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33 实力明证

0033 实力明证

身形忽动,看似笨重的谢宁竟然速度极快,一瞬间就接近了谢玄,手中大斧高高举起,因劲力凝聚而稍稍停顿了一瞬,然后狠狠地向着谢玄脑袋劈去。

力劈天山!

别看这个名字有点土,实际上这是斧技里面颇有难度的一招,集快狠准于一身,再加上谢宁天生神力,大斧带起一阵罡风,威势凛凛。

劲风扑面,谢玄额前的发丝被吹动起来,露出其下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里面倒映着大斧的影子,然后迅速放大。

众人都紧张地看着两人的比试,谢玄的实力到底如何,马上就要见到分晓了。一个月修为连升三品,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狮实在是令众人难以接受,就算谢承武亲自检验过了,这些家族青年也有着一个念头,只怕谢玄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蒙蔽了众人。

或许,他连谢宁的一招都接不下来吧,有些人恶毒地期盼着。

高台之上,谢玄看着一斧劈来,眼中无悲无喜,直到开山斧即将劈到了自己的额头,谢玄才不急不缓地向旁边侧了一下身体,厚重的开山斧带着恐怖的劲风,贴着自己的鼻端劈过。

趁着谢宁招式用老,谢玄身体迅速转回原位,同时一掌推出,顺势攻向谢宁的肩膀,如果被谢玄一掌印实,只怕谢宁的整个右臂都用不上力气了,到时候一只手根本无法灵活运用开山斧。

眼看要被一掌打中,谢宁大喝一声,手臂肌肉隆起,本来已经劈下的开山斧硬生生地撤回,然后横劈向谢玄的脖颈。

“咦?”谢玄惊讶地叫了一声,没想到谢宁当真不是个废物,在使出力劈天山的时候留了几分力道,此时才能及时变招,而且选择的是攻敌必救的招数,让谢玄不得不收回攻出的右掌,先行闪避。

谢玄重生以来,所碰到的这些谢家子弟里面,谢宁算是最出色的一个了。

轻而易举地收回右掌,身体向后翻了一个跟头,堪堪躲过了谢宁的开天斧,然后用赞许的目光看向谢宁。

“拔剑吧!”谢宁握着开山斧,对着谢玄大喝。

“拔剑?对付你,还用不着呢。”谢玄呵呵一笑,伸手抚摸着腰间的秋水,若是用上秋水,战斗必然会在一招内结束,那样的话也太无趣了。

而且,他今天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太多了,总要留一两个底牌,才能对付突**况啊,前世的他经历过无数生死绝境,深知底牌的重要性,如果什么都被敌人看透了,那么也就离死不远了。

除非他实力重回巅峰,才可以无视阴谋诡计,一力降十会。

被谢玄言语间轻视,谢宁勃然大怒,双手抓着开山斧,平平举起,然后原地旋转起来,每旋转一圈,谢宁的身周就多了一圈罡风,顺着他旋转的方向,形成了一个罡风漩涡。

“嗡嗡嗡。”罡风旋转,发出恐怖的声音,待到谢宁旋转超过十圈,罡风所布满的地域已经占据了比武台的好大一块地方。

“谢玄,既然你如此自大,就再接我这一招,天旋地灭!”

随着谢宁的话语,他身形开始移动,缓缓向着谢玄的方向压迫而来,周围凛冽的罡风是绝佳的封锁线,让谢玄无处可逃。

“天旋地灭吗,名字倒是挺唬人的,不过威力可有点丢人呐。”

谢玄摇了摇头,这一招看似威力惊人,然而以他的眼光,立刻就看了出来,这一招的本质和追风剑诀的那一招风卷残云十分相像,都是以劲气漩涡封锁对手的移动路线,而这两招也都有着同样的弱点。

弱点就在于漩涡的中心!

“抱歉,我要结束这场比试了!”

谢玄长啸一声,身形猛地跳起,在空中团身、伸展,然后来到了谢宁的正上方。

惊呼声四起。

“谢玄他干什么,他要自杀吗,他身在空中无法借力,一掉下来岂不是就被开山斧劈成两半了?”

“谁知道,也许是脑袋发昏了呢,被谢宁表哥的这一招给吓得跳起来了。”

“那也不一定,他敢说什么结束这场比试,一定有所依仗,咱们继续看便是。”

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谢玄身形一翻,在空中头下脚上,如同一只俯冲的大鸟一般,向着谢宁头顶攻去,而那里,正是整个罡风漩涡的中心!

果然,谢玄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直接穿透了重重斧影,伸手在谢宁头顶一拍,笑道:“谢宁族兄,你还不认输吗?”

“当啷”,漫天罡风忽地消失,开山斧被谢宁松手扔在地上,他颓然叹气道:“谢玄,我真是服了你啦,明明只有三品武徒的修为,却把我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哎,我认输了。”

全场寂静,落针可闻,谢宁的认输,代表着谢玄实打实的实力,此刻没有人再敢怀疑谢玄忽然从废物变成“天才”的事实。

如此说来,谢玄之前所表现出来的“一月三品”的修炼速度,也是真的了?

有些无趣地走下比武台,击败谢宁靠的是谢宁本身武学的巨大破绽,谢玄一点兴奋之情都没有,就好像一个大人欺负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童,当然不会有什么得意之情。

如果谢宁知道谢玄此刻的想法,只怕要被气得吐血。

演武堂中,谢承武远远地看着谢玄的表现,目光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多少年了,谢家真的出现了一个天才?

唇角一线笑意渐渐扩大,最后变成了毫不掩饰的大笑。

笑声中,谢承武站起身来,代替身旁的长老说道:“谢宁挑战失败,谢玄获胜,还望你二人日后努力修炼,共同精进修为!”

客套话说完,谢承武伸手对着谢玄招呼道:“谢玄侄儿,跟我来一趟,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是,大伯。”谢玄当然只能点头,同时也心中疑惑,到底谢承武要对自己说什么,竟然要丢下尚未结束的演武堂比试,直接离去?

“家主,演武堂月课还没有结束呢,您看是不是……”谢承武身旁一名长老小声提醒着。

“管他结没结束,我以前没来,这月课不也照样举行吗,你们照看着便是。”谢承武瞪了那长老一眼,拂袖便向演武堂之外走去。

谢玄只好跟上去,一路跟在谢承武的身后走出了演武堂。

两人刚一走,演武堂之内立刻就喧哗起来,家主竟然如此对待一个年轻子弟,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啊,难道说谢玄真的飞黄腾达了?这些人心里不由得涌起深深的嫉妒。

谢玄,一个早就被定义为废材的人物,在被众人欺负了十几年之后,竟然咸鱼翻身,成为了众人嫉妒的对象,世事当真无常。

“咳咳,都不要吵了,都给我安静下来,家主的决定也是你们能议论的?比试正常举行,接下来还有没有人要出来挑战的?”

那名眉心有痣的长老立刻就站了出来,对着众人呵斥道,然后宣布了比试继续举行。

这名长老威严的目光扫过,这些年轻子弟无奈地选择了沉默,不过接下来站出来挑战的人寥寥无几,偶尔有一两个,也都是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

这次演武堂之会的风头,已经完全被谢玄所夺走了。

几名长老暗地里互相看了一眼,心中也是充满好奇,家主找谢玄过去,到底是要说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