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41 武穆残

0041 武穆残图

扔下了陈传的死尸,谢剑就告辞离去了。

没想到这个大麻烦转眼间就解决了,谢玄送了一口气,转身再一次进入了庭院之内,然后脚步丝毫不停,直接进入了院子内的那些房间之内,开始搜索起来。

陈传死了,他的那些财产和收藏就成了无主之物,谢玄本着勤俭节约的原则,打算全部笑纳了。

“就这么点儿?”半个小时之后,站在最后一间屋子里,谢玄看着手中的收获,相当不满意。陈传是谁啊,谢家大管事,这么个肥缺应该富得流油啊,可是谢玄在这几间屋子里只找到了十万两银票,实在是让他很不满意啊。

当然,如果这个想法让阴间的陈传听到了,只怕立刻就诈尸起来和谢玄拼命,他当了这么多年大管事,好不容易才搜刮到了十万两银子,谢玄没费力气就拿走了,还嫌少?

拿手里的银票扇了扇风,谢玄不甘心地向着整个屋子扫了一眼,然后目光忽地落到了左侧的墙壁上,墙壁上光秃秃的,只有一幅画挂在那里。那是一幅山水画,画的是一山烟雨朦胧,牧童吹笛,悠闲自得。

“咦?”谢玄忽地觉得有些不对,陈传虽然喜欢做一副文士打扮,实际上却是草包一个,根本不懂得什么叫风雅,其他的几个房间谢玄都看过了,那里挂着的都是俗气之极的仕女图,只有这里是一幅意境悠远的山水画,这就十分可疑了。

伸手摘下这幅画,谢玄细细观察,从表面上看,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是谢玄怎么都觉得心中疑惑,索性也不管这幅画价值几何,直接将它撕开,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隐藏的东西。

直到将这幅画撕成碎片,谢玄也没有找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心中微微有些失望,不由得狠狠地将画轴摔在地上。只听“啪”地一声,这画轴被摔成了两半,从里面露出了一样东西。

谢玄将这东西取出,凑近观察,发现是一张羊皮纸卷,看样子极为古老,摊展开来,这羊皮纸卷竟然是残破的,上面勾勾画画,仿佛是一幅地图。

“没想到陈传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东西!”心中一跳,谢玄已经想到这是什么了,这分明就是一张武墓的地图!

中土世界绵延几千年,这中间出过无数个大神通者,这些人踏入了先天秘境,并且向着更深处迈进,他们一言一语都带有天地威能,可以斩断山峰、屠灭城池,世俗的人和事已经对他们没有任何吸引力;于是他们就找寻天地灵脉所在,然后开辟洞府,隐居修炼,以求踏上最终的万劫不灭的境界。

只可惜,中土世界几千年来,最杰出的强者也不过是到达了洞虚大圆满的境界,至于那传说中的至虚强者,就连前世的谢玄也没有听说过,那已经是个传说中的境界了,据说可以永生不死,万劫不灭,但是却从来没有人曾经达到过。

那些武道高手既然无法突破到传说中至虚的境界,自然也无法抗衡时光的流逝,纵使是精修仙道秘法的武修,最多也不过能够达到四五百岁的寿命罢了,换了那些以禁术精进修为的魔道巨擘,更是二百年内就将坐化,前世的谢玄就是其中一例。

这些大神通者坐化之后,他们修炼的隐秘场所也成了无主之物,藏在这天地的某一个角落,或者被迷路的旅人无意中发现,或者因天地巨变而高调出世,或者就这样静静地隐藏着,永远不被人所发现。

这种武修遗迹,就被人称为武墓!

这些武墓大多蕴藏着几条上佳灵脉,本身就是武修梦寐以求的修炼所在,然而这些并非重点,这些武墓之中,定然有着那些大神通者生前留下来的无数武道秘典,神兵利器,珍贵的药材、丹药、妖核,甚至还可能有着传说中的妖兽宠物!

