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7章 再临血族(下)

第七章 再临血族(下)

轰轰轰......

虚空中发出沉闷的爆鸣声.似乎承受不住兖州鼎此刻爆发出來的伟力.

在先前的三阳真火当中.这尊四翼天使感受到了古老天庭那属于仙的气息.立即就对易清产生了浓烈的杀机.

只是心中的杀机还未爆发.易清那犹如雷霆的狂暴攻击.已经來到了跟前.

顿时这尊四翼天使就觉得仿佛是一座神山在向着自己撞來.又似乎择人而噬的地狱凶兽.散发出恐怖危险的气息.

刹那间.四翼天使的脸色猛然就是一变.想也不想.身上全部的光明圣力涌现出來.加持在背后的两对羽翼之上.就想闪过撞來的兖州鼎.

只是刚有动作.一股磅礴的镇压之力.猛然就从对面覆盖过來.顿时整个虚空当中.仿佛凝固成了一个整体一般.

只觉得有股无形的浩大伟力.笼罩在自己身上.令得自己不能动弹半分.

这虚空中突然的变化.猛然就令得这尊四翼天使脸上一片的死灰之色.浓浓的死亡威胁.攫住这尊四翼天使的心.

双目之中.瞬间被一抹绝望占据.

“不......”

兖州鼎瞬间即至.这尊从传说中的天堂降临的四翼天使.只來得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下一刻整个高大的身躯.直接在兖州鼎的碾压之下.被撞成了虚无.

轰.

爆发出神异伟力的兖州鼎直接蛮横的将一个四翼天使轰成了渣渣.而后去势不减.悍然轰在了被那两个苦修士倾尽全力施展出來的光门之上.

顿时虚空中再次响起轰鸣.

这能够沟通天堂的光门如何神异不得而知.但在九州神器兖州鼎的撞击之下.却毫无抵抗之力.

兖州鼎只是稍微的一顿.就直接碾碎光门.一穿而过.

“主啊.难道您抛弃了您最忠诚的信徒了吗..”

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等到三个爱尔兰苦修士反应过來.降临的四翼天使被轰成虚无.传唤光门被轰碎.

眼前的情景似乎是一场噩梦.

除了仍旧与小狐狸缠斗的马丁.其余的两个苦修士为了召唤出这尊四翼天使.体内的圣力早已经消耗一空.

甚至在易清看來.这两人已经除了一身圣力之外.还献祭了额外的东西.才召唤下了真正的一尊四翼天使.

苦修士.是一群让人尊敬的群体.可惜......

想到这里.易清眼中的暖色敛沒.冷意再次覆盖住眼眸.这三人的战力.放在龙组中都是顶尖的存在.既然为敌.以易清的心性.却不会放过使得今后有了掣肘.

“要怪.就怪你们起了私心.窃据我华夏神器.”

指尖三阳真火轻轻跃动.望着眼前面若死灰的两人.易清眸中一狠.下一刻屈指一弹.无物不焚的三阳真火顿时便落在了两人身上.

“啊......”

洛真女孩心性.见到眼前这一幕.立即难受的发出一声轻呼.别过头去.即使是洛辰.此刻眼中也闪现出一丝不忍的神色.

只是洛辰也明白易清的考虑.虽然心中不忍.却硬忍着沒有说什么.

“该死的异教徒.你们会下地狱的.”

霸道的三阳真火.瞬间将两位苦修士燃成了灰烬.

灵觉之下.这两人的神魂一碰到三阳真火.立即就消融崩溃.是真正的消亡.沒有了來世.

马丁在小狐狸的天狐金焰之下正左支右绌.此刻见到相伴多年的两个同伴就这样惨死.脸上瞬间一片的惨白.

继而立即就涌起熊熊的怒火.带上了一种疯狂.

“哼.长毛鬼.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小狐狸役使着天赋神通天狐金焰.将马丁整个人围拢在了最中间.只是马丁身上升腾起阵阵圣光.一时之间天狐金焰并不能真正的对其造成伤害.

“不要玩了.速战速决吧.”

易清收起兖州鼎.与洛辰两人站在一起.望着在小狐狸手中尽情幻化几乎都要玩出花來的天狐金焰.无奈的轻笑一声.赶紧催促道.

“长毛鬼.我要认真了哦.”

闻言小狐狸脸上的嬉笑顿时缓缓收敛下去.一张小小的俏脸上浮现出一抹郑重.下一刻.小狐狸俏生生的身影后面.突兀的呈现出一条巨大的狐尾虚影.

“天狐金光.画地为牢.”

狐尾的虚影摇曳之间.蓦然尾尖向着马丁虚点.

顿时一抹肉眼可见的金光从这巨大的狐尾虚影中蹿出.瞬间就掠到了马丁身前.仿佛有灵性一般.金光并未触碰到马丁.而是在马丁的脚下蹿了一圈.

