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18 前尘如梦

魔道至尊

谢道韫看到谢玄的身影,顿时就“啊”地惊叫了一声,然后快步走出亭子,面容上满是关切担忧:“小玄,你怎么下床走动了,我当时问过大夫了,他说你至少要躺上半个月才能行动自如啊,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身子,要让萧婶婶知道了不知道会多担忧呢。”

“没事,我全都好了,现在身子健康着呢,不信你问小宁。”谢玄看着谢道韫关切的神色,心中一股感情在激荡着,面前的这个女子,此时还是个风华正茂的女孩,就像是一朵正在盛开的莲花,丝毫没有嫁人敖家后花容惨淡的样子。谢玄心中暗暗发誓,无论如何都要阻止他嫁入敖家,至于敖无双那个混球,早晚杀入敖家,把他阉了做太监!

“小宁,这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遇到玄少爷的?”谢道韫听到谢玄的话,脸上现出疑惑之色,不由得向小宁问道。

于是,小宁把怎么被谢平谢安两兄弟抓住侮辱,又怎么被谢玄救下的经过说了一边,尤其是把谢玄神乎其技的剑法渲染得更加厉害。

“小姐小姐,你是没看到,玄少爷当时就用一把小刀,两招就把谢剑打得屁滚尿流,连他那柄剑都被玄少爷拿到手了呢。”

谢道韫脸上疑惑之色更重了,上下打量着谢玄,目光在那柄“秋水”上停留了好一阵,这才不可置信地道:“小玄,你怎么,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谢道韫确实需要疑惑,她一直关心着这位堂弟的情况,所以前几天他山上遇狼她才第一时间就得到消息。可以说她对于谢玄的实力再清楚不过了,根本就没有入品的修为,再加上下三品中的九品灵脉,就连自己都赶不上,怎么可能忽然就打得过整个家族年轻一辈里都数一数二的谢剑?

谢玄也知道这位堂姐的心思,本来他是想随便编出一个故事就糊弄过去的,比如说什么梦见一个白胡子老头传授他武道之类的,反正中土世界如此庞大,一个废柴遇到奇遇而飞黄腾达的故事也屡见不鲜。不过站到了谢道韫的面前,谢玄却忽然不忍心欺骗这个关爱他的堂姐。

想了想,谢玄半真半假地说道:“是这样的堂姐,前几天被狼群咬伤了之后,我忽然做了一个梦,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我好像经历了上百年,也遇到了好多好多事情,我梦见你们一个个都离我而去,然后我发疯般地修炼,寻找各种武技和天材地宝;在那个梦里,我有另外一个名字,叫萧惊禅,呵呵,是不是很荒谬?”

忽然间,谢玄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酸酸的。前一世他历尽无数艰辛痛苦、九死一生,终得诛尽仇寇,一人一剑纵横天下,威势无匹,可是亲人早已不在,最终不过是心丧若死,孤寂百年。那种滋味,至今想起来真的是宛然一梦。

噩梦!

谢道韫轻轻在他额头弹了一记,柔声道:“好啦好啦,你不愿意说真话就算了,反正我也不关心那些,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放心啦。”

说着,谢道韫的鼻子皱了皱,向谢玄露出了一个调皮可爱的表情。这个堂姐在外人面前一向是做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也只有在谢玄的面前,才会露出小女孩儿的一面。

谢玄委屈地说道:“哪有骗你,难道我非得说遇到什么白胡子老头传授我什么旷世神功才对吗?”

看着谢玄委屈的表情,谢道韫顿时咯咯笑了起来,谢玄先是一呆,然后也随之大笑了起来。

笑声中,谢玄望向天空,那里是一片蔚蓝,几只飞鸟划过,闲云随风飘动。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与真实,那些悲苦的前尘往事,就真的当做一个梦好了。

想到这里,谢玄情不自禁地握紧了双拳,他好不容易才迎来了这么一个天大的机缘,得以弥补前世的遗憾,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亲友挚爱,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这份美好!

就算是天王老子,敢动我身边的人,也要扒了你的皮!

…………

于此同时,谢东城的宅子里,响起了一阵怒吼,伴随着瓷器摔到地上的响声。

“谢玄那个小王八蛋,竟敢将我的儿子伤成这样,我一定要,要将他碎尸万段啊啊啊!!!”

谢东城疯狂地怒吼着,随手又抄起一个花瓶,狠狠地摔到了地上。谢安谢平此时已经包扎完毕,正半躺在一旁的椅子上直哼哼。

谢东城一打眼看到一旁两个儿子的惨样,立刻又是怒气灼烧,挥手大叫:“来人啊,跟我去找谢玄那小王八蛋算账,到时候把他老娘萧碧云抓回来,我让你们人人都有份!”

厅中的众家丁顿时吞了口吐沫,萧碧云那雍容华贵的气质,大家就算没有见过也听得多了,此时谢东城这么一说,顿时轰然应诺,然后齐齐奔出厅去。

刚刚奔到门口,这几个家丁忽然停住脚步,看着门外的那个身影,没人再敢瞎叫唤,反而是恭敬地行了个礼,齐声道:“陈,陈管家好。”

“陈传来了?”谢家敢叫陈管家的,也只有陈传了,谢东城伸头往外看去,一个蓝衫文士背负双手,慢悠悠地踱步进来,不是陈传又是谁。

谢东城眼睛一转,顿时三步并作两步,急急地来到陈传面前,哭丧着脸叫道:“陈管事啊,您来得正好,我两个儿子被谢玄那个没爹的王八蛋弄得遍体鳞伤啊,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他们两个可是听了您的命令才把谢玄引入狼群……”

“什么我的命令,你说话可要小心些!”陈传脸色猛地一变,大声训斥道。

“瞧我这张嘴,该死,该死!”谢东城连忙打了自己一个耳光,“不过,这回我们有了充足的借口,是不是趁机把谢玄那个小兔崽子整死……”

“什么整死,你别自作主张,我这次来就是告诉你,这件事我自有分寸,你别给我添乱!”陈传声色俱厉地说道。

“是,是”谢东城再一次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么我儿子的仇就这么算了?”

陈传横了他一眼:“你儿子受了点伤又算什么,我有更大的图谋,现在动谢玄容易,但是说不准谢承武就发现了我的图谋,那个时候我的计划就全泡汤了,你负得起那个责任吗?”

陈传虽然语气淡然,但是却散发出一股不可违逆的威严,谢东城心中一颤,顿时恭恭敬敬地称是。

陈传面色稍霁,接着踱步到谢平谢安身边,问道:“你们是怎么受伤的,给我一五一十、一字不落地说出来。”

两人本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直哼哼,这时被陈传问到,立刻挣扎着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只不过略过了两人想要**辱小宁的细节。

说到谢玄和谢剑之间的打斗,陈传中途打断,连续让两人重复了好几次。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他,萧家的功法,真的就这么神奇?”

陈传轻轻地呢喃,眼中隐隐出现了一丝热切,只不过当着谢东城的面,还是强自忍住了。只不过就连谢平都注意到,他袖中的双手忽然握紧,仿佛还在微微颤抖……

小厅中忽然一片寂静。

良久,陈传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吩咐道:“此事就此作罢,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你有任何行动,懂吗?”

谢东城只有点头。

陈传也点了点头,然后背负双手,缓缓走了出去,身后一众人等不停地恭送,陈传却没有在意。他抬头看着天空,忽地一笑:“不止是我梦寐以求的功法,甚至还有剑法,恩,看来这次的鱼儿,比想象中还要大好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