每一个武墓的出世,都会在中土世界引起一阵波动,无数隐秘的势力都会进行倾力抢夺,而成功抢夺到一个武墓中的遗产,足以使一个中等势力一跃变为上等,若是普通的武修随便抢到一口汤喝,都能够让他直接从庸才变成天才!

当然,普通的武修在那些上等势力的眼里,连一个蝼蚁都算不上,想要参与武墓的争夺,也多半会以身死而告终。

谢玄前世曾经有幸赶上过一个武墓的出世,当时他还只是一个九品武宗,在世俗界中也算地位尊崇,可是在众多先天秘境高手的夹缝中,他竭尽全力、九死一生才存活了下来,而最终所得到的收获,让他那一次所有的艰险都值得了。

也正是那一次之后,谢玄才正式踏足先天秘境,让整个中土大陆的武修都知晓了他的名字!

而谢玄前世的经验告诉他,手中的这个羊皮卷,就是一卷武墓的残图!

“不知道这个武墓有没有被人发现。”谢玄心中兴奋到了极点,如果是一个还没被人发现的武墓,那么他谢玄就真的一飞冲天了,前世的经验,再加上武墓中的收藏,他绝对有信心,创造一个武道神话!

兴奋的心情渐渐冷却下来,这个武墓被没被人发现还不知道,就算还没有被人发现,谢玄手中的地图也是残破的,不知道剩下的部分在哪里,甚至是否健在都不一定,这些都让谢玄无比郁闷。

就好像得到了一把宝库的钥匙,但是却发现宝库的锁不止一把,这种感觉实在不好受。

无论如何,有总比没有强,说不定这就是个大机缘呢?小心翼翼地将残图收藏起来,然后带着十万两银票,迅速地走出陈传的宅院,向着自己的住所走去。

此时天已经快亮了,月亮将要落下树梢,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谢玄一路回到家中,远远地就看到自己的房间里灯火闪亮,想来应该是萧碧云在等待着自己了,想到母亲居然一直等自己到了现在,谢玄只觉得心中一阵感动。

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豆昏黄的灯火,灯火旁边,萧碧云正呆呆地看着灯焰,怔怔出神。听到房门声响,萧碧云急忙站起身来,拉着谢玄的胳膊:“玄儿,你可回来了,怎么这么久,娘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呢?”

谢玄挨着萧碧云坐下啊,笑道:“娘,我能出什么事情,你今晚也看到我的表现了,我的武艺高着呢,就凭那几个小人还伤不了我。”

萧碧云怔怔地看着谢玄,好久才叹了一口气:“是啊,我早就发现了,玄儿和以前不一样了,从上次你把沈虎杀了,我就觉得你不是以前的小玄了,你的眼神……怎么说呢,你的眼神有一种吓人的冷,似乎把人命不当回事了。娘当然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你不杀别人,或许别人就要杀你,可是看着你的眼神,娘真的好心疼,好心疼……”

“娘!”谢玄梗咽着握住萧碧云的手,跪倒在她的面前,“娘,孩儿确实不是以前的那个小玄儿了,前些日子发生了一件事情,一件任何人都无法相信的事情,孩儿就仿佛多活了一个轮回一样,心里想的东西也不一样了,可是,您永远是我最亲爱的娘亲,这一点是绝对不会变的!”

“我相信。”萧碧云把谢玄扶了起来,脸上是温婉的笑容,“玄儿,娘不想知道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没必要知道,你长大了,有些事情你自己做主就好,我只要知道你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娘,你放心,我不光要活的好好的,还要活出一番精彩来,等我到洛丹峰救出父亲,咱们一家三口团圆,那才是真的美呢!”

“洛丹峰?你知道你父亲在哪里?”萧碧云忽然问道。

“恩,这个……”谢玄忘了此时还没有人知道洛丹峰的事情,说溜了嘴,顿时打了个哈哈,道:“反正娘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就好了,我自有我的办法”

“好啦,娘不问就是,不说这个了,今天晚上的事情,应该怎么善后,你想好了吗?”

“怎么善后?”谢玄目光一闪,站起身来,悠悠道:“管他满城风雨欲摧城,咱们就给他来一个……不!认!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