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39 阴险的陈传

0039 阴险的陈传

“很不错啊,今天经受住了六十六次撞击,比起十天前的二十一次,强很多了。”谢玄坐在自己的**,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双手,轻声感叹。

此时已经是深夜,而且离谢玄开始修习碎石掌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天,也就是说,还有十天就到下一次演武堂月课了。十天之后,自己的碎石掌也能够修炼得差不多有所小成,到时候拿到谢承武承诺的狮虎丹,自己就该琢磨怎么去营救父亲了。

“啪!”灯花炸响,把谢玄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打了个呵欠,眼看已经将近三更天了,今日修炼完毕,应该上床入睡了。

谢玄站起身来,呼出一口气将油灯吹灭,正要返身上床,忽地灵觉触动,仿佛感受到了什么。

屋顶上有人!

要搁之前的谢玄,只怕还察觉不出来,只是近日谢玄精神力突破,整个屋子的风吹草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下,刚才吹灭油灯,屋顶上的那个人身子微微动了一下,立刻就被谢玄查知到了。

心中转了几个念头,谢玄终于放弃了打草惊蛇的想法,这个人估计是陈传派来的,要么就是谢平谢安两兄弟找来的,他们不敢主动闯进屋子里,而选择了在屋顶上鬼鬼祟祟地不知道干些什么,谢玄也就装作不知道,看看他到底有什么阴谋。

上床躺下,不一会儿,谢玄就发出了沉沉的呼噜声。

屋顶轻响,听声音是那人把瓦片掀开了,然后有什么东西垂了下来,眯起眼睛,借着月光一看,原来是一根细线,从谢玄的正上方垂到了他的头顶。

“原来是下毒。”谢玄心中了然,他对这些下三滥的东西倒还有些了解,比如这根细线,可以将药液从细线的顶端滴下来,顺着细线就滴到自己的嘴唇处,可以让自己无声无息地死去或者昏迷。

果然,一滴**很快就顺着细线滴落了下来,向着谢玄的口鼻滴去。

“不专业啊不专业。”谢玄心中大笑,这人看来是第一次干这个勾当,药液都滴歪了,眼看就要滴到自己的脸上了,“也罢,我就配合你们一次。”

谢玄仿佛梦呓般地动了动脑袋,药液正好顺着细线滴到了谢玄的嘴里,只是谢玄早已在口中含了一口唾液,这时先让药液和唾液混合起来,然后脑袋一歪,悄悄地吐在了枕头边上。

屋顶上的人还以为谢玄已经中招,大为惊喜,口中似乎是叫唤了几声暗号,然后谢玄房间的门吱呀一声被撬开,然后是两三个人的脚步声响起。

“快,这小子估计已经昏迷了,快把他绑起来,和他老娘一起送到大管事那里去”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原来不是毒药,只是让我昏迷的蒙汗药,也是,那陈传想要的是我娘她萧家的功法,还要拿我威胁我娘呢,怎么会舍得杀我?

“嘿嘿,谢玄这小兔崽子终于落到我的手里啦,上次竟敢把我的脸给划花了,看我把你的鼻子眼睛都挖掉!”这回的声音就熟悉了,是谢安的声音,他从怀里抽出一柄匕首,眼中凶光闪动,就要往谢玄的面部割去。

谢玄真气飞速运转,全身肌肉绷紧,随时都能一招把他格杀。

“住手,先把他带到大管事那里吧,他吩咐过的,一定不能私自动这小子,万一坏了大管事的咱们可担待不起。”另一个人拦住谢安的手说道,听声音是谢安的哥哥谢平。

“哥,你怕什么,反正这小子过了今晚也是要死的,动他两下还能真坏了大管事的事儿?”虽然这么说,谢安还是收起了手中的匕首。

悉悉索索的声音,那几个人又掏出绳子,给谢玄结结实实地绑上,谢玄装作昏迷,一动都不动,不过在绑住他双手的时候,谢玄两手间留了一丝缝隙,夜色深沉,那几个人倒也没有注意。

只要双手间留有一丝缝隙,无论被绑得再紧,到时候用力一挣都能挣脱出来。

双手双脚都绑住,然后谢安将谢玄一把扛了起来,几人脚步紧凑,飞快地走出了谢玄的房间。夜色一下,谢玄睁开眼睛,只觉得无数的景物在后退,看来这几个人跑得挺快啊。

忽地,谢玄目光一凝,只见他们这几个人旁边,另一伙黑衣人也扛着一个人影飞快地跟在他们身后,从那人影的身形来看,正是谢玄的母亲萧碧云。萧碧云也是个七品武师,以她的灵觉本也该轻易察觉这些宵小的阴谋,不过她经脉破损的厉害,平日里都不运行真气的,所以才会着了这些人的道儿。

“该死!”谢玄差点忍不住立刻就挣脱束缚,然后将这些宵小一个个都杀干净,然后检查母亲萧碧云的情况。

想了想,谢玄还是忍住了这个冲动,此事的主事者是陈传,他杀了这些人都没什么用,反而会被陈传作为把柄整治他们母子,解决此事的最好办法只有一个,直捣黄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陈传那厮除去!

月光照耀着这个夜晚,一行人飞快地穿庭过户,四周的景物不住后退,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终于停了下来。

“呯!”谢玄被狠狠地抛在了地上,幸好他筋骨结实倒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过他心中立刻就是一紧,立刻眯起眼睛向另一边看去,只见另一伙人将萧碧云轻轻放在地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眼珠子转了几圈,在这个地方悄然打量着。这里是个大大的庭院,没有什么奢华的点缀,只有一个字,大!

