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09 一击必杀

0009 一击必杀

草——!围观的好些个公子哥儿几乎同时抱住了肚子,面皮狠狠抽搐着。

“少爷,你们这是肿么了?”

“胃疼!”这几个少爷咬着牙齿,心中狂骂,去你奶奶的公子,靠!就你沈虎那副破卖相,也敢自称本公子?

这公子也太他玛不值钱了!

尼玛四十多岁的公子哥儿听过没?

尼玛大字不识,对收保护费这项业务倒是极其精通的公子有木有?

尼玛虎背熊腰,黑得跟熊瞎子有一拼的公子有木有?

尼玛满嘴黄牙,张口就是一阵腥风的公子有木有啊?

这些公子少爷们内牛满面,心中连续就是四个尼玛,恨不得立即将沈虎拖过来一顿暴打。

太可气了!原来所谓的公子就是这副模样,以后出门再也不自称本公子了!

谢玄没有说话,他的脸色很平静,静如一潭死水,面对沈虎的威胁,表现得相当淡定,落在众人眼中,自然是认为他强作镇定,而那沈莲更是冷笑,露出毫不掩饰的讽刺之色:“装?你小子就装吧,你以为装作镇定就能逃过一劫,我告诉你小子,这世上就没有那么便宜的事儿,小畜生,乖乖的跪在老娘跟前来,舔老娘的脚丫子吧……!表现得让老娘满意的话,或许会饶你一条狗命!”

“不知死活的东西!”谢玄微微一挑眉,脸色冷了下来,盯着沈莲冷然一笑:“方才放了你一命,想不到你这贱货不单不吸取教训,还敢上门来挑衅我,真是不知好歹,既然你自己要找死!正好!我今日没有杀了你,心里也不怎么快活,你的命,我今天要定了!”

“你说什么?你敢这样跟老娘说话,哥哥,杀了他!”沈莲想不到在这种局面下,谢玄仍然敢嘴硬,气得咬牙切齿。

“好!”沈虎应了一声,他也是怒了,嘴角露出一丝狞笑,脚下连续几个跨步,带起一阵腥风,大手一挥朝谢玄抓了下去,这种姿态就像是一头猛虎扑杀一只小鸡。

沈虎修为并不高,只得三品武徒罢了!但是这强弱是需要对比的,相比起连品阶都尚未踏入的谢玄,他觉得自己简直强得跟神没有两样,因此这伸手一抓,心中酣畅淋漓,未必有多少的力道,但是却尽显英勇之姿!

对他来说,谢玄只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罢了,哪里值得认真出手?倒是借着这出手机会,大大表现一番自己的神勇才是正事。

甚至他在出手之际,还来得及朝萧碧云瞟了一眼,**笑一声,思索着将谢玄擒拿下来后如何逼迫萧碧云就范,这种事儿,沈虎干得多了,已然驾轻就熟。

萧碧云脸色微微一冷,眉宇间萦绕起一缕煞气,这种眼神她见得多了,自然知道沈虎在打着什么主意?饶是她脾气再好,也难以忍受,念头一动,体内真气就涌动起来。

也在真气涌动的刹那,萧碧云的脸上显现出丝丝苍白之色。

“嗯?”

萧碧云气息微露,谢玄立即就察觉到了,暗呼一声:“糟糕!母亲想要出手了,她的伤势根本不能运转真气,稍稍运气都是极大的负担,怎能让他出手?”

念头一闪,身体却是比念头更快,谢玄只是往前一窜,不闪不避朝着沈虎迎击而去。

“咦!他竟然不躲,还敢迎上去?”

“哼!这个蠢货,他以为他是谁,难道还想跟沈虎正面较量不成?”

“这厮疯了!”

众人见得这一幕,都是吃了一惊,随即议论纷纷起来,而沈莲则是大笑起来,心中浮想联翩,已经在想将谢玄擒拿下来后,该如何折磨以消心头之恨了,当然,绝对是不能轻易放过的,就算不将他杀死,也要将他炮制个半死。

沈莲眼中闪着怨毒之色:“小畜生,等你落到老娘的手上,让你生不如死!”

沈虎也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这小兔崽子该不是让我吓疯了吧,竟然敢跟我正面动手,真是找死!”

