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影传奇

第30章 他的儿子

第三十章 他的儿子(补更2)

两个男子闪身给韩尘让开了道路,韩尘跟在韩丽彩三人的身后走进了别墅里。

“哎,刚才那个家伙应该也是小姐的追求者之一吧。”刚刚一个拦住韩尘的男子对另一个男子说道。

“看样子是,没想到竟然还能跟着夫人来这里,看样子家境应该也不错。”另一个男子沉吟道。

“嗯,只是小姐最讨厌这样的人了,这家伙肯定没戏,来吃法还穿个特警的衣服,没个数。”

“是啊。”

韩尘并不知道这两个男子是怎么议论自己的,要是听到这番对话的话,韩尘估计会转身去揍他们一顿,就是不知道他们身手如何,能给任婷的爷爷看别墅,想必肯定得练过,身手也不会差的,至于有没有特种兵那种程度,那就说不好了。

别墅里并没有如韩尘想象中的那么奢华,但是也不能说不奢华....清一色的红木家具,高端大气上档次。

沙发上坐着一个男生还有一个女子,两人正在交谈,沙发旁边还站着两个穿着保姆服饰的女子。

“阿姨好,婷儿好,晓宇你也来了?”那个男生立刻起身,笑着向韩丽彩三人打招呼。

韩丽彩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应,而任婷则是将头转过去不看他,弄得那个男生有些尴尬,胡晓宇的反应还好点,和韩丽彩一样,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嫂子,你回来了。‘那个女子起身笑道,伸手将韩丽彩脱下的外套家住,递给了身后的保姆。

“嗯,饭做好了?”韩丽彩问道。

“嗯,已经吩咐厨师去做了。”

“嗯,那就行,我先上去找下爸。”

“嗯,爸在厨房呢。”

韩丽彩向楼上走去,韩尘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在考虑自己是不是要跟上去。

“这位是?”那个男生的视线转移到了韩尘的身上,眼中闪过一丝嫌弃,道。

“我朋友。”任婷淡漠的回答道。

“哦,朋友啊,来来,做,喝茶。”那个男生邀请道,一副主人的样子。

“别把这里真当自己家了,不害臊啊?”任婷冷声道,对这个男生很是厌恶的样子。

韩尘看了看任婷,又看了看那个男生,似乎猜到了什么。估计这个男生是任婷的一个追求者吧,家庭估计也不错,应该也是个富豪,与任家的关系不错,经常来任家玩借此接近任婷,但是任婷应该是对他很是嫌弃,不喜欢他的纠缠。

那个男子干笑了几声,也没说话,被任婷噎的够呛。

任婷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随手从果盘中拿了个苹果吃了起来。

胡晓宇也在一旁坐了下来,那个男子给他倒了一杯水。

“来,别站着,做吧。”那个喊韩丽彩为嫂子的女子对韩尘说道。

韩尘点了点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吃点水果吧。”那个女子笑道。

“嗯。”韩尘应了一声,但没有真的去拿水果吃。

“你叫...”那个女子问道。

“韩尘。”

“你就是韩尘?听婷婷说过你在香港救了她一命呢,感谢你了。”

“小事而已。”韩尘笑道,怎么自己救了任婷一命的事他们家人都知道?连自己叫什么都记住了?

“我叫肖桂,是任婷的阿姨。”那个女子自我介绍道。

“嗯,阿姨好。”

肖桂愣了一下,问道:“阿姨?你把我喊老了吧。”

韩尘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比任婷大不了几岁的,我才20岁。”

“20岁啊?那才比婷婷大两岁呢,哎,你现在就是特警,那你没有上大学吗?”肖桂问道。

那个男生听到这,眼神不禁流露出鄙夷的目光,连大学都没上过。

“我17岁就念完了大学,我跳过级。”韩尘笑道,他从来没有说过这事,即使任婷与胡晓宇两人也不知道,听到这个消息时两人很是惊讶,没想到韩尘的学习竟然那么好。

“哦?这位朋友你当时念的是什么大学?”那个男生问道,他可不认为韩尘跳级能考上什么好大学。

“厦门大学。”韩尘也不隐藏,老老实实的说道。

那个男子愣了一下,嘴角动了动,还是什么也没说出口,坐了下来。

“厦门大学?17岁就念完了?太厉害吧,哎,我记得前几年报纸上确实登过一个消息,就是有个男孩17岁念完了厦门大学,貌似也叫韩尘,没想到是你啊。”肖桂道,看着韩尘的眼神中略带欣赏之色。

韩尘笑了笑,他的光辉历史自从进入部队之后就没有人提起过,这还是自当兵以来第一次。

“你学习那么好,怎么会去当特警呢?”肖桂疑惑的问道,当时的韩尘那么天才,怎么会放弃名誉去当个特警呢?

“我想当兵,所以去了部队,现在兵役服完了被调来上海当特警。”韩尘回答道。

“哦哦,原来是这样。”肖桂恍然大悟。

楼上的书房里,韩丽彩的面前站着一个年岁过甲,白发苍苍的老人,戴着老花镜在欣赏一幅古画。

“爸,韩尘来了。”韩丽彩对那个老人喊道。

那个老人抬起头来,向上推了推眼镜,问道:“韩尘?就是那个在香港救了婷儿的韩尘?”

“嗯。”

“他不是在南京吗?怎么突然来上海了?”这个老人对韩尘的突然到来也感到了惊讶。

“他被调来上海当特警了。”

“来上海当特警了?看来这小家伙没通过啊...”老人嘀咕道。

“嗯?您说什么?”韩丽彩问道,她没听清楚老人刚刚说什么。

“丽彩啊,一定要好好招待他,等下你下去后让他上来,我跟他聊聊。”老人沉吟道。

韩丽彩面露不满之色,道:“爸,不过是救了婷婷一次,至于吗?以前救过婷婷的人你也没这样对待过啊。”

老者面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这小家伙是他的儿子,怎么能像其他人一样对待?”

“他的儿子?谁?”韩丽彩不解的问道,难不成韩尘身后还有什么强大的背景?

“你说呢,同为一个姓你还不知道他是谁的儿子?”老人反问道。

韩丽彩愣了一下,脸色逐渐从不满变成了震惊。

“虽然他已经不在了,但是他的儿子我们也要好好对待,他肯定会像他爹一样走那条路的。”老者叹气道。

韩丽彩默默的点了点头,从书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