回头向着慕小蓓嘻嘻一笑,吐出那柔软小舌,眼睛扑闪扑闪的,带着一种得意,

对于小狐狸明显的炫耀,慕小蓓顿时觉得一阵气苦,

咬着银牙,狠狠瞪了洋洋得意的小狐狸一眼,

旋即目光投向屋外黑暗之中,那里易清的身影,已经变得模糊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