他将手一翻,五指曲张,斜斜朝着谢玄的头皮抓了下去,哧!一声急促的风声响起,隐然竟有了丝丝破风之声。

“劲气破风,这是即将踏进武士的征兆!”沈虎心中狂喜,他也没有想到,这个阻碍了他很久的瓶颈,竟然在这种时候突破了!

只是他只得意了一刹,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这一式探爪抓是抓下去了,可是却扑了个空,面前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更别提抓到人了。

谢玄突然就在他面前消失了,可是沈虎根本没有察觉到,别说是他,就算是观战的众人都没有看清,在他们的眼中,只看见谢玄朝沈虎冲了过去,然后身形一错,沈虎就扑了个空。

假如沈虎仅仅只是吃惊的话,那沈莲就是惊恐了。

是的,很惊恐,身影一闪,谢玄就出现在了她面前,手掌一伸,就像不久前一般,捏住了她的喉咙!

沈莲眼神内露出恐惧之色,喉咙咯咯响动着,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贱人,还记得我不久前说的话吗?说了要你死,你就绝对活不过明天!”

手指一动,咔嚓一声,谢玄怕萧碧云再度阻止,根本就不耽误时间,冷笑一声,直接将沈莲的喉咙捏成粉碎。

“啊!”身后一声狂吼,沈虎赤红着眼睛,像是一头发狂的老虎一般扑来。

“妹妹!小畜生,你竟然敢杀了她?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沈虎怒不可抑,彻底的爆发了,没有了沈莲,他的权势地位,金钱美人全都要成空,如此一来,他怎能不疯狂,凌空扑下,两只硕大的手掌轰然鼓荡,这一击落下,直接就是要将谢玄拍得头骨碎裂,脑浆迸裂的力量。

“吼什么?显示你声音大吗?”

谢玄脸色依旧不变,反手一挥,就将沈莲的尸身抛了出去,挡在面前:“还给你!”

与此同时,脚下狠狠一跺脚,身形朝后迅速飘退,直直退到院墙边沿,再没有了退路,右手一伸,由那探入墙内的大松树上折下一段枯枝!

劲气催发,只听得哧哧哧连连作响,枯枝之上,那分裂的干枝枯叶全都簌簌震落,噼里啪啦又是连续的一阵颤动,整段枯枝就变成了一尺长短,落在了谢玄掌心内。

右手一扬,这截断裂的枯枝就化作了剑!

此时,沈虎刚刚避开沈莲的尸身,疯狂的扑杀过来,谢玄站立不动,指间却是突的一颤,唰!那小小的枯枝如若通灵,立即弹起,迎风刺出!

谁也没有看清楚谢玄究竟是如何刺出的,只听得扑哧一声脆响,似乎是刺破了一张纸,那段枯枝已经尽没于沈虎喉咙之中。

“你的破绽太多了,我闭着眼睛都能杀你!”

谢玄一剑刺穿沈虎的喉咙,平静的后退,看着他冰冷的道。

“你杀了我?”沈虎目光涣散,难以置信,喉间一股锋锐的剑意萦绕,似乎冻结了他浑身的血液,使得没有一滴的鲜血喷出,但他却能清晰的感受到身体的无力感以及生命力的迅速流失!

脸上带着强烈的恐惧,无尽的痛悔,沈虎啪的一声,摔死狗一样倒毙在地,瞳孔尤是圆睁着,他死都难以瞑目,如果事先能够料到是这样的结果,他绝对不会来找谢玄的麻烦,哪怕因此得罪沈莲。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短短片刻,几个呼吸之间的工夫,情势就全部逆转过来,本来气势汹汹来找萧碧云,谢玄这对母子麻烦的沈虎,沈莲两人竟全都被谢玄杀死了。

沈莲只是个普通人就不说了,但沈虎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却是实打实的三品武徒,然而依旧在一招之间,就让得谢玄杀死在地。

最恐怖的是,沈虎只是被一段枯树枝刺死的。

这种结局,全场没有人能够料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一刹那间,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小院,所有看戏的人全都失声,诺大的院子变得鸦雀无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倒毙的沈虎和一脸冷漠的谢玄身上游荡着,一脸目瞪口呆的样子…………

希望各位多多支持,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