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37 谢剑拜师

0037 谢剑拜师

“谁在暗处偷窥!”谢玄目光一凝,向着身侧的一个方向看去。

“是我。”黑暗之中,一个身影缓缓走了出来,一身黑色劲装,左手握剑,面目比谢玄还要英俊几分,只是表情木然,全身都充满着一股冷酷之意。

这人竟是谢剑。

“谢剑,你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贵干,难道是来报断指之仇的?”谢玄冷笑一声,虽然秋水没有带在身边,然而他刚刚突破了四品武士,就算空手对上谢剑,也丝毫不惧。

谢剑没有说话,一步步走到谢玄面前,谢玄肌肉绷紧,正准备给谢剑一个狠狠的教训,然而谢剑脚步忽停,然后朝着谢玄跪下,“砰砰砰”,力气十足地磕了几个头,“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喂喂喂,你这是弄得哪一出啊,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你的师傅啦?”谢玄吓了一跳,急吼吼地说道。

“谢剑诚心求您传授剑法,请您收录门下,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看着谢剑真诚的表情,谢玄相当无语,无奈地道:“那你说说,你要我教你剑法,你学成了之后想干什么,难道是找我报仇?”

谢剑沉默了一会,点头道:“不错,我如果学成剑法,第一件事就是找你……您报仇。”

谢玄差点被他气乐了,不可置信地说道:“教会你剑法,然后来找我报仇,我难道是傻子吗?”

“其实我知道,有生之年我是不可能超越您的,您那天所用的剑法,我这些天来日思夜想,只觉得高深莫测,实在无法用言语形容。我谢剑自幼练剑,生命中除了剑之外别无他物,我只想知道,剑法的至高境界是什么样子的”谢剑抬起头,斩钉截铁地说道:“,为了这个目标,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做什么都可以?”谢玄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那么你右手反正已经废了,你就把他剁下来吧,怎么样,能做到吗?”

“剁下右手,您就肯教我?”谢剑以右肋夹住剑鞘,左手拔剑出鞘,他咬了咬牙,猛地向右手砍去。

“叮!”眼看就要血肉飞溅,谢玄随手捡了一枚石子,向着谢剑的剑锋打去,千钧一发之际将剑锋打得偏到一旁,只不过谢剑没有一点留手,剑锋力道十足,终究还是在手上留下了一个长长的伤口

“哎,不知道你是个剑痴,还是个白痴。”谢玄叹了口气,初次见到谢剑,只觉得他傲气凌人,讨厌无比,然而从之后的两次看来,这人倒是个罕见的剑痴。

“您可肯收我为徒了?”谢玄怔了怔,然后面露狂喜之色。

“好啦好啦,算我怕了你了,反正我每天早上也都要练剑,就指点你几下子吧,我过我先说明,你的学剑天赋一般,我只管教,你学成什么样儿我可不管哦。”谢玄翻了个白眼,懒洋洋地说。

说完,谢玄也不管他,自行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睡觉。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谢玄早早起来。昨晚既然答应指点谢剑剑法,自然不能失信,所以一大早就起来了。

其实学武之人很少有睡懒觉的,修为高深之后甚至不必睡觉,打坐调息一番就可以恢复精力和体力,谢玄平时也有早起练剑的习惯。

伸了个懒腰,谢玄一边扭着脖子,一边推开房门来到了屋外,想看看谢剑是否准时来到,如果他来得太迟,那么说明他心意不诚,也就不必教他什么高深的东西了。

刚刚走出屋子,谢玄就愣住了。

此时天亮不久,薄薄的晨雾还未散,四下一片静寂,外面的空气仍带着夜间的凉意,倒是清爽的很。谢剑就站在门外,身上的黑衣已经被露水打湿了,他双眼微闭,似乎就这样站着进入了睡眠。

看他身上被露水打湿的程度,难道说,他竟然在门外守了一夜?

“喂,谢剑,你昨晚难道没有回去,就一直在这里等着?”谢玄推了他一下,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谢剑被惊醒,蓦地睁开双眼、全身绷紧,看到是谢玄,又立刻松了一口气,脸上展露出一个生硬的笑容:“不错,您昨晚说早上就指点我剑法,我心中兴奋,思来想去,不如直接在这里等着好了,这样就不会因为起得晚而耽搁了时间。”

“你真是……”谢玄看着眼前的这个青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他前世两百年的经历,见过的奇人异事无数,可是像谢剑这样痴迷于剑道的,倒还真不多见。

心中忽地有所触动,这谢剑的学剑天赋并不算绝佳,在谢家或许还可以算不错,可是放到整个中土世界,恐怕连二流都达不到。然而剑道一途,也并非是全由天赋决定,后天的努力更是占了极大的一部分,纵观前世那些惊采绝艳、在整个时代留下了浓墨重彩一笔的那些剑道高手,他们未必都有着无可比拟的剑道天赋,但是他们都有着同样的一个特征——心诚。

只有诚于剑,才能极于剑!