能在谢家拥有这么大庭院的人,除了老头子谢震威、家主谢承武,也就只有陈传那个王八蛋了。

几人把谢玄和萧碧云放下,然后就恭敬地退到了一旁,其中一个人来到庭院里的一个房间外,轻轻敲了敲门,低声说道:“大管事,事情办成啦。”

“吱呀”一声,房间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月光掩映之下,只见这人面白无须,着一身蓝色儒衫,头戴纶巾,加上清俊的容貌,似乎是个中年文士,不过大家心里都清楚,整个谢家喜好做这一副打扮的,只有陈传大管事,如果有第二个人敢这么打扮,那么他第二天恐怕就起不来床了。

陈传背负双手,慢悠悠地走了出来,眼神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立刻就落在了萧碧云的身上,然后变成了极度的狂热!

“哈,哈哈,哈哈哈哈!”陈传仰头大笑起来,“好,这件事你们办得很好,路上没有惊动什么人吧,尤其是谢承武那边?”

“没有,一切都非常顺利,爹您请放心。”一个黑衣人走了出来,听声音正是那花花公子陈荣。

“好,好,好。”又说了几个好字,陈传迈步上前,或许是心中急切,完全没有平时那种悠闲自得的步调,反而是步履纷杂,一瞬间就到了萧碧云的面前,细细观察了一番,轻声赞叹:“好一个美人儿啊,可惜让谢承乾那个死鬼给糟蹋了,这几年来我朝思暮想,若不是心中念着你那萧家的功法,我早就把你弄到手好好疼爱一番了啊。”

啧啧了几下,陈传伸手对着陈荣说道:“解药呢?拿来。”

陈荣连忙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一个小瓶,递给了陈传,而陈传似乎轻车熟路,在小瓶口一抹,然后凑到萧碧云的鼻子下面,只一瞬间,庭院中就响起了萧碧云的惊呼声:“陈传?你怎么来了,不,应该是你竟然如此大胆,对我下药!”

“啧啧,不愧是萧家的大家闺秀,到了如此境地还能镇定自若,呵呵,佩服,佩服。”陈传打量着萧碧云的脸庞,嘿嘿笑道。

听到“萧家”两个字,萧碧云脸色顿时就白了,她心中还存有一分侥幸,强笑道:“什么萧家,我不明白,难道说陈大管事替我找到娘家了?”

“不错,我正是找到了你的娘家,阜阳萧家,没错吧,我的萧大小姐。”陈传阴险地笑了起来。

“你是看上了我萧家的功法吧,好吧,我实话告诉你,我确实出自萧家,可是什么武功都没学过,想要什么武学功法,你是找错人了。”萧碧云知道秘密已经泄露,索性承认了,只是坚持说自己不会任何功法。

“找错人了?嘿嘿,那么你告诉我,谢玄为什么会突然从一个废物变成了天才?为什么他能够在一个月内就从不入品的武修升到了三品武徒?”

“什么,有这样的事?”萧碧云听到陈传的话,立刻惊叫起来,这些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听说,整个谢家都在排挤她们母子,她也很少和人打交道,这种事情自然没有人主动告诉她,而谢道韫那边谢玄也打过了招呼,让她瞒住萧碧云,所以她根本就毫不知情。

“怎么回事,难道我弄错了?”陈传看着萧碧云脸上的惊容,不像是装出来的,心中疑惑,不过马上就转了念头,“不可能,如果不是萧家的功法,谢玄那个小废物怎么可能忽然变得那么厉害,对了,不只是功法,还有谢玄用的武技!”

陈传的眼神再一次炙热了起来:“萧碧云,你不要再装了,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相信的,你若是顽抗到底,嘿嘿!”,忽地往谢玄的方向一指,“萧碧云,你好好看看,那边躺着的是谁,你若是仍然嘴硬,我就直接对你儿子下手。”

“玄儿!”萧碧云看清楚了谢玄的面容,立即大声惊呼,然后狠狠地瞪了陈传一眼:“陈传,你好卑鄙,竟然连玄儿都一起抓来了!”

陈传嘿嘿笑道:“我就是这么卑鄙,你们平时也是这么想我的吧,更卑鄙的在后面呢,我再问你一句,萧家的功法在不在你手里,你若是回答一个不字,我就割下谢玄的一根手指!”

向陈荣使了个眼色,陈荣会意,立刻拿出一柄小刀,架在了谢玄的手指上。

“不要!好,我承认,萧家的功法确实在我手里。”萧碧云颓然叹了口气。

“嘿嘿,承认就好,那么你就将功法和剑法一起交出来吧,我还可以考虑放了你们母子。”陈传循循善诱,看着萧碧云的眼中充满了贪婪,还有**邪,他已经在想着得到功法和剑法之后,再把萧碧云这个大美人弄到手上,那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情啊。

“什么剑法?”萧碧云疑惑地看了陈传一眼,她已经准备交出功法换取谢玄的平安,不过又被陈传的话搞糊涂了。

谢玄重生而来,携带一世剑法玄奥,几次出手都震惊四座,只不过跟萧家没有一丁点关系,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有趣的误会了。

“你还在装傻!”陈传气急败坏,指着陈荣大叫:“给我切掉谢玄的一根手指!”

“不要啊!”萧碧云不顾风度大声惨叫,情急之下全身真气勃发,一股凛冽的气势涌现出来,让身周的陈传和谢安谢平几个狗腿子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

“戏演到这里就得了吧,万一母亲真的出手,那么她的身体绝对受不了的。”谢玄心中暗叫一声,双手一挣,之前留下的一丝缝隙使得谢玄轻松挣脱出绳索的捆绑,大声叫道:“母亲,不要出手,让我来!”

说罢也来不及解开脚下的绳索,双腿一弯,然后用力跳起,谢玄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趁着陈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落到了他的头顶,然后双手交叠,至于胸前:“碎——石——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