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22 剑鞘养煞

魔道至尊

“呛啷——”那小厮伸手拿过旁边架子上的一柄剑,拔剑出鞘,然后把剑鞘递给谢玄,滔滔不绝地说道:“公子您瞧,这柄剑的剑鞘就不错,龙纹木材质,鲨鱼皮包裹,上面缀以乱星海出产的明珠,可谓是身份的象征啊……”

“好了,我不要这个。”谢玄挥手打断了他,“我不要什么身份的象征,只是要最符合我这柄剑的剑鞘,给我到后面现配一个,你懂吗?”

“小的明白。”小厮恭敬地点了点头,大概明白了这位公子哥不是来买个炫耀性质的剑鞘,而是真正的行家。

他伸手一引,把谢玄和谢道韫引到了后面,穿过一道小门,眼前是一个大厅堂。这个厅堂到是并不怎么华贵,甚至显得有些肮脏,各种杂物对方在地面上,一个工匠模样的人正光着膀子蹲在地上,仿佛对一样兵器做着什么调整。

“鲁师傅,这里一柄剑,您给配个剑鞘,记住,是‘配’,人家公子可是个行家。”那名引路的小厮对着工匠说道。

鲁师傅抬头看了几人一眼,目光落在“秋水”之上,双眼立刻就是一亮,赞道:“好剑,好剑,就算我亲自打造出来的‘北冥’,也比这柄剑差上一大截啊,公子,可否给老朽细细一观。”

“当然,鲁师傅请自便,我本来就是请你给我配个剑鞘的,自然要让你了解这柄剑的特性。”谢玄微微一笑,伸手把秋水递了过去。

谢玄一直强调“配”剑鞘,而不是买剑鞘,是因为这里面都很大的区别。谢玄是个剑法宗师,自然也是个懂剑的行家,一柄剑的好坏不止在于剑本身,剑鞘也占了很大的一部分,一个好的剑鞘,不仅能够保护剑锋不受伤害,更是能够蓄养住剑锋的煞气。煞气需要到一定火候,拔出鞘的一瞬间,剑锋受煞气影响,更是锐利三分,一剑薄发,如此才能发出至强的一剑!

如果像先前那小厮随便从别的剑上面退下来的剑鞘,不止蓄养不住剑的锋锐煞气,由于细微大小的不相符,更是会渐渐磨损剑的本来锋锐!

那鲁师傅细细打量了“秋水”半天,才扔下一句话:“等着吧。”

“这位公子,您别见怪,这鲁师傅就是这个臭脾气,我……”一旁的小厮连忙解释。

谢玄倒是不恼,只是微微一笑,他一眼就看出鲁师傅是个只对剑有兴趣的工匠,这样的人谢玄不但不会怪罪,反而特别欣赏。前世他见过人生百态,各种各样的人都打过交道,最欣赏的一种人就是这种“痴人”,这种人只对某一种特定的东西感兴趣,世俗礼法从不放在心上,心中也是最为纯净,绝对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的心思。

反观一些大宗派的宗主,外表仙风道骨,满口仁义道德,其实内心的龌龊比谁都多,一涉及到具体的利益,总是以顺应天意为借口,行那巧取豪夺之事。

前世,害死谢玄挚爱萧情的天刑道宗宗主刑玉霄,就是这各中翘楚!

“萧情,不知道你如今过得如何,我定要保你今生幸福安康,也要把那刑玉霄剥皮抽筋,以报前世之仇!”想到这里,谢玄不禁心中冷笑,双拳紧紧握起,就连指甲深深陷入皮肉之内都没有感觉到,他与刑玉霄之间的仇怨,实在是倾尽五湖四海之水也清洗不清!

