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14 心狠手辣

魔道至尊

一刀挥出!

以其说是挥,倒不如说是舞,极其灵动的舞,寻常人出刀是握在掌心挥,劈,砍,刺……等等!而这柄短刀落在谢玄掌中却仅是两根手指夹住刀身,刀锋急促的旋动着,像是转动不息的齿轮,旋转的寒光舞成了一片,化为一团璀璨的光环。

妙不可言,不可方物。

灵动绽裂的旋光映衬着小宁的脸庞,她微微眯起了眼睛,只觉得光彩之盛,如长虹贯日,竟然是难以逼视。

谢安大惊失色,狂吼一声,身形就是朝后一退,他本来也是位三品武徒,这一退几乎将吃奶的力气都用了出来,退避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但没有用,他刚刚退到丈外,旋光一闪就再度笼罩下来,不管他如何闪避,这刀光似乎已经拥有了灵性,轻易的就锁定了他!

“谢玄你敢?”谢安暴怒的吼了起来。

“我为何不敢?”谢玄手指一动,唰唰唰!刀光连闪中,谢安顿时觉得脸庞一阵阵火辣辣撕心裂肺的疼痛,他将手往脸一摸,一抹鲜血流溢而出,一刹那间,他的脸上就被划开了十七八道口子,变得狰狞可怖。

“草尼玛去死吧!”

谢平此时终于也忍不住了,生生将谢安的脸划得这般模样,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他怒骂一声,一拳直直朝着谢玄的头颅捣去,劲风呼啸,单凭这一点就能看出,若是让这一拳打中的话,只怕就算是坚硬的青石都要粉碎开来,更别说是人的脑袋了。

“玄少爷小心——!”小宁捂着小嘴惊呼起来。

一语未毕,小宁就说不出话来了,没必要了,谢平这一拳打出之前已经绕到了谢玄的背后,如今趁机突袭,在他想来必然是十拿九稳,直接就能将谢玄脑袋打爆!

虽说家族里有着同族不能互相残杀的规定,但规定是死的,人却是活的,这玩意只对活人管用,他相信就算是将谢玄斩杀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剩下一个萧碧云能掀得起什么风浪?

甚至不会给他带来什么麻烦,一切的麻烦,他的父亲都会帮着处理掉的,就算父亲谢东城解决不了,不是还有大管事陈传吗?

怕什么来着?

谢平一点都不怕,可惜他很快就明白到了一件事儿,想法跟现实永远是两码事,有想法是好的,但想法不是现实,就算是再酌定的事儿没尘埃落定之前也可能翻船的。

现在,他就翻船了。

一拳打往谢玄后脑勺,谢平心意这份酣畅啊,但马上眼前就是一亮,他倏然一惊,这是刀光!谢玄后脑勺上就像张了一只眼睛,他的偷袭全然没有半点用处,反手一刺,准确十足的扎向了他的拳头。

谢平这一拳已经用老,再没有了任何变化,这下子倒像是自己用拳头撞刀尖了!

先天秘境高手,即便不催动任何真气加持,单凭肉身之力也足以粉碎金铁,碎金锻玉,面对这柄小刀眉头都不会皱一下,手指一动就能击成粉碎。

但谢平不可能达到这种境界啊,别说达到了,他连想都无法想象那种境地,于是他杯具了!

借着惯性的力量,锋锐的刀锋直直插进了他的拳背,顿时,谢平痛得狂吼起来,凄厉的惨呼声夹杂着四溢的鲜血,十指连心,这种痛苦岂是他这样一个养尊处优的少爷所能忍受的?

“痛煞我也!”捂住拳背,鲜血满溢,谢平痛得浑身都在打颤,然则一只手伸了过来,捏住了他的喉咙,谢平就看到了一个人的眼睛,瞳孔内煞气萦绕而起。

“你是要草谁的玛啊?”

