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34 推心置腹

0034 推心置腹

谢承武走在前面,谢玄紧随其后,脚下是杂草纷乱的小径,也不知道通向哪里。

谢玄重生而来,对谢家的一草一木都已经毫无印象,前些天抽空对谢家的主要格局进行了记忆,可是此刻谢承武带他走的这条小径,他却是完全摸不着头脑。

越往后走,小径周围的环境越发荒凉,谢家的重重屋宇渐渐在身后远去,初时还能看到几名婢女奴仆,后来连个鬼影而都看不见了,而四周的杂草好似长疯了一般,已经没过了两人的膝盖。

“大伯,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谢玄心中有些不安,开口问道。

谢承武也不回头,直接说道:“不用问那么多,跟我走便是。”

又走了一会,四周树木渐渐高耸起来,遮天蔽日,明明是阳光明媚的白昼,谢玄却感觉到了一股阴森森的凉意。

这不是一种错觉,而是真实存在的感触,谢玄前世活了二百多年,也只有在一种地方才会有这种感觉。

谢玄终于知道这是哪里了,这是谢家的墓地!

果然,前面的小径转过了一个弯,再向前走,眼前豁然开朗,一大片空地出现在前方,无数的墓碑矗立在空地之上,整整齐齐,丝毫没有杂乱之感。

如果谢玄没有记错,谢家三百年来,直系的谢家子弟死后都会被葬到此处

也只有这样的百年墓地,才会让身经百战,杀人无算的谢玄感觉到凉意。

谢承武在墓地前方停住脚步,回过头来,对谢玄说道:“就在这里吧,这里说话应该比较安全了,不怕有人偷听。”

谢家的祖坟是家族禁地,未经允许是不可以进入的,所以两人一路行来没见到任何人影,就算平时谢家举行什么祭祀活动,也只是去祠堂祭拜谢家祖宗的灵位,这墓地确实是个隐秘而不怕有人偷听的地方

谢玄一路上满心的疑惑,此时终于问了出来:“大伯,你把我带到这个隐秘的地方,恐怕是有什么干系重大的事情要说吧?”

“不错,此事确实干系重大。”谢承武神情严肃,声音低沉:“是有关你母亲萧碧云的事情。”

“我母亲?”谢玄心中一跳,随即呵呵笑道:“我母亲不过是个平常妇人,她能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啊。”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傻?”谢承武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我既然把你带到此处,就不要跟我打马虎眼了,要不我提醒你一下,阜阳萧家……”

“你怎么知道!”谢玄终于无法保持镇定,霍地跳了起来,惊骇地看着谢承武。

萧碧云出自阜阳萧家,这是个绝对不能透露出来的秘密,应该只有自己的父亲谢承乾知道才对,不知道陈传从哪里得到了一点儿蛛丝马迹,从而对自己母女多有觊觎,前世因为这个他们母女吃了不知道多少苦楚,然而此刻竟然连谢承武也知道了?!

无论他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的,都不能不让谢玄震惊。

看着谢玄震惊的样子,谢承武眼中历芒一闪而过:“这件事你果然知道,你身上的功法也是你母亲传授给你的吧,不然凭你九品灵脉的低微资质,怎么都不可能一个月就连升三品的。”

谢玄只有苦笑了,陈传看到他精进神速,把原因归结到了萧家功法上面,没想到谢承武也是这样想的,可是他把自己带到如此偏僻之地,难道他也觊觎萧家的功法?

这样想着,谢玄看着谢承武的目光中不由得就带着几分警戒了。

谢承武何等精明,看到谢玄的眼神变化,立刻说道:“你不必担心,我对于你的萧家功法没什么兴趣,就算真的给我,我也未必有那个胆子修习,毕竟万一被人认了出来,必定会给整个谢家带来滔天大祸!”

顿了顿,谢承武冷笑道:“也就陈传那个蠢货,心中只想着怎么把我从家主的位置上挤下来,根本不动脑子想一想,有些东西哪里是他能够碰的?”

谢玄沉默了半晌,心中把整个事件的影响想了一边,缓缓开口:“那么,大伯找我来,到底是想说些什么呢,不妨开门见山吧。”

“好,那我就直说了。”谢承武双掌一拍,“首先,你身上的萧家功法,绝对不能对外显露,万一你有被人认出来的危险,连累到谢家,我身为谢家家主,一定会毫不留情地将你除去!”

