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16 什么叫真正的剑法

魔道至尊

剑光闪烁,伴随着剑气破空之声,一道道细微的漩涡气流缠绕在剑锋之上,顺着劲气的旋转方向,谢剑手中长剑也是一转,顿时一圈锐利的剑气将谢玄包裹在内,甚至从剑圈的中心,还隐隐传来一股吸力,阻碍谢玄的身形逃走。

“受死吧,小杂种!”谢剑脸上显露出一抹不屑的神色,似乎已经看到了谢玄败亡的结局。他在这一招上苦心孤诣了好几年,自认为年轻一辈几乎是没有敌手了,就凭一个连品级都没有入的谢玄,恐怕连抵挡都不可能做得到吧。

至于杀了谢玄会有什么后果,谢剑根本就不会在意,他甚至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废物而已,家族会为了他而责罚天赋极佳、已经拥有不俗实力的自己吗?

从常人角度而论,谢剑的这一招确实已经不错了,威力和速度也颇有点风卷残云的韵味,甚至还封锁了谢玄逃走的路线,整个谢家能够使出这一招的,也不过是寥寥几人罢了。

当然,这只是常人的想法!

谢玄已经在心里叹息了,这一招本来是不错的,如果由一个懂剑的高手使出来,以谢玄现在的修为只怕几条命都不够的,可是从谢剑手里使出来,就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了。

这一招“风卷残云”,意在风随剑动,形成一个剑气漩涡,将对手包围其中。更重要的是,在漩涡中心处暗藏杀机,一剑薄发,置人于死地。

反观谢剑,剑气漩涡倒是勉强成型了,然而光维持这个歪七扭八的漩涡他就竭尽全力了,至于剑气漩涡的中心,非但没有什么暗藏杀机,根本就是一个空洞!

“不会用剑就别出来丢人现眼啊。”谢玄心里郁闷的很,看到一门本来还算不错的剑法被谢剑使得破绽百出,对于他这个用剑宗师来说实在是无法忍受。

深吸一口气,谢玄仿佛对遍布身周的凌厉剑气视而不见,不退反进,手中小刀向着剑圈中心迅捷刺出。只是简单的一刺,谢剑却惊讶地发现,谢玄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仿佛和手中的小刀融到了一起,催发出了一股凌厉的剑气。

不错,就是剑气!

明明是一把不起眼的小刀,但是谢剑却好像看见了一柄刚刚出鞘的利剑,散发着无匹的寒芒,给人一种无坚不摧、无物不破的感觉!

小刀没有丝毫阻碍地刺入剑气漩涡。

一瞬间,一切都仿佛停住了,场面寂静了那么一刻,然后发出了“啵”地一声,就像什么东西被刺破了一样,徘徊在谢玄身周的剑气,轰然崩散!

谢剑不可置信地看着谢玄,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简简单单地一刺,就能破去他最为得意的一招。

说起来简单,事实上其中的难度不是谢剑能够想象得到的,先要看破剑气漩涡的规律,然后在避开所有剑气的前提下攻入漩涡中心的那个破绽,还要用刚刚入品的真气破去谢剑的五品真气,这里面更是蕴含着极其高深的技巧。

四两拨千斤!

只有谢玄这样曾经到达剑法宗师的人物,才能够真正悟通这种技巧。

被一招破去自己的杀招,一贯骄傲的谢剑顿时脸色涨红,恼羞成怒。正所谓无知者无畏,他根本没看出谢玄那一招中所蕴含着的高深剑法,只以为自己过于轻敌,而导致被谢玄误打误撞攻到了自己的破绽上。

“臭小子,今天我一定要宰了你!”

恼羞成怒之下,谢剑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阴狠,他大喝一声,双手把剑举起,全身的劲气都被他催动到剑锋之上,空气中传出了阵阵水流一般的声音,剑气如同实质化一般凝结在了长剑之上,让剑锋暴涨了一截。

正是追风剑法中的一招“追风剑芒”。

“咦?”

这追风剑芒至少需要七品武师的境界才能用出来,谢剑竟然能以五品武士的修为催动,就连谢玄也不由得惊讶地叫了一声。不过只惊讶了一瞬,谢玄立刻就不屑地撇了撇嘴,他已经看了出来,谢剑这一招追风剑芒不过是虚有其表,只是把无数细小的气劲集合到了一起,根本没有达到七品武师“气劲凝实”的境界。

看似威势慑人,其实这一剑的破绽比上一招还要多。

“不知天高地厚,就让我来教教你,什么叫真正的剑法!”嘴角划过一抹冷厉的弧线,谢玄双目微微眯起,全身劲气催发,手中的小刀仿佛焕发出了异样的神采,有如通灵般自发跳起,抢在谢剑的“追风剑芒”落下之前,飞速划出。

以刀做剑,催发剑势,一剑划出,破碎虚空。

谢玄的修为离“破碎虚空”的先天之境不知道差了多少,但是这一剑却已经有了先天的水准。随着这一剑划出,时空似乎凝固了,谢剑骇然地停住攻势,回剑抵挡,但是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挡,都完全无法阻止谢玄的剑势。

这才是真正的剑法!

“不要,不要杀我!”谢剑终于明白到两人之间的差距,恐惧地嚎叫起来。

“既然你求饶了,看在同族的份上,我就饶你一命。”谢玄的脸上现出讥诮的笑容,手中小刀一转,绕过了谢剑的咽喉,然后从他握剑的那只手上一掠而过。

“嗤”地一声轻响,一截断指落在了地上。

谢剑愣愣地看着那截断指,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看着自己已经光秃秃的右手大拇指,终于惨嚎起来。

“啊——”谢剑撕心裂肺地惨叫着,到不是因为疼痛,更加让他痛不欲生的原因是:失去了大拇指,他将永远无法再使剑!

“我可是心慈手软地饶了你一命啊,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呢?”谢玄耸了耸肩膀,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不过我也不需要你道谢了,哎,我这个人就是太善良。”

“谢玄,你好狠……”谢剑狠狠地看了谢玄一眼,不过迎来的是一双煞气浓郁的眸子,谢剑只觉得心中发凉,身子一抖,再也不敢放狠话了,只得咬牙捂着血流不止的右手飞快地逃走。

“我是不是应该杀了他呢?”谢玄眯着眼睛,看着谢剑仓皇的背影,好半天才终于放弃了这个想法。他现在实力不够,只能暂时隐忍,断了他一根手指还可以说是比武切磋,刀剑无眼;如果真的杀了谢剑,那么他绝对逃不过家族的惩罚。

说到底,还是实力不够,如果他现在有九品宗师的实力,就算谢家老爷子也不敢得罪于他。

揉了揉太阳穴,谢玄轻轻叹了口气,自己是不是太着急了,应该等自己实力到了一定程度再露出锋芒的。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眼前的事情一件比一件急,父亲的生死,萧情的遭遇,还有母亲已经恶化的身体!

一旁的小宁一直呆呆地看着场中的变化,看到谢剑手指被砍下来,发出一声惨叫的时候,才惊醒过来。她看着谢玄沉静的面孔,心中直抽冷气。这还是那个善良甚至有些懦弱的玄少爷吗,谈笑间就砍掉了谢剑的大拇指,即使她只是一个小丫鬟,也明白大拇指对于剑手的重要。

一名剑客,宁愿失去十跟脚趾,也无法接受失去大拇指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