武道一途,多半是如此,古往今来,身具上品灵脉的修者往往都能较诸常人更为轻松取得很高成就,然则,却少有人能真正达到无敌的境地,真正无敌的强者,往往是在灵脉平庸者中衍生,这些人通常都有一个特点——心意如铁,勇猛精进,虽无上佳体魄,却胸有锦绣乾坤,必当问鼎巅峰!

坚韧不拔的努力,才是通向巅峰的不二法门。

“或许,眼前这个叫谢剑的青年,日后的成就会很惊人呢……”谢玄心中忽地现出一个想法来,如果把谢剑培养为一个剑道高手,替自己掌管谢家,解决一些小麻烦,倒是会让自己省去许多牵挂,毕竟日后自己的舞台是那广阔的中土世界,不可能时时留在亲人身边。

无论如何,谢家他都要掌握在自己手里的,父亲、母亲、堂姐谢道韫,这些人将来都要安顿在谢家,自己必须保证他们的安全。前世谢玄孤家寡人,无牵无挂,来去自如,自然是没有那么多担忧;而这一世他有众多亲友挚爱需要护持,凭他一个人的力量只怕难以做到,培养一个势力倒是不错的选择。

只不过,这谢玄的心性如何,是否能够信任,现在还无法断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想了想,谢玄肃然道“谢剑,从今天起我就开始教授你剑法,只是你剑法精进了之后,必须要尊师重道,如果胆敢有丝毫对我不利的心思,我绝对会毫不留情地杀掉你,你明白吗?”

“徒儿明白,师傅你放心,如果我有任何对您不利的心思,必遭天打雷劈!”谢玄斩钉截铁地说。

“好,那你睁大眼睛看好了!”谢玄出门时直接将秋水带了出来,此时拔剑出鞘,随手就是一剑刺出。这一剑平平无奇,空气中一点波荡都没有,就好像是三岁孩童使出的剑法一样,丝毫感觉不到力道,速度也慢得出奇,简直差劲到了极点。

谢剑不解地皱眉道:“师傅,你这是什么剑法。”

“谢玄撇了他一眼,冷笑道:“这就是剑法的最高境界,你若是只看到表面,那么说明你根本没有学剑的资格,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你如果还领悟不到其中的精髓,那就不要再来丢人现眼了。”

“这……”谢剑苦笑了一声,只好坐到一边,闭上眼睛,开始冥思苦想起来。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谢玄缓缓踱步到谢剑身旁,懒洋洋地说:“怎么样,领悟到其中的精髓了吗?”

谢剑睁开眼睛,仍是一脸茫然,看了谢玄一眼,忽地咬牙道:“师傅,恕我愚钝,我只觉得这一剑毫无可取之处,就算……就算是初学剑法的十岁孩童也使得比您高明。”

说完,谢剑心中惴惴不安,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谢玄,生怕谢玄一怒之下就把他赶走。

“哈哈!”谢玄忽地大笑起来,伸手在谢剑的肩膀上一拍,点头道:“不错不错,难得你有这种勇气,敢说我这一剑狗屁不是,哈哈”

“好吧,我就告诉你,我这一剑就是狗屁不是!”谢玄脸色忽地凛然一肃,“谢剑,这就是我要教你的第一课,永远不要盲目崇拜什么人,身为一个剑手,你要相信的只有你手里的剑!”

“剑法一道,讲究的就是本心不移,磨练得一颗剑心如铁,管他万般法门,我就一剑斩过去,所谓一剑破万法,正是如此了;若是对自己的剑都有所怀疑,那么永远都使不出破尽万法的一剑,永远都登不上剑法的巅峰!”

谢剑身子一震,眼中露出一丝明悟,他剑法天赋本就不差,只不过在谢家的日子里接触的都是一些庸碌之极的蠢货,渐渐地增添了一丝骄奢之气,又把谢家的疾风剑诀奉为圭臬,这些反倒是歪曲了他在剑法上的路途。

“师傅,那么我该当如何修炼呢?”谢剑又问。

“这还用问,要本心不移,不为外物所干扰,自然是要忘记之前所学的一切,今后要学剑法,不学别人认为高明的,只学自己认为对的。”

谢玄的声音如同洪钟大吕,一字字敲在谢剑的心房,他呐呐自语:“忘记一切,只学对的……”

“不错,别人的东西再高明,终究是别人的东西,无论从性格、习惯、修为、身体情况,你都和剑法的创立者不同,别人的东西不可能完全适合你,按照别人的法门学的越多,受到的桎梏也越多,这也是许多剑法高手一生都无法突破的原因,不是他们天赋差,也不是努力不够,恰恰相反——是他们学的东西太多了,太深了,已经困在了别人的剑道里面。”

谢玄这洋洋洒洒一番话下来,几乎就道尽了他前世对于剑法的所有感悟,剑道一途没有任何可以重复的路径,唯有走出属于自己的新路,才能够真正成为剑法宗师!

谢剑要想完全领悟这一点,现在还不够资格,然而谢玄已经把路给他指明了,能否走对,那就要看他的悟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