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26 炼制秘药

魔道至尊

说实话,谢玄真的挺郁闷的。

重生而来,本来是打定主意要雷厉风行,不爽的人直接杀掉,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将前世的局面完全扭转。然而仔细想想,除了沈虎那个不重要的下人之外,其他的人,无论是谢安谢平,还是马文才,都是只伤不杀,着实令人郁闷。

倒不是谢玄心存仁慈,只不过这些人背后都有不俗的背景,如果真的一剑杀掉倒是容易,但是他们背后的人如果一齐反噬,以他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够看。

他现在是三品武徒,如果真要算起来,运用他前世所学会的所有手段,应该可以和一名七品武师正面抗衡。

七品武师,那已经是岳安城的顶尖存在了,但是谢玄还是完全无法满足。至少要有与八品武御相当的实力,才能够在岳安城搅动风云,定鼎大局。

而想起敖无双,谢玄就更郁闷了。

如果没有记错,敖家家主是八品武御的实力,而且应该还有一名隐藏的九品武宗!正因为如此,无论怎么憎恨敖无双,他也不敢当场杀掉他。

谢玄手捏着一枚妖核,不禁苦笑起来,明明心中恨敖无双到死,但是却阴差阳错地接受了他所赠与的妖核。那天敖无双直接在出门前丢下了一枚紫金币,不光把这枚妖核的钱给付了,甚至谢玄买了其他的几样珍贵药材之后,还绰绰有余。

一枚紫金币,相当于千两黄金了,而且只有敖家这种中等往上的家族,才有资格作为日常货币使用。

谢玄看着眼前的几样东西,心中郁闷之情稍稍缓解了。一株洗髓花,两份紫兰石粉,还有一截千叶藤,加上那枚血狼妖核,这些东西的价值已经极为昂贵了,最重要的是,他炼制秘药的材料已经完全准备妥当。

安静而简陋的房间之内,各种瓶瓶罐罐堆放在一旁,而地面的正中央是一个简易灶台。谢玄深吸一口气,将秘药炼制的过程再次在脑海中重温了一边,毕竟如果失败了的话,这些材料短时间内就难以凑齐了。

眼睛忽地睁开,神光一闪即没,谢玄双手忽动,左手飞快地打着了一根火折子,将灶台内的鲸油点燃,为了尽量保持火焰的稳定,他特地花大价钱买了一些鲸油回来。这些鲸油是一种名叫剑鲸的鱼类妖兽所出产的油脂,极为耐烧,最重要的是火焰稳定,当然价格也是极为昂贵。

火焰升腾而起,在火焰变红的一刹那,谢玄右手捏起那截千叶藤,飞速地在火焰中略过,千叶藤上面布满了无数细小的叶子,在接触火焰的一瞬间就开始枯萎卷曲,然后掉落下来。处理千叶藤的关键就在于要让所有的叶子与火焰充分接触,但是又不能让除叶子之外的任何表皮受到损害。

所有叶子全部掉落,千叶藤变成了一根表面光滑的绿色长鞭,谢玄轻轻松了透气,这第一步还算顺利。

伸手拿过一个药罐放在灶台之上,在火焰的炙烤之下,药罐底部迅速变热。谢玄也不去管药罐,而是拿过那株洗髓花,阳光从窗格子之间照射进来,将这株绯色的洗髓花烘托得极为美丽。

别小看这美丽的绯色花瓣,内部可是蕴藏着极为恐怖的剧毒!

“嗤嗤嗤!”谢玄用一柄小刀飞快地将洗髓花的花瓣切割了下来,花瓣落地,然后就迅速枯萎,再看小刀的表面,已经有了一层黑色,那是洗髓花花瓣的毒性侵蚀。处理洗髓花的关键,就在于从花瓣的根部进行切割,将毒素的贮存部分完全分离,剩下的花茎才是精华所在。

天生万物相生相克,洗髓花的花瓣是剧毒,而花茎则是可以温养经脉骨髓的珍惜药材。

“滋滋”,在火焰上烤了半天的药罐开始发出声响,这表示温度已经到了需要的程度,谢玄伸手拿过已经装在瓶子里的紫兰石粉,毫不犹豫地倒在了药罐里。

紫兰石粉簌簌而下,在谢玄手腕控制下均匀地撒在了药罐的底部,与炙热的药罐接触的一刹那,紫兰石粉就“轰”地一声化成了一团紫色的雾状气体。

将手中的洗髓花花茎投入这团紫色的雾气当中,轻飘飘的花茎落在雾气之中,却神奇地并不落下,反而被紫雾托在了半空中。

洗髓花在紫雾中轻轻翻动着,然后缓缓融化,最终化成了一滴绯红色的液滴,绯色液滴和紫色薄雾交相辉映,形成了一副美丽的景象。

谢玄可没有心思去欣赏什么美丽,他深吸一口气,双眼微眯,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部分,丝毫都不能有差错。

抓起那根千叶藤,此时或许叫“无叶藤”更合适一点,谢玄把它探进了紫雾当中,然后那团紫雾仿佛找到了归家的路一般,纷纷涌入了千叶藤之中,仔细看去,原来是千叶藤那些叶子脱落之后留下了无数的细密针眼,而紫雾就顺着这些针眼潮水般涌入了千叶藤之中。

那滴洗髓花所化的绯红液滴,失去了紫雾的浮力,顿时向药罐底部掉落下去,谢玄全身肌肉绷紧,以最快的速度拿起一个小瓶,在绯红液滴掉落到底部之前,一把抄在了小瓶之中。

这还没完,顾不得照看小瓶中的液滴,谢玄拿起那枚一品妖核,看也不看地塞入了千叶藤之中,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千叶藤内部瞬间就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响,谢玄死死地攥住千叶藤,而千叶藤在他手中不住跳动,如同一条凶猛的长蛇,急欲脱困而出。

响声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谢玄的双手都被巨大的力道震得皮肉稀烂,他也顾不得疼痛,急忙从塞入妖核的地方把妖核又掏了出来,此时的妖核已经变了个模样,变得晶莹剔透,完全透明,内部仿佛有一团紫色气体在缭绕。

轻呼了一口气,此时秘药的处理阶段完全结束,接下来就是熬药了,就像平常医师所做的那样,在药罐中加满水,然后依次投入元胡、元参、木莲、木香松、瓦韦、丹参、乌六曲、文元、文蛤、仁杞、双皮、水韭、水莽、水龙葵、龙脑、龙眼等药材,煮到水沸,然后又煎了半个时辰,中间又添了两遍水。

最后,谢玄将处理好的绯红色**和妖核同时投入药液当中,然后盖上盖子,在一旁等待起来。

要想将洗髓花和妖核的药力完全吸收到药液里面去,需要三四个时辰才行,不过为了防止药液干涸、前功尽弃,谢玄还是得一刻不离地守着。

三个时辰之后,药液猛地暴沸,一股热气将盖子都顶的飞了起来,谢玄眼睛一亮,飞速地灭掉灶台的火焰,然后惊喜地看向药罐子里面。

在药罐之内,半红半绿的药液正缓缓平静下来,浓郁的药香传出,光是闻了一闻,就觉得自己经脉之中生出一股暖暖的气息来,说不出的舒畅。

这次的“护脉秘药”,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