谢玄脸上带着笑容,一腿将趁机扑过来的谢安扫翻在地,踩在脚底,一手将谢平提到了跟前,“很痛是吧?来,别怕!我马上就帮你把刀子取下来……。”

说话之际,那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了。

在未来的时代里,或许有一些人知道,当谢玄笑得最开心的时候,也就是他杀意最盛的时候,最想杀人的时候。

现在的谢玄,那股子杀意已经破表了!

可惜的是,谢平并不知道这一点,即便感到有些恐怖,但并不认为谢玄真的就敢杀了他,怨毒的盯着谢玄,咬住痛得打颤的牙齿,倒抽着冷气道:“谢玄,我认栽了,但你不要太过份了!”

“过份?瞧您这说的什么话,你我份属同族子弟,而且你不还是我的堂兄吗?我谢玄敬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对你过份呢!”

谢玄摇了摇头,轻笑道:“来,堂兄!你这不是受伤了吗?让我替你将刀子拔出来吧,唉!虽然你对我出言不逊,但谁叫我心善呢,一向就见不得别人受苦。”

小宁瞪大了眼睛,苦笑不得,以前说玄少爷心善的话,她保证举双手双脚赞成,但现在嘛,那就真的是见仁见智了,她只觉得玄少爷现在太坏了,明明是自己将小刀插进谢平拳头里的,现在居然还说这样的话,恐怕谢平当下气得不轻,而且那刀子是能随便拔的吗?

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受了刀伤啊,剑伤啊,箭伤啊等等创伤的话,假如利器陷入肉体内,这利器是不能乱拔的,真的胡乱拔下的话,痛不欲生那是小事儿,加重伤势才是大事!

小宁心想着,以前玄少爷也没这么坏啊,对了!前几天玄少爷被谢平,谢安那几个王八蛋引到了后山禁林,深陷狼群之内,要不是道韫小姐去得快的话,只怕早就死得连渣子都不剩了,想来是经历了这场变故,心性大变了吧?

想到这里,小宁不知道是该叹气还是该高兴了,以前她总觉得玄少爷太过善良,太过软弱,希望有所改变,而如今瞧玄少爷刚才出手的状况,那可不是一丁点改变啊,而是大大的改变,不单心狠,手更是辣得让人发颤。

谢安被谢玄踩在了脚下,胡乱挣扎着,却根本没办法翻身,而谢平则是真正的恐惧了,眼中露出哀求之色。

谢玄仿佛没有看见一般,唰的一下将小刀拔出,血液狂涌,接着他笑了笑:“不要叫,你叫一声,信不信我再把刀插进去!”

这句话直接将谢平升到喉咙上的痛呼噎了下去,他浑身打了个寒战,看着谢玄满是笑容的脸,只觉得浑身发冷,同时一股深深的恨意在心中涌了起来。

“畜牲!他玛德小畜生!”

谢平心中狂吼着:“这畜牲竟然敢这样对我,我一定要报复回来,我谢平是高贵的少爷,他谢玄算得了什么?我一定要弄死这小杂种,还有萧碧云那贱人也不能放过,对!这杂种不是很在乎他老娘吗?老子就轮了她……啊啊啊!”

谢平再次痛得狂呼起来。

“我知道你在心里骂我,不过我不在乎啊,我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一边说着不在乎,手上的动作却是极其不靠谱,只听得啪嚓啪嚓一声声脆响,谢平的手指竟是一根根扳断了。

“我跟你拼了!”谢平赤红着眼睛,彻底爆发了,狠狠踢了过来!

谢玄手指一动,寒光一闪!

哧!

鲜血飞溅!

一柄短刀插进了他的大腿里。

“不是叫你不要乱吼乱叫吗?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谢玄悠悠道。

谢平咬住了牙齿,不单不敢叫了,就连动都不敢动了!

不单是他,就连谢安都吓呆了,不敢再挣扎了。

他们不动,谢玄却动了,顺手一抄由谢平大腿内拔出小刀,身形抽身急退,退得飞快!几乎就在他身形一动的刹那,一股锋锐的气息迫上眉睫。

剑光在眼前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