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19 一月三品

魔道至尊

温暖的阳光从窗户的缝隙间透射而进,细细碎碎的光斑落在一张简陋的**。

在那床榻之上,一名眉目清秀的少年正闭目盘腿而坐,双手在身前摆出奇异的手印,胸膛轻微起伏,一呼一吸间,形成完美的循环。

在少年的呼吸吐纳之间,鼻孔内轻轻吐出两道黄浊色的气体,同时游离在空气内的一丝丝元气也化作淡淡的白色气流,顺着口鼻钻入了体内,温养着骨骼与肉体。

心中忽动,一缕新生的真气,先是由丹田内衍生,继而循着奇经八脉,经络穴窍,游走五脏六腑,周身上下各大要穴经络,每每游走一步,身体各个部位就再度生出一缕真气来。待到真气行走一圈,再次回到丹田之内的时候,已经壮大了一丝。

这名修炼中的少年,当然就是谢玄了。

“呼——”感受到体内的真气越来越充盈,谢玄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双眼乍然睁开,一抹精芒在他漆黑的眼眸中一闪而过。

体内真气充盈,行走一周天时已经隐隐有鼓荡之感,偏偏谢玄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反而觉得经脉暖洋洋的,宛如和风细雨划过,经脉如同吸收了雨水的小树,渐渐地变得结实稳固起来。

经脉稳固,真气鼓荡,这是武学修为进入三品武徒的标志!

此时离上次向谢平谢安讨债风波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到是出乎谢玄的预料,谢东城出奇地没有来找他的麻烦,而谢剑也没有来报断指之仇。

生活波澜不兴,难得地平静。

虽然不知道这些宵小为什么没有来找他的麻烦,但是谢玄也乐得平静,正好全心投入修炼,将修为提上去。

一个月的时间,谢玄先是用了半个月入品,然后八天升入二品,七天升入三品。若是让旁人知道了谢玄的修炼速度,只怕惊得他们连眼珠子都瞪出来!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之所以升入二品三品的时间比升入一品的时间还要少,是由于天下功法的特性决定的。

自从自武道衍生之日,上古武圣先贤,无数大智大慧,大神通者开创武修一脉起,定鼎天下武道,划分后天境界,只得九品。然而这九品之中,又有四道门槛。

分别是由凡俗子弟升入一品武徒,由武徒升入四品武士,由武士升入七品武师,以此类推,接下来自然是升入八品武御和九品武宗!

每一次称号更换,武道实力都会有极大的改变,难度自然也极大。虽然武徒包括一到三品,但是这三品之间的差距并不算太大,提升起来也比跨越门槛要简单得多了。谢玄修炼的虽然是突破了武学藩篱的十二品通天诀,但是前九品的规律,还是和天下武道没有什么两样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谢玄才只用了七天就提升到了三品武徒,但是接下来要突破武徒和武士之间的门槛,就绝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了。

即使如此,一个月连升三品,这样的修炼速度也是绝无仅有了!

门外有脚步声响起。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谢玄的心忽地抽紧,然后又松懈下来。

“小玄儿,光顾着修炼,怎么把饭时都错过了,娘又给你热了一下,来来来,有你最喜欢吃的香酥鱼。”

伴随着温柔娴静的声音,萧碧云快步走了进来,将一个食盒放到一旁的小几之上,招呼着谢玄。

食盒里正摆着一碟香酥鱼,一碗米饭,还有一小碗青菜汤,都冒着丝丝热气,香气和热气同时传出,让修炼了一整天的谢玄食指大动。

“对了,娘,您吃过了吗?”

刚拿起筷子,准备大快朵颐,谢玄忽地想起一个念头,抬头问道。

萧碧云疼爱地看了儿子一眼,伸手在谢玄的头上轻轻抚摸,脸上充满了满足的笑容:“娘已经吃过啦,你快吃吧,要是喜欢吃,我明天还给你做。”

谢玄看着萧碧云的神色,顿时心中明了。自从父亲谢承乾不知为何破门而去之后,谢玄母子在谢家的地位日渐低下,每月的例钱更是少得可怜,连一个丫鬟都养不起。可怜萧碧云一个大家闺秀,十指不沾阳春水,这十年来却要亲自下厨劈柴生火,与油烟为伴。

无论生活怎么样窘迫,萧碧云都想方设法弄一些好吃的做给谢玄吃,每次都骗谢玄说自己已经先吃过了,其实她一口都没有动过,自己只吃一些馒头、菜汤填饱肚子。

这些还是谢玄后来才偶然发现的,然而那个时候,萧碧云的生命已经没剩多少了。

子欲养而亲不待!

那种懊悔自责的滋味曾经差点把谢玄打落一蹶不振的谷底,当时的谢玄黯然离开谢家流浪天涯,最后还是因为遇到了萧情,才重新振作起来。而后来的萧情的逝去,更是给了谢玄无比沉痛的打击。

前世的记忆不住地在脑海中翻涌浮现,谢玄心中一痛,伸手将萧碧云的手拉过来,细细地打量着。这双本应该是千金小姐的纤纤玉手,此时却是粗糙如农妇,上面还有着一道不小心切出来的伤口,因为浸水而发白肿胀。谢玄看着这双手,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感动与怜惜,不由得痴了。

“小玄儿,为娘的手有什么好看的,你快些吃饭吧,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萧碧云迅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脸色微微有些窘迫。她情愿为儿子付出一切,但是却并不想儿子替他担忧。

“恩,吃饭喽。”谢玄也不说破,装作一副很兴奋的样子,立刻就夹了一块鱼送进嘴里。不过刚吃了一口,谢玄的脸色忽地僵住,然后变得好难看,连忙把鱼吐了出来,大声叫道:“娘,这鱼好咸啊!”

“怎么会,我明明没有多放盐啊?”萧碧云连忙给谢玄倒了一杯水,满脸迷惑之色。

“真的好咸,不信的话,娘你吃吃看啊。”谢玄眼珠子一转,伸手夹了一块最大的鱼,递给了萧碧云。

“不咸啊,味道正好啊……”萧碧云半信半疑地咬了一口,顿时摇了摇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好你个小玄儿,竟敢骗为娘!”

谢玄嘻嘻笑道:“哪有,还不是娘你先骗我的,说什么吃过了,那怎么连咸不咸都不知道呢?”

“你还说!”萧碧云脸色微红,伸手欲打,不过看到谢玄的笑容,却是轻轻放下,在谢玄的脸上爱怜地拂过。

谢玄伸手抓住她的手,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脸上,泪水不可抑制地落了下来。有这样的母亲,是他谢玄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小玄儿,你真的是长大了,懂事了。”萧碧云擦了擦通红的眼睛,把谢玄抱在了怀里,轻声呢喃:“玄儿啊,小时候娘也是天天这样抱着你呢,一转眼你就长大了,为娘都管不住你了;可是为娘吃多少苦都无所谓,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答应娘,像上次上山打狼的事情,再也不要去做了,好么?”

“恩,我答应您,再也不做那种对自己危险的事情了。”谢玄乖巧地应了一句,心里却在想: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危险的是谁还不一定呢。

不错,我以后再也不做那种送上门去找死的事情了,因为从今以后,只有我欺负人,没有人能够欺负我!

抬起头来看了萧碧云一眼,谢玄眼中充满了坚定的神光,他一定要尽快找到缓解母亲伤势的方法,然后再去把父亲找回来,让自己最重要的亲人过上舒适安康的日子。

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