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11 利息

0011 利息

沈虎,沈莲找萧碧云,谢玄母子麻烦不成,却反将性命给赔上了,没人能想到他们会死在一向不起眼甚至懦弱无能的谢玄手中,这自然是让谢家众人都吃了一惊,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了不少谈资之余,所有人也在等着看陈传会如何处理。

这件事儿可大可小,在大家族里,一个妾室的身份也就比丫鬟婢女高那么一筹,这还不包括主家亲近些的丫鬟,豪门贵族之间,看得顺眼的话,甚至会互相赠送侍妾。

侍妾是没有地位的,像沈莲这种没有点背景的妾室更是如此,但就这样被人杀了,就算本人不怎么在意,可真要不发作一下的话,也是大大扫了面子不是?

世家大族里最看重的是什么?

面子!

不怕丢了性命,就怕脸上无光啊!

而就在所有人等着看大管事陈传的手段时,他却在听着陈荣的汇报,陈传年龄在四十岁许,面白无须,着一身蓝色儒衫,头戴纶巾,加上清俊的容貌,仅从第一印象来看,不像是掌管一族内外事务的大管事,倒像是一位学识渊博的文士。

“你说沈虎,沈莲都死了,让谢玄杀死了?”

香炉里焚烧着上等的檀香,清新的香味升腾而起,萦绕在整个宽阔的大厅内,陈传坐在太师椅上,微微闭着眼睛,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檀木大桌,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叮叮咚咚的声音在陈荣心口回响着,他躬着身子,满脸的紧张情绪,即使面前之人是他的父亲,他却不敢有半点放肆。

“是这样的,爹!”

陈荣恭恭敬敬的回话。

“沈虎的修为达到了三品,甚至离四品武士也差得不远了,谢玄连品阶都未踏入,竟然能杀得了他?”

陈传轻轻的说着,声音里隐隐透露着三分惊奇,还有七分的……激动,不待陈荣回答,沉声道:“谢玄是怎么杀了沈虎的,详细的情景,你一字不漏的说给我听。”

“是,爹!”陈荣暗暗抹了一把汗,还好自己英明啊,虽然去迟了些,没有亲眼目睹发生的事情,但旁观者那么多,随意打听还是能了解经过的,幸亏做足了功课,这才不至于在问到时手足无措啊。

而听着陈荣的述说,陈传先是泛起了一丝异色,随后脸上的表情却是越来越生动,敲击桌面的手指也停顿了下来,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即使是陈荣也听得出他激动的情绪:“你是说,谢玄只用了一段枯树枝就刺穿了沈虎的喉咙,彻底杀死了他?”

陈荣点头。

陈传面容上露出深思之色,片刻之后,看了陈荣一眼,淡淡道:“事情我已经了解了,好了,你下去吧!”

“就这样完了?”陈荣摸不着头脑,小心翼翼又问了一句:“爹,那这件事您怎么处理啊?”

陈传一挑眉毛:“处理?还用怎么处理?废话,死了人当然是拖出去埋了就是,这点事情难道你也办不了?”

“能,能,能!当然能,爹您放心吧!”陈荣慌不迭的点头,屁滚尿流的闪出了大厅,他也不知陈传是真的没听懂,还故意没听懂,不过既然陈传都没表示要找谢玄的麻烦,证明这事儿也就那样了。

大厅内沉静了下来,良久之后,陈传低低的笑了起来,喃喃道:“萧家的功法,果然名不虚传,比想象中还要强大…………。”

谢玄不闲。

他没办法闲下来。

短时间内,许多事情都凑到一块了,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沈虎不过是只小蚂蚁,即便谢玄此时尚是修为浅薄,也能将其随意捏死!

然而今后接踵而来的种种危机却决然不可能这般容易解决,谢玄这样想着,虽然感到了压力,但同时涌起更强的战意与亢奋!

前世他形单影只,落寞孤寂百年,如若天煞孤星,饶是那样也熬过来了,今生父母俱在,亲友挚爱同样也在,即使这其中很多人,现在还是一条陌路,根本就不认识他,但这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他谢玄明白,他们全部都在,这就可以了!

是的,如此足矣!只要有他们在身旁,谢玄不惧面对世间任何困难,随时敢向最为强大的敌人挑战。

逆流激涌,逆水直上,又有何惧之?

