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27 演武堂

魔道至尊

“娘,这是根据古方熬出来的汤药,我自己已经试过了,确实挺有效果的,喝完身子骨暖洋洋的,您也喝一碗试试吧。”

谢玄端着一碗红绿相间的药液,正劝说萧碧云喝下去。这“护脉秘药”在护持经脉,修炼禁术上有着不错的功效,对于萧碧云的内伤效果就有限了,不过能让萧碧云身体好上几分,谢玄就认为很值得了。

萧碧云的身体受伤是在十几年前,沉疴已久,经脉已经脆弱的不成样子,这护脉秘药或许能够让萧碧云身体短时间内好转几分,但是真要彻底根治,就非得要那种能够重塑经脉的高等丹药不可了。

只是那种丹药所需要的材料昂贵得离谱,就算把整个谢家卖了都买不起,更别提高阶丹药需要的高级炼丹师了。

总之一个字,难!

萧碧云终于拗不过谢玄的坚持,在他期待的目光中把一碗药汤全部喝完了,药力发挥的极快,瞬间就充斥了萧碧云的整个奇经八脉,各大窍穴,她只觉得全身暖洋洋、酥麻麻,似乎困扰了她多年的痛苦不翼而飞了。

谢玄当然知道,这不过是暂时的,等到秘药的药力渐渐消退,母亲的身体将会再次恶化,不过至少在药力维持的一个月内,萧碧云的痛苦能够减轻许多。

“咦,这是什么药汤,我感觉,感觉我的经脉……挺不错的。”

萧碧云欲言又止,不知道从何说起,她深受内伤的事情绝对不能透露出来,否则就会惹来滔天大祸;多年来谢家人没有一个知道她会武功,就连谢玄也没有被告诉,此时她对药汤满心疑惑,却不知道该如何去问,只能说了一句不错。

“感觉好就行,以后等我有钱了,多弄一些汤药给娘你喝,让你病完全好起来,好么。”

谢玄生怕被母亲追问,此时见母亲不主动提起,也就乐得装糊涂,只要母亲的身体好些,他就满意了。

“恩,好啊,小玄儿你真是懂事了。”萧碧云摸着谢玄的头发说道。

“娘,要是没有别的事情,那么我就回去修炼了。”谢玄说道。

萧碧云在谢玄的头上弹了一记,笑道:“傻孩子,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今天是去演武堂的日子啊,你上次就错过了,这次可别缺席啊。”

“演武堂?”

谢玄忽地想起来,是有这么一回事。

…………

所谓演武堂,是谢家子弟学习武学的地方。

武学一道,博大精深,没有名师引领,一个人闭门造车是很难练出什么成效的,而且极容易误入歧途。演武堂就是为此而设立的,专门教授未成年的谢家子弟功法、武技,同时也提供一个众人公平切磋的地点。

无论任何武学,都是需要在不停地对战中才能够掌握其中的玄奥,前一世的谢玄也是经过了无数险死还生的战斗,最终才幸运地站在武道的高峰;而最后能跟谢玄相提并论,同立于武道高峰的高手,无一不是身经百战,从尸山血海中爬上来的狠角色。

那种掉下山崖,捡到一本高深武学,狂练个十几年出山,然后天下无敌的故事,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中土大陆。

谢玄从十岁开始进入演武堂,当时需要每天都去学习武学,而随着年龄的渐渐增大,该学的东西都已经教授完毕,最终只需要每隔一个月去一次就可以了。主要的作用是对于诸人的修炼情况有所了解,从而决定重点培养的对象。

比如谢剑,就是某一次演武堂的比试之中脱颖而出,最终得以修习疾风剑法,成为了家族重点培养的对象。

上个月的演武堂之期,谢玄因为被狼群咬伤,以此为借口没有去,不过这一次他没有任何借口了,如果再次缺席的话将会受到家族的惩罚。

对于前世的谢玄来说,演武堂就是他的噩梦,由于灵脉资质低下,修炼速度极慢,所以每一次比试都受尽屈辱嘲笑,甚至毒打!

