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影传奇

第2章 选拔开始

第二章 选拔开始

看了下定时炸弹上的时间,还有10分钟,来得及。

韩尘转身在房中翻了起来,寻找拆弹需要用的工具。如果这个炸弹真的是宋亚宁给他安排的,那么肯定也会给他拆弹工具的,不然怎么解决这个炸弹。

终于,韩尘在床底下找到了拆弹专属工具箱。

韩尘提着箱子急忙跑到了炸弹前。

这个定时炸弹做工有些简单,只要剪断一根线就可以了,也可以稍微移动,只要动作不要太大就不会引爆。

这个定时炸弹呈盒子状,韩尘将其向窗台外侧微微移动,漏出了炸弹的一半。

蹲下从下往上看,炸弹的下方是空的,有两根线,一根红色,一根蓝色。

只要剪断正确的那根,炸弹就能够停止。一般来说,应该剪蓝色的会没事。

韩尘犹豫了一下,盯着两个线,伸出手摸向了红线。

食指和大拇指在红线后面搓了搓,一根金色的细线出现在了韩尘的视线中。

果然,还有一根隐藏的线,韩尘从工具箱中拿出了拆弹钳,小心翼翼的将拆弹钳夹住了那根金色的细线,猛的用力,细线断成了两半。

时间停止,韩尘盯着计时表一分钟左右,时间已经停止倒计时,看来,他成功。

韩尘笑了笑,站了起来,身后却传开了敲门声。

韩尘一惊,转头望去,发现并没有人,而敞着的门口处多了一个盒子,和鞋盒子差不多大。

韩尘走过去蹲了下来,也不敢乱动,万一里面再装着一个炸弹呢?

不过,应该不太可能。盒子一旁还放着一张纸条。

韩尘拿起了纸条,阅读起来。

“盒子里有一千块钱以及一把手枪和两个弹夹,你现在再公安局里的身份已经是通缉犯,请你运用你手中的东西六天之内到达上海。否则第一轮选拔则失败淘汰!”

韩尘愣了愣,这个纸条应该是宋亚宁给自己留下的。

“草!这特么的不是要我命吗?”韩尘骂道,直接打开了箱子,箱子中果然放着手枪,弹夹和十张红色毛爷爷。

韩尘将这些东西揣在了身上,在屋中找火柴烧掉了那张纸条,顺便在从窗户来处看了一下楼下。

不看还好,一看吓了韩尘一大跳,楼下大约停了四五辆警车,十几个警察已经拿着枪冲进了宾馆。

“日,这是选拔还是要人命?”韩尘咧嘴的骂道,可惜宋亚宁听不见。

韩尘的房间在二楼,这个宾馆的二楼也不高。如果跳下去的话,应该没什么大碍。

楼下大约还有四五个警察,自己跳下去的话,估算了一下,韩尘应该能够抢到一辆警车逃跑。

从宾馆正面走下去肯定是不可能的,只有跳下去了。

韩尘咬了咬牙,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就应该开始行动了。

韩尘打开了窗户,直接跳了下去。下面的几个警察还在盯着宾馆里面,根本没注意从楼上跳下来的韩尘。

韩尘从楼上跳了下来,顿时便引来了其他几个警察的注意。

韩尘刚落地,便朝着离他最近的一辆警车跑去。

“站住!别跑!”那几个警察顿时便朝着韩尘围了过来,并未掏枪。

韩尘看着正前方跑过来的那个警察,猛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一拳见血,直接将那个警察的鼻子给打破了,那警察捂着鼻子退后,有些鲜血顺着他的指间滴在了地上。

正前方的拦路者被解决了,韩尘直接跑进了一辆警车中。

不出意料,车钥匙还在车上,韩尘打着火,开着车倒退,几个警察追着车跑,指着韩尘喊着别跑。

“傻子才不跑呢!”韩尘快速掉头,加速开着警车驶离了这个地方。

在西安这个陌生的地方,他一点不认路,只能开车乱窜,最终在一处人比较少的地方将车停下,弃车而逃。

韩尘走进了一个酒吧内,酒吧里很是热闹,喧哗,韩尘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要了一杯威士忌来压压惊。

“嗨!帅哥,自己在这里不寂寞吗?”一个打扮艳丽,穿着暴露的女子走了过来,手中还端着一杯鸡尾酒。

韩尘本身长得也还不错,二且自己一个人,顿时便被一些“女猎手”黑盯上了。

韩尘笑了笑,没说话,只是晃了晃酒杯。

“需不需要我来陪你呢?”那个女子娇媚道,坐在了韩尘的大腿上。

韩尘也没有推开她,嘴角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

那个女子将酒杯放下,双手环住了那个韩尘脖子,含情脉脉的看着韩尘,声音略带诱惑性的说道:“帅哥,你一个人,不如陪我一晚上如何?”

“不如何。”韩尘开口说话了,直接拒绝。

那个女子愣了愣,没反应过来,自己长得也算不错,按理来说啊可能遭到拒绝的啊!可是韩尘这家伙却直接拒绝了自己,难道说他…不行?

那个女子敛起笑容,语气冰冷的说道:“窝囊废。”

韩尘眼神一冷,杯中剩下的酒直接泼在了她的脸上,冷声道:“**。”

那个女子顿时懵了,根本没想到韩尘竟然会拿酒泼自己。

“滚开。”韩尘将那个女子一把推开,站起身来离开了这个位置,重新找了角落中的座位坐了下来。

那个女子还坐在地上,头发湿了,脸上还都是威士忌,眼神有些发呆,似乎还没从韩尘刚刚对它的厌恶举动反应过来。

刚刚角落里发生的事,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酒吧里的一切,依旧正常。

韩尘又要了一杯酒,一边品尝,一边思考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没有身份证,根本没办法坐客车,火车,飞机。而且估计客车站,火车站以及机场都会有警察,甚至连高速公路都会设置警戒点。

自己想要安然离开西安前往上海,根本不容易啊。

韩尘突然愣了一下,上海?不对啊,南京军区不是在南京吗?自己为什么要去上海?

韩尘皱了皱眉,他感觉自己似乎像是陷入了一个局,一场游戏,一切似乎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想要退出,但根本不可能,只有继续下去,走到最后。

PT小偷,建站容易!

PT小偷,建站容易!

PT小偷

PT小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