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17 剑名秋水

魔道至尊

过了好半晌,小宁才鼓起勇气,走上前去对谢玄说道:“玄少爷,你弄出这么大的事情,还是赶快走吧,不然一会他们一定会找人来报复你的。”

“报复?”谢玄冷冷一笑,转头看向谢平,柔声说道:“谢平,你真的会找人报复我吗?”

谢平看着谢玄笑容灿烂的面容,却仿佛看到了魔鬼一样,连忙拼命地摆手:“不不不,我这么敢报复谢玄大哥您呢,以前我有什么得罪了你的地方,那都是谢安的主意,对,都是他的主意!”

尽管谢平的心里把谢玄骂了个遍,甚至已经想好了七八种报复的方法,但是当着这个煞星的面,他可不敢有丝毫表露,手、腿上的剧痛,还有谢剑的下场,可都是正在提醒着他呢。

“谢平,你胡说八道,明明是你出的主意,把谢玄引上山去遇狼,也是你的主意!”一旁的谢安脸上被划了七八道,本来正捂着脸痛哼,这时听到谢平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顿时跳了起来。

“这个白痴!”谢平顿时咬牙大骂,暗叹自己怎么摊上这么一个弱智兄弟,这个时候趴在地上装死就好了,非得跳起来把事情都抖出来,他不明白两个人的命运是绑在一起的吗?

谢玄笑吟吟地看着两个人内讧,仿佛根本没有生气,只是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都是同族兄弟,我也不为己甚,咱们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不过嘛,你们许诺给我的那千两白银……”

谢平连不迭地说道:“给给给,我这就给。”说着伸手入怀,拿出一叠银票。数了一数,发现只有五百两,连忙对谢安说道:“你那里应该还有吧,快点拿出来。”

谢安这个白痴仿佛还没明白过来什么情况,兀自大声吼道:“你干嘛给他钱,难道他还真敢杀了咱们?等回去告诉爹,明天找齐人手……”

“啪!”谢平再也忍不住,伸手给了谢安一耳光。这个白痴,没看见谢玄眼睛都没眨就把谢剑的大拇指给砍下来了?形势比人强,就算要报复也要放在心里啊,万一谢玄发了疯,把两人的手指也砍下来了怎么办?

迅速地从谢安怀里掏出了几张银票,也不管多少了,一股脑地都给了谢玄。

“呵呵,两位族兄好爽快,那我就把银票收下了,咱们回头再见。”谢玄呵呵一笑,对两人摆了摆手。

“回头见,回头见。”谢平不住地鞠躬,脸上是一副谄媚地笑容,不过心里却转着极为阴毒的念头,改天找齐帮手一定要把今天所受的屈辱都尽数还回去,尤其是小杂种那个貌美如花的娘,到时候一定要在小杂种面前把萧碧云轮了……

他这边转着阴毒的想法,谢玄也不是傻子,多少猜到了一些,只可惜他此时不能杀掉这两兄弟,只有等他的实力增长到无惧与谢家长辈的威严,那个时候再找个理由杀掉所有对自己母子有威胁的人。

这一辈子,他不会受任何屈辱,有仇当场就报了,但是并不代表他不会暂时隐忍,只要仇人一直在眼皮子底下,那么忍你几天又何妨?

并不是说谢玄就怕了谢家长辈,但是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做。无论是父亲的生死还是母亲的身体,都不允许他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纠缠。

“小宁,我送你回去,顺便也见一见道韫堂姐。”谢玄对小宁笑着说,一方面他是不放心小宁的安危,生怕谢平谢安两兄弟立刻就对小宁报复;另一方面,他也真的想去见见谢道韫,那个温婉的女子,是他整个谢家本族仅有的对他好的人了,这一世既然重新来过,怎么也不能让重蹈前世的覆辙。

小宁看到谢玄的笑容,应了一声,心里想道:“看来玄少爷并没有变啊,虽然手段狠辣了不少,但是这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温暖啊。”

她哪里知道,谢玄只不过是想起谢道韫以前对他的照顾,所以眼中才流露出一丝温暖。那种温暖即使经历了无数年,即使经历了一个轮回,也不可磨灭!

只不过,换了其他的路人,就休想享受这种特殊待遇了。

两人走了几步,谢玄忽然停住,脚下一勾,一柄长剑顿时落入他的手中,正是谢剑逃走的时候留下的。当时谢剑右手大拇指被砍下,根本握不住剑,长剑落地之后他心中大乱,也忘了用左手去捡起来。

谢玄横剑于胸前,只见剑身上纤尘不染,明亮如镜。阳光照射下来,剑身上泛起一圈难以言述的光芒,在剑身靠近剑鄂的地方有两个小篆——秋水。

“好剑!”谢玄轻赞了一声,这柄“秋水”虽然和他前世所用的“斩刑”无法相提并论,但是从现在的角度来讲已经算不错的了,这样的好剑多半都是世家门阀自己珍藏,就算他用怀里的千两银票寻遍岳安城去买,也不可能买到更好的利剑了。也不知道谢剑从哪位长辈那里弄来了这柄秋水,这样的好剑落在谢剑的手里可真算是明珠投尘,没想到最后竟便宜了谢玄,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微微一笑,谢玄将秋水挂在腰间,由于没有剑鞘,也只有先粗略绑住,等到回头去集市上买个好点的剑鞘了。

小宁在前面引路,向着谢道韫的住所走去。也亏得有了小宁,不然谢玄是肯定要迷路的,毕竟他是重生轮回而来,脑海中关于谢家的记忆都已经几乎消散于无了。两人穿廊过户,不多时来到了一个精致的小庭院外面。

谢家的庭院大都是粗犷的风格,占地面积都是够大了,但是精致点缀的几乎没有,这其中当然也有经费不足的原因,毕竟谢家也就是个三流世家罢了,最近百年里才崛起而已,真要摆阔装饰奢侈,也没那种财力。不过这个小庭院倒是一反常态,小院儿不大,但是从拱门走进去,立刻发现换了一番天地。

只见这一方小小的庭院之中,被改造成了一个精致的花园,面积虽然不大,但是小桥流水、亭台楼阁错落有致,移步换景,颇有点古典园林的风味。

走了几步,前方现出一个亭子,四周桃花围绕,片片花瓣绯红,微风吹过,便是落英缤纷。在桃花围绕之中,一个女子的身影站在亭中,一身湖绿色的衣衫,身姿静雅,曲线玲珑。

小宁看到这个女子,立刻大声叫道:“小姐,你看谁来了!”

这绿衣女子本来正在低头看一卷书籍,听到小宁叫喊,抬起头来抱怨道:“小宁,我不是说过我看书的时候不要让人进来打搅我吗?”这女子乍一抬头,顿时整个桃花林都亮了起来,只见她一张俏脸粉光致致,眉目如画、宛然动人,即使是轻嗔薄怒,嘴角也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这温婉的气质,这暖暖的笑容……

谢玄只觉得心头一震,不知隔了多少年的记忆从脑海的最深处浮现出来,然后所有的记忆都尽数化作一个名字,谢道韫!

这个温婉可人的女子,正是他的堂姐谢道韫。他在谢家的那些日子,不知道受到了多少欺凌,若不是谢道韫用她那柔弱的身影替他抵挡,他只怕早就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给害死了。就是这次他上山被狼群咬伤,也是这个堂姐及时带人来救,他才保住了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