“这点请您放心,就算我当着萧家人的面动手,也不会被他们认出来,至于其中原因我就不便相告了。”谢玄点了点头,他身上的功法根本就不是萧家功法,而是现在还不存在于世上的“十二品先天诀”,当然不存在这个问题。

“哦,你真的有这个把握不被人认出来?”看到谢玄脸上的神色不似作伪,谢承武也就不再追问,接着说了下去:“第二点,就是有关陈传那个蠢货的了。”

“陈传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从而推测出了你娘萧碧云出自萧家,并且心中对于萧家的功法颇为觊觎,尤其是看到你修为忽然精进,只怕他更加急不可耐了,之所以暂时还没有任何举动,只是怕惊动了我而已,哼哼,那个蠢货的一举一动,哪里能瞒得过我?”

说到这里,谢承武叹了口气:“可惜老爷子对陈传那厮多加维护,让我处处掣肘,而我也一直找不到他的把柄,让他在谢家渐渐做大,如果我所料不错,他一月之内就会对你们母子采取行动,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多谢大伯,我一定会多加防范的,绝不会让陈传那小人得逞。”谢玄表面上恭敬地说着,心中却微微有些腹诽,你谢承武要是真的关心我们母子,不如派几个人来贴身保护,那样陈传不管有什么阴谋都不管用了。

当然,谢承武绝对不会那样做的,他要的就是陈传采取行动,这样他才能抓到陈传的把柄,从而除去这个有可能动摇他家主之位的隐患因素,至于谢玄和萧碧云会不会有危险,那都是次要的了。

或许是感受到谢玄的不满,谢承武喟然长叹了一声,道:“这些年来,你们母子受尽欺辱,我不管不问,谢玄侄儿你是否心中对我也有所怨恨呢?”

谢玄心中自然是对谢承武一直都有所不满,不过表满上也不好表现出来,只有沉默。

沉默就等于默认,谢承武心中了然,微微苦笑道:“谢玄侄儿,我也不妨和你推心置腹一番,当初你父亲破门而去,你们母子受尽欺辱,我本来是要出言维护的,可是后来忽然得知你母亲萧碧云出自萧家,若是这个消息传扬出去,只怕整个谢家都要大祸临头了,阜阳萧家,随便出来一个奴仆,恐怕地位都不在我之下啊。”

顿了顿,谢承武声音忽地冷了下来:“说句实话,我当初听闻这个消息,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杀了你们母子灭口!”

谢玄眉头一挑,全身绷紧。

“呵呵,这是我的心里话,我也不必瞒你,我身为谢家家主,自然一切都要为谢家大局考虑,杀几个人又算的了什么?只不过,小时候我与你父亲谢承乾十分要好,他不知去向,我也不忍心杀掉他的爱妻儿子,我当时的想法是,任由你们自生自灭吧,如果你们受不住苦楚,逃出谢家,那更是再好不过了。”

“只不过,一晃十年过去了,没想到你们竟然咬牙在谢家呆住了,而且今日演武堂之上,你大出风头,我也无法再装傻了。”

谢承武长叹一声,嘴唇微微颤抖,显然也是心中也不是那么平静。

听到谢承武这一番话,谢玄才真正了解到了他的想法,没想到他十年来对自己母子不闻不问,原来是这个原因。

他站在谢家家主的立场上,所做的一切都以谢家为重,说到底不过是立场不用,说不清对与错了。谢玄当然不可能就此对他产生什么好感,不过心中对他的恶感就降低了不少。

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谢玄道:“大伯,您今天和我打的那个赌,本意只怕也是要把我赶出谢家吧?”

谢承武愣了一下,然后大笑道:“不错,正有此意,只不过你后来和谢宁的那场比试,又让我改变了想法。能以三品武徒的修为,轻松击败五品武士的谢宁,这只怕不只是萧家功法能够做到的了,而且你一月之前废掉谢剑右手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你自身的武道潜力,只怕也高的惊人啊。”

说着,谢承武若有深意地看了谢玄一眼。

“大伯谬赞了,小侄只不过在武道上忽然开了窍而已”

谢承武摆了摆手:“我也不刨根问底,无论如何,只要你武道天赋真的足够好,那么我就倾全族之力助你,如果你能够突破到八品武御,甚至九品武宗的层次,那么我谢家就振兴有望了!”

“九品武宗吗……大伯,你似乎有些低估我了呢……”谢玄心中默默嘀咕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