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天

第9章 君临协会

第九章 君临协会

轰!

在阴冷的气势当中,猛然掀起一股截然不同的沛然大势。

博大,厚重,威严!

恍若网中忽然钻进了上古鲲鹏,在平静的海面掀起滔天大浪。断海为沟,冲破束缚,直上云天。

一只巨大的三足青铜古鼎,凭空出现。鼎身之上,焕发出蒙蒙光泽,似乎混沌色彩。斩破鸿蒙,轰然就向着落下的尸手碾压过去。

轰轰轰......

一个是九州神器,一个是血族圣器,瞬间接触。

整个虚空都诡异的一寂,旋即剧烈的动荡起來。就仿佛平静的湖面陡然被砸下了一块巨石,顷刻间暴动起來。

半空的那片血云立即沸腾一般,发出魔鬼一样的厉啸声。下一刻,在狂暴的轰鸣声中,却轰然碎裂成若干块,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整个狂暴的虚空当中,血光湛湛,却遮掩不住那异常强盛的蒙蒙青光。虽然并不强烈,却充斥着一种亘古的意境。

似乎立在鸿蒙未辟的混沌当中,镇压虚空,定鼎一切。

砰!

在所有人惊愕震撼的眼神当中,下一瞬间一声沉闷的钝响陡然传出。

隐隐之间,仿佛更夹杂着极为凄厉的一声哀嚎。

旋即众人就见头顶处的无尽血光,仿佛潮水一般,眨眼间就向着半空中的血色尸手回涌而去。而传说中蕴含着巨大威能的尸手,正哀鸣着向后退去。

就仿佛两雄争斗,一击过后兖州鼎雄踞中州,而尸手退隐荒疆。

“啊......”

正震撼于尸手的不敌,这时场中一声凄厉哀嚎瞬间将众多血族成员的目光拉回。

兖州鼎挡住加索尔施展出的血族圣器尸手,小狐狸的天狐金焰毫无阻拦的落在了被困住的摩尔根身上。妖狐一族的本命火焰,立即在摩尔根身上熊熊燃烧起來。

凄厉的哀嚎惨叫当中,摩尔根整个黑暗身躯却仿佛冰雪消融一般,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焚毁。

“易!”

将尸手重新收回体内,加索尔的脸色已经无比的难看起來。

整只左手,都在剧烈的颤抖哆嗦。而面庞之上,更有着罕见的一丝煞白。

望着眨眼间被那恐怖金焰燃成虚无的摩尔根,加索尔顾不得心痛愤怒。目光重新落在面前这个年轻的东方人身上,说不出的慎重。

此时加索尔的心中,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來自始祖的左手,蕴含着无穷的力量,居然在一直青铜鼎面前失败了!

加索尔的面色十分的不好看,此时再想起先前易清所言,顿时就有种悚然惊起的感觉。

要么臣服,要么灭族!

从沒有比这一刻,加索尔觉得眼前的这个來自东方的男子有能力做到。

“想好了吗?”

收回兖州鼎,易清面上表情沒有丝毫的变化。目光淡淡的落在加索尔身上,身上的气势反而敛沒了下去。

“我还有选择吗?”

对于气势消失的易清,加索尔却知道这就像是那暴风雨前的安静一样。当即苦笑的出声说道,身上强大的气势随即散去。

“亲王大人,您要毁了tzimisce家族的辉煌吗?”

加索尔的投降,顿时就在躁动的tzimisce家族成员中掀起了风浪。下一刻立即就有着一个伯爵带头站了出來,厉声尖叫道。

“是吗,克拉克?”

加索尔望着站出來的伯爵,嘴角忽然露出一抹狞笑。眼中腥芒一闪,下一瞬间整个身子陡然化作一道魅影,向着克拉克蹿去。

“啊......”

细长的獠牙,毫不留情的刺进克拉克的脖颈中。随着加索尔喉间鼓动,克拉克整个身躯,诡异的干瘪了下去。

“现在,还有人反对吗?”

吸干了克拉克的原血,加索尔的气势一下子恢复了起來。随手将克拉克干瘪的尸体甩到一边,嘴角残留着血渍,却一脸狞笑的向着四周家族成员望去。

语气冷酷而森厉,带着家主不容挑衅的权威。

“加索尔,你会为你这个决定而感到庆幸的。”

见到加索尔用狠辣震慑住了家族成员,易清也是满意的一笑。伸手轻拍着加索尔的肩膀,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黑暗协会的总部在哪里吗?”

口中淡淡的问出声來,易清的眼中却骤然变得冰冷一片。两道厉芒激射而出,融入寂静的夜色当中。

“啊?易......”

