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24 胆敢偷袭

0024 胆敢偷袭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马文才惊恐地看者谢玄的身影,双腿抖如筛糠,伸出一根手指颤巍巍地指向谢玄,脸上的神色就仿佛见到了鬼一般。

一个前不久还被他欺负过,以懦弱废柴著称的少年,竟然举手之间轻描淡写地打败了两名四品武士,这种绝无可能的事情让马文才顿时觉得自己见鬼了!

事实上,谢玄的这种蜕变真的比鬼魂的存在还要不可思议。

“呵呵,我当然是,鬼!”谢玄微微一笑,然后猛地前冲,在马文才身前停下,大叫了一声。

“啊啊啊——”

马文才发出杀猪般的惨叫,立刻就跌倒在了地上,手脚并用不停地往后爬去,眼泪、鼻涕、唾液一齐涌出,仿佛真的见到了厉鬼一般。

“真是个废物。”谢玄不屑地撇了撇嘴,对于马文才这样胆小的人他实在无语了,不过是大叫了一声,就能够把他吓成这样?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马文才不住地重复着,看样子已经被吓得神志不清了,然而就在谢玄不屑地摇头叹气的时候,这马文才脸上忽地闪过狠毒之色,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柄匕首,猛地冲谢玄扑了过来。

手中小刀刺破空气,发出劲气破空之声,显然也是一名四品武士!

谢玄心中惊讶之极,倒不是被马文才的偷袭吓到,而是这个看似废物到极点的纨绔子弟,竟然还懂得扮猪吃老虎?

自己重生而来,扮猪吃老虎这种事情应该是自己的专长才对,没想到被别人给用了,而且还成功地骗过了他,真是令谢玄哭笑不得。

只不过,这种程度的偷袭对谢玄来说实在是不够看,前世谢玄曾对上过以暗杀著称的“甲贺门”,各种难以想象的刺杀手段令当时的谢玄也差点丧命,对比之下,马文才的偷袭就如同小孩子过家家,幼稚到了极点。

摇了摇头,谢玄先是后退一步,稍避锋芒,然后闪电般地在已经闪烁到了面前的寒芒之上,屈指一弹,“嗡”地一声,马文才只觉得自己手中匕首最为不受力的一点被击中,再也拿捏不住,匕首顿时脱手而出。

“嗖!”脱手的匕首化作一道寒芒,擦着谢玄的颈侧划过,逼人的寒气让谢玄的寒毛都竖立起来,颈侧的皮肤上兴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看似危险,一切其实都在谢玄的控制之内,他冷冷一笑,道:“马文才,你既然做出了这种事情,就要承担后果!”

劲气一催,右手倏地探出,紧紧地卡在马文才的脖子上,只一瞬间马文才的脸色就已经涨红,喉咙中发出“嗬嗬”的声音,双手不停地拍打着谢玄扣住他咽喉的右手,然而咽喉被扼住根本使不住力气。

再有三个呼吸,马文才就会窒息而死。

谢玄这回真是怒了,本来只是把马文才当做一个笑话,然而刚才的偷袭毫不留手,完全是一副要杀了他的样子,如果谢玄不是有着前世的经验,那么恐怕也躲不过血溅当场的结局。

对于要杀自己的人,谢玄可没有那么好说话。不就是一个马家吗,还能翻了天去?

就在这时,身后两个大汉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不顾伤势地扑到谢玄面前,磕头如捣蒜:“谢公子,求求您,不要杀我家公子,他就是个屁,您把他放了吧。”

“咦,你们这是?”谢玄诧异地看着两名大汉,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们其实并不是真心想为马文才求情,不过他们既然为马家奴仆,如果马文才出了什么三长两短,他们也不用活了,下场一定极为凄惨。

这就是权势的作用,就算他们能够逃跑,那他们的家人呢,总有一个把柄让他们无处可逃。

前世谢玄纵横天下,杀人无算,跟他结仇的势力遍布整个中土,可是这些势力几乎都对谢玄毫无办法,就算有什么阴谋诡计也难以施展,症结就在于,那时的谢玄孑然一身,没有丝毫牵挂,一剑破万法,哪怕深陷包围也可以从容走脱。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然而这一世情况却完全不同,谢玄有身边的亲人需要保护,有前世的挚友需要去寻找搭救,谢家、萧家,他也无法坐视它们毁灭。

有了亲人挚爱,谢玄深陷幸福之中,但是也多出了无数的牵绊。

想到这里,谢玄幽幽一叹,看着两人的目光中出现了一丝同情,这两名大汉是可怜而无辜的,自己已经废了他们的武道修为,也不必断了他们的生路,而且他此时杀了马文才,确实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带着马文才,滚吧!”谢玄将马文才像死狗一般狠狠地摔在地上。

“多谢公子。”两名大汉再次磕了几个头,连忙抬着还在捂着喉咙呻吟的马公子,快步逃出了这间店面。

谢玄看着他们走远了,伸手握住谢道韫的小手,柔声道:“没来由地被这个混账坏了兴致,没吓到你吧。”

“哪有,看到小玄你如此英武,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那个马公子总是骚扰我,还要多谢你帮我教训他呢,”谢道韫掠了掠发丝,“不过小玄你刚才确实有些莽撞了,万一真把他杀了,马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堂姐,你的腔调真的和我娘一样呢,呵呵。”谢玄呵呵一笑,伸手拉着谢道韫走出了这间兵器店。那店里的小厮早就吓坏了,巴不得这个煞星早点离开,也免得惹祸上身,连忙在后面满脸堆笑地恭送。

谢玄牵着谢道韫的柔夷在新街之间穿行着,也不顾及旁人的目光,不时传出一阵欢笑声。若看见哪个店铺新奇有趣,便进去观赏一番,不过两人皆是只看不买,毕竟包里的银子有限啊,这新街的东西都是贵的出奇,随便买一件就要花掉上百两银子。

比如在一个玉器店里,两人把玩了好久,尤其谢道韫对于一串黑色珠链爱不释手,不过一问之下才知道那是万中无一的黑珍珠首饰,至少要千两钱财才能够卖出,而且不是银子,是黄金!

前世谢玄醉心与武道,银子对他来说可有可无,就算急需什么东西,直接去抢来便是,这种买不起东西的感觉确实令他挺憋闷的。而那店主看到两人面露尴尬之色,立刻就明白他们买不起,言语之间就颇多嘲讽了。

谢道韫生怕谢玄冲动惹祸,急忙用力拉住了谢玄的手臂,不过谢玄倒是根本没有要跟着店主一般见识的意思,只是微微一笑就算了。

心胸豁达,不惧与旁人异样的目光,这是才是一个高手应有的心态,如果威胁到谢玄的身边人,他当然要一怒拔剑,杀了再说;如果只是无关人等的闲言碎语,也要介怀于心的话,那么一辈子都无法做到真正的豁达。

“小玄,你还是放开我的手吧,你看周围的人,都用那种眼光看我们呢。”

谢道韫是岳安城的才女,认识她的人太多了,周围的行人看到两人手拉手的亲密样儿,纷纷向他们投去异样的目光。谢道韫纵然温婉大气,但是也经受不住如此多的目光追逐。

谢玄呵呵一笑:“堂姐,你我是姐弟关系,心中无愧,别人怎么看又何必放在心上,哦,难道是堂姐你有了意中人,怕他发现么?”

谢道韫立刻就霞飞双颊,轻轻啐了一口,不过也不嚷着要谢玄放开她的手了。只不过她暗暗看着谢玄那英挺的身形,自信的笑容,心中忽然冒起一个想法:如果,我不是他的堂姐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