谢玄这样想着,当务之急,还是要将修为提上去,实力不够强,一切都是空话。

十二品通天诀之神妙,天下罕见,纵贯谢玄两百余年的见识,也难寻得堪与其一争高下的功法,单凭这点,亦足以证明这十二品通天诀的玄奥莫测。

前世为图复仇,谢玄曾转战天涯,一剑会尽八方高手,天下群雄,因此这见识之广,眼界之开阔,放眼天下也少有人能及得上他。

除了一些极为不世出的宗派,还有寥寥可数的几个隐古世家,山海异族外,他没遭遇过的武道神通当真也少见得很,上清宗的《诛仙剑诀》,仙幻宗的《禅道天剑章》,天刑道宗的《弥天戮魔诀》,九离仙门的《太极长生道》,南华派的《北冥鲸吞功》以及包括补天魔道在内的五大魔道密典,许许多多堪称顶尖的先天密典,谢玄都见识过,甚至曾以身犯险验证其威,数次险死还生,至今想来,仍然觉得惊心动魄。

然则这些功法固然强横,玄之又玄,真正修炼到大乘境地,甚至足可引动天灾,一言一语都可拥有无上威能之力,但只是单论在后天武道这一层次上,仍然难以与十二品通天诀相提并论。

修炼速度太快了,十二品通天诀吞噬容纳元气的速度较诸一些顶尖法门都要胜过数倍,由修炼此法到得现在也不过区区数日之功,谢玄已然感到体内真气又翻了好几筹,他估摸着以此进境的话,只怕最多十天半月就能踏进一品行列。

这种修炼速度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

恐怖——!

是的,就是恐怖,即便是天赋上佳的修者从无到有的入品,至少也要损耗一年之功,半个月就入品,放眼天下之间,这种例子自然也是有的,但那得在一个大前提下才可能达成——修者的天赋资质达到一种恐怖的境地。

或者是一品灵脉潜质,或是二品灵脉潜质,最次都是三品灵脉潜质,但无论如何不能出这上三品灵脉潜质之内。

就是这样苛刻无比的条件。

可是再回过头来看看谢玄,他又是什么天赋?

第九品灵脉潜质,排在下三品中都是最低的。

这两者能够相提并论吗?

当然不能!

上三品灵脉潜质,便是最次的第三品百万人中都难得出现一个,一经出现顿时就将掀起惊涛骇浪,引得各大门派抢夺,甚至有些顶尖高手在抢夺无功的情况下还会不顾颜面的将其毁掉,原因不言而喻,灵脉潜质高自然是好事,但假如这人落在别派手里,那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谁都清楚,上三品的灵脉一旦成长起来,哪怕混得再差也能在先天秘境中占据一席之地。

在天赋灵脉上差距如斯之大,犹若天壤之别,可是依凭着十二品通天诀却能将这诺大的差距弥补起来,光是想想就让人惊叹啊,谢玄这样感叹着,再次对萧情佩服得五体投地起来,他不得不佩服,天赋分为两种:体和意!

“体”代表的是灵脉潜质,“意”即是胸中锦绣,拥有上等灵脉得大成就,这不值得让人佩服,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灵脉潜质乃上天赋予,但胸中之锦绣却仅属于自己。

古往今来,身具上品灵脉的修者往往都能较诸常人更为轻松取得很高成就,然则,却少有人能真正达到无敌的境地,真正无敌的强者,往往是在灵脉平庸者中衍生,这些人通常都有一个特点——心意如铁,勇猛精进,虽无上佳体魄,却胸有锦绣乾坤,必当问鼎巅峰!

萧情如此,谢玄亦如此,在平和的时代里,他们的锦绣之才难以激发,平平无奇!然则一旦风云际会,在风起云涌的大时代里,稍有那么一丝的机缘,便将绽放出令人惊心动魄的璀璨,如一颗最为耀眼的流星,划破苍穹,让诸天失色!

不过转眼一切成空,从头再来,眼下说这些没半点用处,谢玄思索着提升实力的办法,脑海里知道的禁术倒是不少,短时间内的确能大幅精进,只是禁术,禁术……何谓禁术?

禁忌之术!一种法门既然称之为禁术,当然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不单需要以损耗精血元气,寿元神魂为代价,还需要做些准备,这些都是现在所不具备的。

谢玄想了没多久,还是决定先去弄一柄上好的利剑再说。

他是一位顶尖的剑手,对剑法剑意领悟之深已然达到一种惊人的层次,剑道造诣非同寻常,上一世中,萧情的天下剑道,萧惊禅的唯一剑道,本就是震撼天下的绝妙一笔!

唯一剑道!

一剑在手,他的战力至少将提升一倍以上,如今自然不可能弄到如前世“斩刑”一般的神兵利器,但淘一把称手的好剑还是可行的。

一柄上好的利剑,价值通常在百两银钱之上,虽不算高,但对两袖空空的谢玄而言却是无法担负的,不过对银钱这事儿谢玄不担心,他弹了弹手指,心下想着,貌似他那几位堂兄弟为了让他独自引开狼群,可是许予了千金啊……

上一世前去讨要时,不单讨要不得,反而被他们肆意羞辱一番,打趴在地,如今却是该将这两笔帐连本代利的讨要回来了…………

还请各位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