中土世界是个武力为尊的世界,而谢家演武堂里更是如此,只要武学修为强横,就有说话的资本;而那些修为低下的子弟,就算被人欺负,家族长老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地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促进这些少年们努力修炼的一种举措,只不过太过残酷了一些。

谢玄正走在去往演武堂的路上,这几天他已经对谢家的格局研究了一边,倒是不会轻易迷路了,此时他一边找着通往演武堂的正确路途,一边思索着过一会该怎么表现。

此时的谢玄当然不可能再受任何折辱,不过他也要选择,是表现得中规中矩,不受欺辱就好,还是一鸣惊人,直接让家族长老们得知自己的存在?

一鸣惊人固然爽快,但是以后就不好扮猪吃老虎了,谢玄阴险地想着。

“算了,倒时候见机行事吧。”还没想出个头绪,演武堂已经到了。

眼前是个宽敞高大的建筑,头顶的牌匾之上,有着“演武堂”三个大字,字体苍劲有力,据说是谢家上一辈的老爷子所写。

一进演武堂,发现里面已经站满了人,对,是站满,在演武堂里,是不允许坐着的,这是时时刻刻提醒大家要严格要求自己,只有经过磨砺的武者,才会有所成就。

人群中正传来一阵阵呼喝和喝彩声,谢玄微微有些意外,演武还没有开始,就有人开始比试了?

走近了一些,人群中的情况也尽收眼底。演武堂中有三个比武场,此时靠左边的比武场中,两个人正在切磋比试,周围的人也乐得看热闹,不时传来一阵阵评论声。

“啧啧,看谢山表哥的出手,破风声这么脆,看来恐怕是已经有五品武士的修为了吧。”

“嘿嘿,上次演武堂过后,他就已经是五品武士了。”

“好厉害,不愧是谢山表哥,不过谢剑早就进入了五品武士的行列了,还修炼了疾风剑法,恐怕谢山不可能有机会吧。”

“你还不知道呢吧,谢剑的右手大拇指不知道被谁给砍掉了,一辈子没法用右手握剑啦,凭他现在的实力,恐怕连我都打不过呢。”

“怪不得,看他那狼狈样,活该,谁让他平时那么目中无人。”

“嘿嘿,谢山表哥正是故意拿这一点来讥讽谢剑,所以两人才打起来的。”

“谢剑?”听到周围的评论声,谢玄微微有些疑惑,这家伙还能出来打架?

凝目向场上看去,两个人影兔起鹘落,人影纷飞间两柄长剑不住交击,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其中一个膀大腰圆,手中一柄宽厚巨剑的少年,是人们口中的谢山,而另一个身形瘦削,眉目还算英俊的少年,就是被谢玄砍掉右手大拇指的谢剑了。

此时的谢剑右手已经无法使剑,勉强用左手握着一柄长剑,看剑的材质普通之极,比起秋水来不知道差了多少,而谢剑的实力差的更多了。

谢玄一眼就看得通透,这谢剑只怕刚练习左手使剑没多久,一手疾风剑法使得破绽百出,此时已经被谢山狂猛的攻势压制的无法还击,只能咬牙苦守。而谢山或许是兴起了卖弄的念头,明明能够一鼓作气取胜,他却一直不结束战斗,只是一下下敲击在谢剑的剑锋之上,脸上也充满了猫玩耗子的戏耍神态。

这谢山是谢家大长老谢云的孙子,修炼天赋倒也不错,已经达到五品武士的阶段了,一直和谢玄没有什么交集,偶尔见面也是点个头而已,谢玄也不知道这谢山的人品如何,不过此时看来,倒是颇为不堪。

谢玄一直认为,比斗之间刀剑无眼,就算你杀了别人也无所谓,可是如果两人无仇无怨,就不应该用手段来折辱别人,这是一个武者的尊严!

这样想着,谢玄不禁对谢山就生出几分鄙视来,而目光扫向咬牙苦忍的谢剑,心中却是微微惊讶。本来对于砍断谢剑手指的事情,谢玄没有丝毫内疚,谁让你主动挑衅,而且还起了杀心,有杀掉别人的心思,就应该有被别人杀掉的觉悟。

然而此刻再一次看到谢剑,谢玄心中对他倒是有些改观了,这人是太过傲气了些,不过在右手被谢玄废掉之后,竟然没有一蹶不振,反而能够想到改用左手练剑,这份坚忍倒是令谢玄颇为佩服。

正在此时,场上变故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