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23 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吧

魔道至尊

“哼哼,区区一百两银子,也要让人家女人帮你付,真是个废物啊!”

就在谢玄心中感动的时刻,一个极其讨厌的声音在耳旁响起,而话语中的内容,更是让谢玄眉头大皱。

目光顺着话音的方向看去,一个身着华服,油头粉面的青年走了进来,看年龄不过二十许,不过那脸色一看就是酒色过度,一步三晃的样子,身后还跟着两个膀大腰圆的随从。

谢玄忽地笑了起来,这个公子哥他倒是还有点印象,之前的十几年他在谢家一直被那帮纨绔子弟欺负,而面前这个人跟谢安谢平那几个纨绔子弟走的很近,平日里没正事可做,欺男霸女的事情倒是没少干,而且也跟谢安谢平他们一起毒打过自己。

欺负过自己的人,谢玄一向都记得很清楚。

面前这个青年名叫马文才,是岳安城马家的大公子,虽说谢家是岳安城的第一世家,但是也不能说就一家独大、没有对手了;这岳安城里的马家、赵家,还有孙家,三家的实力都比谢家远逊,但是如果团结起来的话,倒是也不输给谢家。

正常情况下,这马文才可不敢惹谢家的公子,毕竟谢家的实力比单独马家一家要强盛很多,但是谢玄是个例外。之前沈莲那个贱货,不过是一个下贱的小妾,就敢对谢玄破口大骂,甚至还怂恿他哥哥沈虎对谢玄痛下杀手,虽然沈虎反被谢玄一招杀死,但是谢玄的地位之低也可见一斑了。

这马文才讥讽了谢玄一句,正要继续奚落,忽地看到了一旁的谢道韫,双眼中立刻就闪过一丝炙热,清了清嗓子道:“原来岳安才女谢道韫小姐也在这里啊,不知道小姐想在新街这里买点什么,在下正好闲着,不如陪小姐你逛逛吧。”

谢玄忍不住噗嗤一笑。

这个马文才什么本事都没有,却总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对谢道韫百般骚扰,妄想把这个岳安城的才女娶进门去,只不过他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实在是令谢玄忍不住发笑。

“你,你笑什么!”马文才狠狠地瞪了谢玄一眼,不过佳人面前,他还是要保持风度,只得冷笑道:“一个连银子都要女人给你付的废材,也有资格笑我?”

谢道韫立刻就皱了皱眉,忍不住道:“马公子,请你对我堂弟客气些,我给不给他付银子,似乎轮不到你来管吧?”

马文才干笑了两声,道:“好吧,既然道韫小姐如此维护你那个不成材的堂弟,我也就给他几分面子,不过道韫小姐也请赏我一个面子,让我陪您一起逛街如何?”

谢道韫刚要想个理由回绝,就听到身后谢玄忽地大声笑了两声,声音洪亮:“马文才,就凭你那个熊样,也想赢得我堂姐的芳心,做梦去吧,我给你个建议,回家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估计就不会再有如此愚蠢的想法了。”

“谢玄,你别给脸不要脸,我是看在道韫小姐的份上才不跟你计较,不然我早就……”

“不然你要如何,要痛揍我一顿?”谢玄忽地上前一步,笑容收起,眼中凌厉的光芒一闪而过,他冷冷地盯着马文才,身上泛起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谢玄前世从尸山血海中走过,手中不知道有过多少人命,早已经培养出来了一种无形的煞气,此时他眼睛一瞪,立刻就有一股凌厉的气势透体而出,让马文才心头发凉,忍不住就后退了一步。

只后退了一步,马文才忽地清醒过来,只觉得自己竟然被一个“废物”吓得后退了,实在是大失面子,不由得恼羞成怒,也顾不得在谢道韫的面前装斯文,对着身后的两名随从大叫:“给我打他,狠狠地打!”

由于声调太高,声音都变了样。

谢玄冷冷一笑,不怕你来,小爷正等着你呢。伸手把秋水塞进谢道韫的手里,双拳一握,悍然冲上,那股气势令马文才的两名随从都脚步一滞。

之所以没用秋水,一个是根本不需要,另一个是他怕自己忍不住就把马文才杀了,马文才可不是沈虎那种身份低微的人可以比的,毕竟是马家唯一的公子,杀了他麻烦一大堆,现在还不到杀他的时候。

不杀,不代表不能下狠手。

一个错身,谢玄就已经把对方的实力摸得七七八八了,那两个随从均是身形彪悍,一动手就发出破空之声,显然是四品武士,而马文才大概在二到三品武徒的阶段。

能有两名四品武士做随从,马文才不愧是马家大公子,不过这点战力对于谢玄来说实在是不够看。

谢玄此时是三品武徒的阶段,照常理来说对上两名四品武士,恐怕一个照面都扛不住,不过以谢玄将近两百年的经验加成,如果连四品武士都打不过,那还不如找块豆腐自己装死得了。

两名随从怒吼着从两边扑过来,两双青筋毕露的铁臂分别横拦在谢玄的左右两肋,劲气鼓荡之下,这两双铁臂顿时暴涨了一圈,仿佛有谢玄的大腿粗细,威势极为慑人。

正是世俗武林极为常见的武技:通臂拳!

眼看谢玄的左右两肋就要被生生打断,谢道韫大惊失色,大声叫道:“不要!”不过接下来的事情,顿时让她目瞪口呆。

脚步一动,虽然前世的谢玄也没有修炼过任何步法武技,但是就凭深入骨髓的战斗感觉,妙到巅毫地踏在了两名随从之间唯一的破绽之上,若是早一点则完全没有用处,对方可以随时变招,晚一点就会失去这个唯一的机会。

“咔嚓!”两人的通臂拳同时击空,然后撞在了同一点,发出一声恐怖的响声,仿佛千斤巨力撞击在一起,气劲横流,形成一股狂飙,四射开来。

然而,谢玄早已经不见了。

藉着刚才游鱼般地一踏,谢玄瞬间到了两人身后,他也不回头,双臂如飞鸟般展开,斜斜地向后击出,准确地击在身后二人的背心。

人体中心处有两大窍穴最为脆弱,分别是胸前的膻中穴,以及背后的命门!

谢玄战斗经验何等丰富,根本不用回头,光凭气机感应就察觉到背后二人最薄弱的所在,双掌在击出的一刹那五指聚拢,在身后二人身后命门处轻轻“啄”了一下。

两名大汉身体同时一颤,然后“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来,谢玄不等他们回过气来,身体倏地回转,向着他们的心脏部位分别点去,气劲随着他手指的运转不停,如一根根尖锐锋利,寒光绽裂的细针,直接插进了二人的心脏,两名大汉只觉得一刹那间,由心尖升起一股凉意,直直传到五脏六腑,奇经八脉,一个呼吸都不足的时间内,他已然像是泡进了万丈寒冰之下,浑身都冻僵了。

就凭这轻描淡写的一击,就让这两名大汉的武道之途,从此再不可能有丝毫进展!

谢玄看着两名大汉吐血跪倒,回过头来微微一笑,声音悠悠:“马公子,接下来,该你跟我玩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