远远望去.似乎一直金光大笔.围着马丁身子四周划了一圈.

下一刻.忽然就有着丝丝柔和的金光从地面上蹿起.将马丁整个人都圈了起來.

狐族天赋神通.画地为牢.

“怎么会这样.邪恶的巫术.”

马丁躲闪天狐金焰的身形猛地一滞.口中下意识的惊慌出声.只是话音刚出口.天狐金焰已经落在了马丁身上.熊熊燃烧起來.

眨眼间.地面之上便剩下了一抔焦臭的灰烬.

“我们走吧.今晚可还有事要做......”

耳中隐隐传來外界喧嚣的声音.易清双眉微皱.再次环顾着这伦敦塔所谓禁地的圣约翰小教堂.冷冷一笑.旋即开口说道.

“哦......”

小狐狸玉手捏着自己的小巧琼鼻.极不喜欢这种尸体焚烧的焦臭味.听到易清吩咐立即乖巧的应了一声.随在易清身后向外掠去.

四道身影冲出伦敦塔.再次化作魅影.在愈加深沉的夜色中快速穿梭......

黑暗中的基努古堡.因为夜色的渲染.再次充斥着一种诡秘、阴暗的气息.

浓郁的夜色当中.不时传出翅膀扑腾的轻响.伴着尖锐响起的蝙蝠音.一只只瘦小的蝙蝠满眼焦急的冲出古堡.或是一脸满足的悄然返回.

距离上次围攻亚瑟王的格拉斯顿堡已经过去了十余天的时间.此刻基努古堡的黑暗血族们.已然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此刻基努古堡最中心位置.加索尔亲王优雅的接过侍从递上來的新鲜处女血液.

就像人类品味醇香的红酒一般.加索尔亲王那略显挺翘的鼻子触碰着玻璃酒杯.脸上不觉就浮现出一抹陶醉与痴迷.

“摩尔根.这世上再也沒有比处女的血液更美好的东西了.”

“是的.尊敬的亲王.可是现在的处女却越來越少了......”

摩尔根脸上天生带着一种阴翳.虽然是在笑.脸上却丝毫沒有明显的变化.其他人看过去.永远会觉得这家伙只是嘴角轻轻扯动了几下而已.

“亲王.我们真的不需要担心亚瑟王的报复吗.”

zs家族有着一位亲王.两位大公.除了摩尔根.拉索大公此刻已然在场.端着平常自己最热爱的新鲜处女血液.拉索却莫名的沒有一丝的ang.

苍白的面容之上.浮现出一抹深深的忧色.

“图蒙亲王带着血狼王、巫王等其他家族的精锐已经返回黑暗协会了.如果这时候亚瑟王带人前來报复.就凭我们zs家族肯定抵挡不住.”

“哈哈.懦弱的拉索.现在都已经过了十多天了.那亚瑟王要报复我们的话.早就开始动手了.”

摩尔根一口将杯中的血液饮尽.嘴角立即就淌下丝丝的血迹.满是轻视的望着拉索.哈哈大笑的开口说道.

“嘿.亲爱的拉索.我喜欢你一直的谨慎性格.只是你要知道.亚瑟王现在的全部精力正在我们那可怜的东方小伙子易身上呢.更何况.我们基努古堡的魔法.那些家伙可是几百年都沒有发现过.”

加索尔亲王对于拉索大公的担忧也是满心的不以为然.

只是身为家族的一家之主.加索尔却不会像摩尔根一样说些打击拉索的话.轻轻抿了一口杯中血液.然后淡淡的安慰拉索说道.

拉索脸上的担忧之色却并沒有因为加索尔两人的安慰有所减缓.突然下意识的接话道.

“那如果易找上门呢.”

轻轻的一句话.却令得加索尔亲王跟摩尔陡然就沉下声去.原本轻松的气氛.诡异的就罩上了一种压抑.

想起那道力压亚瑟王的强大身影.即使是加索尔亲王.心中仍是不由的一阵轻颤.最主要的是.他可不会忘记当时自己等人的临阵脱逃.

“哈.哈哈.易可是我们的好朋友.如果他來了我们当然要展现出zs家族的热情.”

加索尔亲王紧皱着眉头.一张脸莫名的苦了下來.口中却是夸张的大笑道.

“是吗.我亲爱的加索尔亲王.这些日子我可是很想念你啊.”

只是加索尔亲王笑声刚落.耳边陡然就响起一道清朗的轻笑声.似远似近.在整个寂静的基努古堡上空朗朗响起.

“他怎么真來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加索尔手中猛然的一抖.手中的玻璃酒杯.顿时就向着地上落去.

一张脸上.已经彻底的苦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