即使过了一个轮回,也无法稍减他对刑玉霄的杀意。

“小玄,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谢道韫看出来谢玄有点不对劲,伸手在他额头上一探,然后关切地说道。

“啊?哦,我没事,堂姐,只不过是想起一些修炼上的难题罢了,不用担心的。”

谢玄心中一惊,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满头大汗,不禁暗暗警醒:前世给过我无数痛苦的人,定要一一还回去,有仇报仇,但是不能让仇恨蒙蔽了本心,如果只纠缠于仇恨之中,那么以那样的格局和器量,又能有什么建树?

前一世萧情惊采绝艳,纵横天下,修炼速度比后来的谢玄还要快一倍,差点就立于武道的巅峰,就是因为她从不让仇恨束缚住自己的本心,有仇就报,暂时报不了那就放在一边,每一天都过得开心,这才是大气度,大器量!

正自想得出神,忽然听到那鲁师傅老迈的声音响起:“公子,做好啦,虽然是现成的模子,但是经过我鲁班的打磨,绝对保证跟您那柄剑相配,不但不会损害剑锋,更是能够养住剑煞。”

鲁师傅的声音中充满自傲。

谢玄定睛看去,面前是一柄连鞘的长剑,剑鞘并没有丝毫特别之处,和外面的那柄华美之剑比起来,实在是不起眼之极。不过以谢玄的眼光,这剑鞘和剑身严丝合缝、浑然一体,好似本来就是一套的,此时剑身插入鞘中,剑锋上的寒气被完全锁住,一旦拔出来……

心中一动,谢玄伸手接过秋水,用力一拔,“呛——”,一声长吟,肉眼不可见的寒芒从剑鞘中泻出,顺着剑锋的方向流淌着,迸射而出!

谢玄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要仗剑舞一番,一柄好剑对于他来说,好比美酒之于酒鬼,美食之于乞丐,实在让人心痒难耐。当然,在这么多人面前,他还是忍住了这个冲动。

“好剑鞘!”谢玄赞了一声,望向鲁师傅的目光中充满了敬意,同时也有着一分疑惑:为什么这么厉害的铸剑师会屈身于这个岳安城里的小店?或许常人只觉得鲁师傅的技艺精湛一些,只有谢玄才看得出来,这样的水平,就算投身到五大宗门里,也绝对不会被拒绝!

收剑还鞘。

“多少钱?”谢玄问向一旁的小厮,商品满意,自然就到了付钱的时候了。

“回公子,这剑鞘本身的材质不过十两白银而已,不过既然是鲁师傅的手艺,按照惯例,鲁师傅出手一次,总要二百两银子;不过刚才鲁师傅关照小的了,这次的手艺只收半价,那么就是一百一十两白银。”

“一百一十两,恩,倒也公道。”谢玄点了点头,伸手入怀,准备付钱。在他看来,这剑鞘的材质虽普通,但是就凭着一手技艺,就算要价千两也值得。当然,真要是要价千两,谢玄绝对是不会同意的,他还要留着银两买药材炼制“秘药”,毕竟那才是此次新街之行的主要目的。

“恩,这个,其实刚才这位小姐已经付过银钱了,所以您不必再付了。”小厮笑着说。

“已经付过了?”谢玄疑惑地看了看小厮,然后转头望着谢道韫,埋怨道:“堂姐,说好只是陪我逛街,怎么好意思让你给我买东西。”

谢道韫唇角含笑:“这有什么,你之前不是还给我买了一个吊坠吗,我喜欢的很,给你买样东西你就不高兴了吗?”

“那个吊坠可是才……好吧,不过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谢玄无奈地苦笑,他本来想说那个吊坠不值钱的,不过看到堂姐的神色,立刻就改口了。

这个堂姐对自己实在是太好了,从十年前父亲离家开始,就经常赠与谢玄母子银两,谢玄后来才知道,这些事谢道韫都是瞒着谢承武做的,用的都是自己买首饰的钱,外人还只道这个谢家大小姐天生丽质,从不用俗气的金银首饰来点缀自己。而谢道韫的才女之名也因此而更加为人所认同,这真的令人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