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31 幻影剑诀

0031 幻影剑诀

“果然不出所料,”谢玄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

谢剑右手已废,实力未定,现在是这个“年轻一辈第一人”最弱的时候,有野心的人自然要第一个踩他来上位了。

然而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踩他的资格,即使谢剑右手被废,但是之前和谢山的比试中还是战胜了前者,所以自忖实力在谢山之下的人,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而谢日,就是仅有的几个和谢山实力相当的人物之一。说起来他只是一名旁系子弟,但是这个世界上就是修为高强就有地位,所以他在家族里的地位也仅次于谢剑了。

听到被指名挑战,谢剑仍是面无表情,走出人群,率先站到了一旁的比武台之上,这位原先的傲气青年,似乎已经打定主意要做个酷哥了

“开始吧。”谢剑淡淡地说道,眼神只落在自己的剑上面,竟然丝毫不去看谢日一眼。

“尽管无视我吧,等会儿你落败的时候,有你哭的。”谢日心头怒火中烧,脸上却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走上前去,朗声道:“谢剑族兄,请手下留情。”

谢剑点了点头:“好的。”

被噎得一口气堵在胸口,谢日好半天才喘息过来,这个谢剑真是傲到没边儿了,一般来说比试之前,两个人互相说一句“请手下留情”这是惯例,谁知道谢剑直接说了一句好的,倒像是谢日真的在求他手下留情了。

好半天,谢日才回过气来,狠狠地说道:“谢剑族兄,我可要出手了!”

谢剑仿佛没有听到,还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剑。

再也忍不住,谢日拔剑出鞘,化作一道寒光直刺谢剑的咽喉。这一件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倒是有几分水准。

剑光飞到谢剑面前,忽地一颤,幻化出来三四道剑影,每一道都宛如真实,肉眼根本无法分辨出来真假,同时向着谢剑的胸前笼罩而去,密集的剑光带起了一阵锐利的剑气,嗤地一声就划过谢剑的右边脸颊,削掉了谢剑的一缕发丝,同时谢剑的脸颊之上也出现了一丝血痕。

“幻影剑诀!

这回倒不是谢玄自己看出来的,而是周围响起了无数惊呼声,听着周围这些族内兄弟的议论,谢玄才知道,原来这幻影剑诀不是谢家所传,而是谢日独家所有。

谢日是个旁系子弟,这幻影剑诀也是他父亲入赘谢家时带过来的,后来传给了谢日,也算是他独家的武技了,谢日凭借这幻影剑诀不知道击败了多少人,这才得到了仅次于谢剑的家族地位。

然而,以谢玄的眼光看去,对这幻影剑诀也只有两个字评价:垃圾!

谢家嫡传的追风剑诀,在后天武道之内还算可以,无论是速度、力道、剑气凌厉,都比这幻影剑诀强多了。这幻影剑诀,其实就是以障眼法幻化出几道虚幻的剑芒,其实真正的攻击只有一剑,而且还牺牲了部分速度和力道,在谢玄看来这根本是舍本逐末!

所谓剑法,就是一剑破万法,纵横天地间,无所不破,最重要的就是速度和凌厉,当然中土世界如此之大,各种奇异的剑法也层出不穷,比如谢玄见过一套落英缤纷剑法,能幻化出十二道剑光,而且全是实体!

跟那些高深武道比起来,谢日这套幻影剑诀,实在就像个变戏法的小丑了。

谢日此时当然不知道谢玄的评价,他只觉得这幻影剑诀一经使出,立刻就信心百倍,根据往日的经验,敌人根本就不可能闪过,只能在绝望惊骇之中被他一剑刺中。

而谢剑此刻在干什么?

面对四道真假难辨的剑光,谢剑竟然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谢剑再一次想起那天谢玄击败他的那一剑,那通天彻地、破碎虚空的一剑,那一剑的每一个细节都在他的心中流淌而过,这些天来,他不知道重复思考了这一剑多少次,每多思考一次,就愈发觉得这一剑博大精深,谢剑竭尽全力,也无法模仿这一剑的神髓之万一。

心中回想着那一剑,谢剑左手忽动,长剑刷地出鞘,一剑如闪电般刺出!

谢剑的一剑方出,谢日脸上的狂喜之色,立刻就变成了惊恐,他幻影剑诀的精髓就在于真假难辨,连他自己都想不出来如何破解,然而谢剑竟然根本没有去破解,他根本就是不管不顾,直接一剑刺出。

这尼玛是同归于尽的招式啊!

管你哪剑是真,哪剑是假,我闭着眼睛同样一剑刺出,你是挡,还是同归于尽?谢日此时心中吐血,纠结的要死,谢剑他这根本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可怜他纠结了半天,还是觉得自己的小命比较重要,急忙回剑自保,几道惑人耳目的剑影也同时消失于无。

谢剑是全力一剑,而谢日是仓促之间抵挡,虽然谢剑的左手还使不上太多的力道,更使不出来谢剑嫡传的疾风剑诀,但是这一剑模仿自谢玄,威力也是极强。

“叮——”

一声悠长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起,谢日被震的飞了出去,身形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这才堪堪稳住,落在了比武台的一角。

谢日心中郁闷的要死,若不是他仓促之间变招,根本没来得及聚集力道,那里会一剑就被谢剑震飞,落得如此狼狈的样子。

一剑立功,谢剑脸上也丝毫未见得意之色,只是冷冷地扫了谢日一眼,深吸一口气,又是一剑刺出。

又来?

谢日心中大恨,双手握剑,全身力道聚集,狠狠地向着眼前的剑光劈了下去。谢日也是五品武士的修为,全力催发力道之下,剑光霍霍,劲风缭绕,威势确实不俗。

双剑交击,众人睁大眼睛,正准备看一场龙争虎斗,谁料只听到“叮”地一声脆响,半截短刃飞上天空。

再看场中,谢剑怔怔地盯着手中的断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谢日则趁机将手中利剑指在了谢剑的咽喉之上,满脸的志得意满之色。

四周议论之声大起,谁也没有想到两人间的对决竟然以这种方式结束。。

“怎么回事,谢剑表哥的剑怎么会断的,他的剑不是长老赐给他的秋水吗?”

“谁知道呢,或许是因为右手被废,所以秋水被长老们收回了吧。”

“没想到谢日族兄手中竟然也是一柄宝剑吧,这次谢剑输的可有点冤了。”

“冤什么啊,就凭谢剑现在的实力,比以前差太多了,我都有心挑战他了。”

“是啊,管他什么原因,输就是输,以后谢剑在咱们面前再也嚣张不起来喽!”

谢玄看到这一幕,心中了然,谢剑的秋水现在落到了自己手里,所以他所用的不过是一柄普通的长剑,而谢日或许是从他父亲那里得来了一柄好剑,两剑相交,招式上本不分上下,但是却凭借剑利而一招取胜。

“谢剑族兄,你输了。”听着周围的议论声,谢日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然而心中却是笑开了花,他期盼这一天太久了。

“恩,我输了。”

和众人预想的大相径庭,谢剑并没有气急败坏,或是恼羞成怒之类,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仿佛只是一场普通的切磋,而且败的不是他一样。

“这个谢剑,装什么装。”谢日心中大骂,没有看到谢剑气急败坏羞恼万分的样子,让他这次取胜反而显得暗淡无光了。

不过,无论两人表情如何,众人议论如何,胜负已定,今后谢剑在谢家的地位,只怕要一落千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