感受到易清神色的变化,刚刚有些淡定下來的加索尔脸上立即一惊。心中突然蹿起一个大胆的猜测,震惊的轻呼出声來。

“我可是一直惦记着图蒙亲王呢。”

说到图蒙亲王,易清脸上终于浮现出一股冷漠的杀机。

易清可不会忘记,正是图蒙亲王率众临阵脱逃,使得十二圆桌骑士沒有了牵制才致使亚瑟王能够施展出重创自己的十三神圣剑阵。

“好吧,易,我带你去......”

觉察到易清对于图蒙亲王那浓浓的杀机,加索尔震惊过后,眼眸深处突然就掠起一抹深深的欣喜。

眼眶中眸光不断转动,阴冷中不觉就带上了一种隐晦的期待......

伦敦的夜晚,始终是繁华中带着古老的沉寂。

此刻已然是一整天过后,第二个夜晚。

“就是在这里吗,加索尔?”

月色之下,有着四五道身影,从浓郁的黑暗中呈现而出。

望着面前荒凉死寂被一层浓雾笼罩住的大片区域,易清眼中精芒一闪,沉声问出声來。

“是的,亲爱的易。这里就是我们黑暗协会的总部,图蒙亲王就在里面。”

加索尔亲王一身宽大黑袍,带有紫金纹路的硕大蝠翼从黑袍中延伸出來。此刻听到易清的询问,略显凹陷的眼眶中幽芒顿时隐晦的一阵闪烁。

面庞之上却立即向着易清浮现出一丝谦卑的笑容,说着不待易清吩咐,口中已经晦涩的开始吟唱。

随着加索尔的动作,那弥漫视线的浓雾忽然就诡异的消散开來。夜色下的空间出现细微的波荡,似乎一个镜像破裂,立即就显现出了真实的场景。

是一座巨大的中世纪风格庄园。

比之tzimisce家族的基努古堡要宏大上数倍。庄园当中,一座座尖顶的古堡寂静耸立,黢黑的岩块构成墙壁,泛出阴冷诡秘的气息。

随着易清等人的进入,阵阵喧嚣终于传进众人的耳中。

“易,现在我们怎么办?”

感受到黑暗中一道道熟悉而强大的气息,加索尔亲王脸色一阵的严肃。这些气息的主人,都是黑暗协会中的巨擘。

是实力丝毫不在自己之下的强大存在。

打量着身前的易清,加索尔眼珠当中突然就显露出担忧的神色。他承认易是一个强大的人类,就连亚瑟王都不是易的对手。

可是,即使是亚瑟王,也不敢只身闯进黑暗协会的总部!

“哦,该死的易,你可不要连累我。”

加索尔的心中顿时就缠上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可是如今tzimisce家族都臣服了易,上了易这艘贼船。尽管心中十分的不情愿,加索尔却不敢有丝毫的表现出來。

“呵呵,当然是去跟我们的图蒙亲王好好叙叙旧。”

灵觉感应到那一道道强大的黑暗气息,易清心中也是蓦地升起一股谨慎。脸上却是骤然冷寂了下來,提到图蒙亲王,嘴角立即勾起了一抹冰寒的冷笑。

“走吧。”

轻笑一声,循着灵觉搜寻到的那道气息,易清脚下一跨。

整个身形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下一刻出现,已然站在了数丈开外。

五个人都是实力强大,刻意的收敛声响,因此并沒有任何黑暗生物能够发现五人的踪迹。

不过片刻时间,在易清的带领之下,五人已经无声的站在了整个庄园中最高耸的一座古堡之外。

“易,我们要偷偷的潜进去吗?”

望着这座扩散出密密麻麻强大气息的古堡,加索尔顿时悄悄的吞咽了一小口口水。这里面的任何一个人,都是可以比拟自己的强大存在。

加索尔的眼前忽然就浮现出一个场景。

那就是自己随着易一进去,就被暴怒的昔日好友熟人撕成碎片,吸干原血,彻底死亡。

“不用了,既然來了,自然要事先跟主人打声招呼。”

淡淡瞥见加索尔那一脸做贼心虚的表情,易清不可置否的轻笑一声,懒得去理会。旋即面色陡然就沉寂了下來,浮现出一抹深深的冷肃。

轰隆!

伸手向着天际一招,随即在加索尔惊骇的眼神当中,整个天际都变得银光闪闪,雷声大作。

下一瞬间,一道水桶粗的青色雷龙,陡然冲破云层,张牙舞爪的从九天之上俯冲下來,。电光闪闪,散发着恐怖的毁灭之威。

雷龙瞬间落下,随着易清虚指一点,尽数沒入眼前这座古堡当中。

刹那间,天摇地动。无数的青色雷霆环绕,哔哔啵啵作响,电弧四下乱窜。落在一旁的建筑物上,激起沉闷的声响。

不过呼吸的时间,历史悠久的古堡,就在易清的一道九天普化真雷中变成了彻底的废墟。

“是谁?!”

青烟尘屑当中,数道身影冲天而起,瞬间掠上天际。

于此同时,一声气急败坏的凄厉怒吼,在寂静的夜里遥遥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