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30 谢承武的赌约

魔道至尊

一月三品!

谢玄淡淡的语声回荡在演武堂之内,所有听到的人都陷入了震惊的状态,长大的嘴巴,但是却没有任何惊呼声传出来。

那是由于太过震惊,反而忘记了呼喊。

即使是那些长老们,也不故风度地瞪大了眼睛,七嘴八舌地大声喝问:“谢玄,你,你说的可是实话,不是在蒙骗我们?”

一个月三品,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惊人了,也由不得这些长老们惊讶。纵观整个中土大陆,能够做到半年入品的,就算出类拔萃了,而一个月的时间由不入品级修炼到武徒三品,这简直是耸人听闻!

只有那些大陆上极为顶尖的宗门,传承下来无比精妙的修炼法门,再加上修炼者天赋极好,这才能造就这样的奇迹。

而谢家传承的功法是“焚火诀”,说不上差,但是也绝对不能跟那些高深秘法相提并论;至于灵脉,早就探查过了啊,整个谢家最好的灵脉资质也不过是“中三品”中的第五品,连第四品都没有,怎么可能一下子出现了这样一个怪物。

“小子哪敢啊,不信诸位长老请自行验过,而且我敢保证,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我将进阶至四品武士!”谢玄自信满满的声音回荡开来。

四品武士!

这句话又把众人震惊得够呛,四品武士啊,那可跟前三品武徒阶段不同,因为武徒到武士之间,有着一个武道门槛,而每一个门槛的跨越都是极为艰难!

这小子居然说要一个月就突破这个门槛?怎么能让这些家族子弟,还有众长老们不震惊?

“谢玄,你说话可要负责任!进阶武士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你或许真的一个月连升三品,但是你的情况我们也了解过,修炼五六年都没有入品,或许是以前的修炼积累,厚积薄发,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你要知道……”

一个眉心有颗痔的长老激动地站了起来,对着谢玄大声呼喝起来。

“好了,都给我静下来!”

一直没有发话的谢承武开口了,待到大家都住口,他沉声问道:“谢玄,你真有把握一个月进阶到四品武士?”

谢玄自信地点了点头:“肯定没问题!”

“谢玄你过来,我探查一下你的修为,可否?”谢承武又问。

“当然可以!”谢玄丝毫没有犹豫,径直走上前去,对着谢承武伸出手臂,笑道:“大伯,请验看吧。”

“大伯……”谢承武怔了一下,然后微微苦笑:“亏你还叫我一声大伯,这些年来我忙于家族事务,倒是一直忘了关心你们母子,我心中有愧啊。”

一边说着,谢承武伸出两根手指,按住了谢玄的脉搏。

谢玄全身肌肉猛地抽紧,倒不是因为心中紧张,而是因为脉门被人扣住,等于将生死交与人手,前世谢玄仇家无数,无时无刻都得多加小心,自然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

强行将身体放松下来,谢玄心中对于谢承武的话颇为不屑,现在对自己说什么心中有愧,早干什么去了?谢道韫帮助谢玄母子好多年了,他这个做父亲的会不知道?可是他们母子被欺负的时候,没见到谢承武发过一句话。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谢承武对他们母子的惨境一直采用这种无视和默许的态度,不过也休想凭借一两句好话就骗过谢玄,让他感激涕零。

即使有感激,也只是对堂姐谢道韫而已。

灼热的内息顺着谢玄的经脉游走了一圈,谢承武对谢玄的情况已经了如指掌,他微微点头:“果然是三品武徒的修为,只不过确实是刚刚升到三品武徒,离着四品武士还有着很远的距离,谢玄,你确定能在一个月内升到四品武士?”

“我谢玄说过的话,绝不否认。”谢玄坚定地道。

谢承武双掌用力一拍:“好,如若你真能做到,那么也是我谢家之福,又出现了这么一个天才人物,只不过大家恐怕都不信,那么我就在此跟你打一个赌,如何?”

“如何赌法?”谢玄眉头一挑,怡然不惧。

“就从此刻开始,到下一次月课为止,你若是当真升入四品武士,那么我就做主,以全族之力培养你,而且把那颗‘狮虎丹’留给你服用!”

狮虎丹!

谢承武的话再一次在人群中引起了一阵波澜,就连身旁的长老们也面露惊容,忍不住轻声说道:“家主,此事非同小可,您可三思而后行啊。”

谢承武一挥手,声音铿锵如铁:“不必了,我意已决,谢玄,如若你当真达到预期的修为,那么我自当遵守约定,然而有赏就有罚,你若是达不到……”

“若是达不到,我自废修为,滚出谢家!”谢玄的话语也是掷地有声。

“击掌为誓!”谢承武竖起一只手掌。

“击掌为誓!”谢玄毫不犹豫地在谢承武的手掌之上拍了一记。

赌约已定,在无法更改,场上众人均是发出了一声意味难明的感叹声,或许是为谢玄的胆量和魄力惊讶,或许是为今天的演武堂月课风云突变感到兴奋,更多的,恐怕是对于那一粒狮虎丹的渴望。

狮虎丹,那可是可以助人突破六品武士和七品武师之间的门槛啊!

这种助长修为,突破桎梏的丹药,实在是价值连城,如果谢玄真的做到了他的承诺,从三品武徒突破到四品武士,那么他就走了大运了!

事实上,正是由于狮虎丹的诱惑,谢玄才如此痛快就答应了谢承武的赌约,那粒狮虎丹,将节省谢玄无数的时间,为他之后营救父亲的行动增添一枚强大的筹码,即使谢承武不做此赌约,他也会想办法另行讨要。

如今自然是乐得顺水推舟。

赌约已定,众人讨论一番,风波渐渐平息下来,毕竟这些还是要看一个月后的结果,现在讨论也等如隔靴搔痒,出不来什么结果。

接下来是演武堂月课的另一项内容:比试。

只要你有意愿,就可以指定姓名,出言挑战,而被指名的人如果不接受挑战,就视作认输,接下来家族中的地位自然也降下一格。

这一项内容设立于百年前,本意是促进家族子弟切磋比武,交流经验,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切磋交流的作用渐渐消失,反倒是成了族内子弟决定家族地位的一种方式。

按照规则,无论你挑战谁都可以,但是几乎没有人挑战比自己地位低的人,这种比试,自然是挑比自己地位高的人来挑战,这让才能够让自己的地位排名更高一些。

像之前的谢剑,在这些青年子弟之中可以算作第一人了,实力仅在一个被获准不用参加演武堂的变态之下,所以每一次的月课他都会被指名挑战,而他也是接连获胜十几次,这才获准修习疾风剑法,成为家族的中坚人物。

这一项比试,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出面挑战,一些实力低微的人早就打定主意不出来献丑,所以就不用按照顺序来了,谁有意挑战,直接举手示意即可。

在谢承武亲自宣布挑战项目开始之后,众人先是沉默了一阵,各自审视着自己的预定挑战对象,好半天之后,才终于有一个人举手示意。

“弟子谢日,挑战谢剑族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