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08 道歉

0008 道歉

有句老话是这样说的: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俗是俗了点,但话糙理不糙,一句话能够变成‘老话’自然是代表着这句话是很有道理,也很切合实际的,如今的情况正表明了这点,这刚打了妹妹就引出了哥哥。

“哥,你要给我出气啊,妹妹我今天蒙受这种奇耻大辱,要是不弄死那小贱种,杀鸡儆猴,我还如何在这谢家立足啊。”

锦衣女人,沈莲咬牙切齿,眼神内闪烁起滚滚的火焰,以充满恨意的语气说道,她此时又换了身衣服,一身光鲜,但是脸部被滚烫的药汁灼伤,虽然用了最好的伤药涂抹,不至于毁容,可眼下也是满脸的浮肿青紫,鼓起的水泡显得极为狰狞可怖。

对于一个颇具几分姿色,对自己容貌最为看重的女人而言,这简直是比抄家灭门,杀父杀母还要深的仇恨。

“还有萧碧云那个贱人也不能放过,不是她生出了那小杂种,我怎么会受此大辱?待会我一定要在她脸上划上十七八刀,让那贱人彻底毁容,不,这还不够,我要煎好滚油倒在她脸上……。”沈莲咬着牙齿又道,一字一句由牙齿缝里崩出来。

她根本没有想过,落得如此下场,全是咎由自取。

“妹妹,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报仇,待会等那小畜生出来,我就打断他手脚,挑断手筋脚筋,让他看看我沈老虎的手段。”沈虎舔了舔嘴唇,狞笑一声。

对于沈莲这个妹妹,沈虎比什么都要看重,这倒不是说他们兄妹关系很好,兄妹情深什么的,最关键的因素是沈莲是他的财源,也是他的靠山。

沈莲是谢家大管事陈传的妾室,自从沈莲做了陈传的小妾后,沈虎在这岳安城内简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大人物都要走他的门路,前来巴结着他,至于美女钱财更是唾手可得。

在这种情况下,他对沈莲岂能不重视?

沈虎不是个笨蛋,自然清楚,那些人巴结着他,又是送财,又是送女人的,仅仅是因为沈莲是陈传的小妾,没有沈莲,他沈虎也就是个流氓地皮,送上门给那些大人物舔脚趾,别人还嫌他嘴仇呢?

“不过,这小畜生终究是谢承乾的儿子,折磨倒是可以,可要是把他杀了的话……。”沈虎虽然是个流氓,但他并不莽撞,皱了皱眉,微微露出一丝迟疑。

“有什么不好杀的?哥你就放一千个心吧,谢承乾都消失十多年了,恐怕早就不知道死在那旮瘩了,你难道还怕一个死鬼?”沈莲冷哼一声。

“谁说我怕了?”沈虎昂了昂脖子,狞然一笑:“我沈虎也不是个怕事的人,妹妹你看着,看哥哥怎么拧断那小畜生的头。”

“好啊,这才对嘛,别说谢承乾可能已经成了死鬼,就算他活着又能怎样?凭他还能斗得过我夫君不成?”沈莲傲然道:“杀了他女人儿子又如何,他敢跟我夫君作对吗?”

沈莲满脸不屑。

沈虎嘿嘿一笑,细细想来也是这个理儿,谢承乾虽然名义上是族内的少爷,可他无权无势,哪里是陈传的对手?

有陈传在背后撑腰,他还需要怕什么?

而此时周遭也围了不少人,都是些闲得蛋疼,闻讯赶来看乐子的,被这么多人围观着,沈虎反是笑得更为得意起来。

他站在众人中间,本身也是虎背熊腰,身材高大,顾盼之间,只觉得自己英武不可一世,倒是有了几分英雄自矜的态势。

“嘿嘿,有好戏看了,玛德,最近犯了点事儿,让老爷子逮住了禁足到现在,都快淡出个鸟来了。”

“哈哈哈,谁让你搞死了人家小姑娘,还让人闹上门来了?”

“别吵吵闹闹的,待会睁大点眼睛,好好看戏。”

“唉?有什么好看的,沈虎虽然不济,但到底也是三品武徒,谢玄都还没有入品,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废话,我们当然知道他只有找虐的份,这不就是来看虐戏的吗?”

“靠,你们这些死变态…………!”

沈莲耳中听着场外的议论纷纷,冷笑连连,沈虎脸色已经全部放松,知道了谢家众人的态度,他现在对下死手没有半点的心理负担。

“擦!谢玄怎么还不出来?不会是怕了吧!”

“害怕也是情理之中,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杂碎本就是个软弱无能的家伙,真是丢尽了我谢家的颜面。”

“什么丢谢家的颜面,据说他老娘出身青楼,还不知是谁的种呢?”

“来了,来了!他出来了!”

“哟嗬,真是没想到这厮还有点勇气啊,明知是死还敢出来?”

冷嘲热讽的声音渐渐稀疏起来,沈虎眼前一亮,眼珠子都突了起来,他盯着与谢玄同时出来的萧碧云,满脸的火热,世上竟然有如此绝色?

萧碧云一身的粗布麻衣,可那绝艳的风华,高贵的气质却远远将沈莲比下去了,沈莲本身也算得上是一个美女,要不然也不会被陈传纳为妾室,可站在萧碧云面前,她就是个庸姿俗粉,萤火之于皓月,连比较的资格都没有。

不是都说这萧碧云出身青楼吗?这究竟是那个家伙传出来的,一个青楼女子可能有如此高贵的气质?

这玩笑开大发了。

事实上这流言正是由谢府内那一众莺莺燕燕恶意传播的,女子善妒,萧碧云气度风华,雍容高贵,谢家没有一个女人能够比得上,这早就令得所有女人妒火中烧了,恰好萧碧云无法说清楚来历底细,她们抓住这个痛脚就开始肆意诽谤。

三人成虎!

流言多了,也就成了事实。

可以说,萧碧云,谢玄母子在谢府落得步履维艰的地步,这些女人居功至伟!

沈虎瞪大了眼睛,心中狂吼,老子以后再也不信神马流言了!

这个女人老子一定要搞到手!

眼神贪婪的看着萧碧云,直到沈莲冷哼一声,他才不舍的转移目光,接着看到萧碧云身旁的谢玄,脸上突然泛起一丝诡诈之色,冷喝一声。

“小子你知道吗?你闯大祸了!老子……呃!”

想到萧碧云就在面前,沈虎终究将‘老子’两个字咽了下去:“现在本公子给你一个选择,立即给我滚过来,在我面前跪下,老老实实给我磕头认罪,赔礼道歉,直到我妹妹肯原谅你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