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29 修为一月三品

魔道至尊

谢玄伸了个懒腰,脸上充满笑意:“诸位族兄,为什么都这样看着我啊,难道我脸上长了一朵花?”

一阵咳嗽之声四起,众人连忙各自转过头去,装作没有盯着谢玄的样子,不过还是拿余光不时偷偷地扫向谢玄的方向。

今日谢玄所造成的风波,只怕就像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一颗石子,荡起的涟漪将会渐渐扩大,直到传遍整个谢家。

接下来的几天内,谢家都不会平静了啊……

有些懊恼地敲了敲额头,谢玄对今日的行为微微有些后悔,自己还是冲动了啊,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展露自己的实力,恐怕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麻烦了,光是编理由说明自己怎么会突然变强,就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不过,既然是谢山他主动挑衅,自己怎么都不能装孙子是吧,而且……这种扮猪吃老虎的感觉,真的挺爽的呀……

“叮叮叮——”

三声钟响,表示这次的演武堂月课正式开始。

谢家子弟们纷纷找地方站好,谢山好不容易爬起来,被人群一挤,又在地上翻了两个跟头,本来就灰头土脸的样子就更加狼狈了。

人都是这个样子,你风光的时候都捧你,你一旦落魄了,他们也不拒绝踩你两脚。

心中虽恨极了谢玄,不过这个时候演武堂月课即将开始,也容不得他放狠话了。再说了,此时谢玄的实力表露无遗,谢山就算有心报复,也只能自取其辱。

众人靠里站好,不多时,堂外脚步声响起,然后七个人影走了进来,这些人都是谢家的长老,其中六个长老都是须发皆白,只有一人相貌还算年轻,大概在三四十岁左右,这位中年人却是谢家家住谢承武。

谢承武也就是谢道韫的父亲,他作为谢家家主,每天忙于事务,本来这演武堂月课他是不需要来的,不过听闻谢剑右手被废,家族培养年轻一辈的计划只怕需要更改了,所以此次才亲自前来观看。

演武堂一侧有九个座位,这七个人各自按照身份落座,其实大唐国以武立国,这些繁文缛节大唐子民并不太在乎,倒是邻国楚国还有远方大晋,那里才是尊卑分明的礼仪之邦。

前世谢玄纵横天下,这些地方自然都去过了,就连极远处的乱星海,独立的天涯城,都一一游历过,这天下看似各国风俗文化不同,其实最基本的规则都是相同的,那就是——弱肉强食!

中土世界以武为尊,一万个规矩也打不过一个拳头,拳头硬,你就受人敬仰,这就是中土世界万年不变的规则。

想到这里,谢玄忽然放松了下来。

之前他伤谢平谢安兄弟,废谢剑右手,打掉谢山下巴,本来还是有点担心因为这些事情被长老们怪罪的,不过想到以武为尊的这条铁律,立刻就抛下了那些莫名的担忧。

只要自己表现出绝世的武道潜力,无论他做过什么,家族都会从轻处罚自己,甚至于根本就不会过问,这些都要视谢玄的武道潜力大小来定夺。

举个例子,如果谢玄有上三品的灵脉潜质,那么别说打伤几个败类子弟,就算把哪个长老的胡子拔光了,那个长老也只能乖乖陪着笑脸。

谢玄当然没有上三品的灵脉资质,即使重生了,他也还是下三品中九品的低微灵脉资质,只不过拥有诸多经验的谢玄,修炼速度绝对不逊色于三品灵脉!

至于二品灵脉乃至于一品灵脉,那都是俗世间千万人中也出不来一个的天才型人物,即使谢玄拥有了十二品通天诀,也比拟不上,除非……

应该把禁术修炼提上日程了啊,谢玄如此想着。

…………

演武堂中,一位须发皆白的长老站了起来,上前一步,大声说道:“诸位谢家子弟,你们都是谢家年轻一辈的希望,古人有云:‘业精于勤荒于嬉’,又有云:‘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谢家演武堂成立已经百余年,这月课正是为了督促诸位努力上进,以振兴我谢家家族。”

顿了一顿,那长老又扬声道:“今日还是老规矩,各人报上自己这一个月来的修炼所得,无论是功法还是武技皆可,然后有自信的人可以选一人进行挑战,战果优异的可以得到家族的重点培养;所不同的是,今日家主也在场,各位更要努力表现啊!”

说完,他退回原位,拿出一卷白纸,想来是用来记录个人修为进度的。

这种月课已经举行了好多次,众人都是熟悉的很,而最后的指名挑战更是最为期待的一项,谢剑就是在这项挑战上连胜多次,才得到了家族长老的青睐。

众人自觉按照顺序依次出列述说修炼进度,谢玄一一听着,发现这些人大都在二三品武徒的阶段,武技也乏善可陈,倒是让谢玄提不起兴趣。

很快,前几名废柴汇报完毕,轮到了谢剑的出场,众子弟全都静了下来,几位长老也是目光炯炯,注视着谢剑。

虽然谢剑废掉右手的事情几乎人尽皆知,但是当着这种场合说出来又有所不同,演武堂的月课就代表着这些人家族地位的改变,而谢剑的地位变化就相当牵动人心了。

毕竟家族培养名额有限,如果谢剑被家族放弃,那么就相应地会有一个人代替他的位置,一跃成为重点培养的热门人物。

谢剑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缓缓走出,面对含义纷繁复杂的各种目光,他脸色平静如水,对着长老们伸出右手,平摊展开,在他的右掌之上,拇指齐根而断。

一阵惊呼声响起。

自从断指之后,谢剑一直把右手深藏在长袖之中,所以众人虽然闻知了这个消息,亲眼见过的人还是极少的,此时众目睽睽之下,谢剑毫不掩饰地展露他已废的右手,自然引得众人惊呼连连。

而谢玄看到的东西又有所不同。

带着两百年的经验重生,他的一言一行,乃至眼光都与常人不同。常人只看到谢剑断指,谢玄却注意到谢剑的脸色平静如常,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窘迫之处,就好像这是一只常人的手掌一样。

这份镇定自若,令谢玄也有些佩服他。

谢剑断指之后,只怕是受尽折磨,这样傲气无边的人物,忽然就无法用剑,这种打击仅次于杀了他。

在这样的折磨之下,谢剑能够重新振作起来,还修炼了左手剑法,其效果不亚于浴火重生,所以今日的谢剑,已经非昨日的谢剑了。

“右手已废,左手使剑。”摊开右手,然后扬了扬左手的长剑,谢剑淡淡地说道。

只说了这一句,他就回转身躯,重新回到人群里,丝毫没有进一步的解释。

这样的谢剑,确实是有些不同了。

众长老有些不满,其中一个还故意咳嗽了几下,不过当着这些年轻人的面,这些长老也不好说些什么。

接下来依次进行汇报,大都平淡无奇,而谢山下巴被打掉,说话模糊,完全听不清,倒是让长老们一阵皱眉,最后只好让他上前去执笔写下他的修为进度。

终于轮到了谢玄。

之前谢玄故意站到了最后一位,所以汇报也是最后一个,此时念到他的名字,众人的目光自然是都集中到他的身上。

目光中充满着好奇和惊异,毕竟他刚才击败了谢山,众人都想知道他的真实修为。

人群让开,谢玄自动走出,众子弟的目光也引起了长老们的注意,

轻咳一声,谢玄缓缓开口:“谢家直系谢承乾之子谢玄,上次月课缺席,修为,未曾入品;此次月课修为,三品武徒。”

顿了顿,谢玄微微一笑,将盘旋在众人心里的话语说了出来:“修为进度,一月,三品!!!”

声震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