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42 各怀鬼胎

0042 各怀鬼胎

清晨,朝阳初生,整个谢家宅院还笼罩在一片寂静之中。

“吱呀”一声,一扇小门被推开,一个婢女走了出来,嘴里不停地抱怨着,踏着晨雾和微湿的路面,向陈传的宅院走去。

这名婢女是隶属于陈大管事院子里的下人,此时一大清早就要去陈传的院子里洒扫,她一路从婢女的住所走了过去,来到陈传的庭院之外,敲了敲门。

“陈荣少爷,我是春香,来打扫院子的,开一下门。”

没有人应声,春香下意识推了推门,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着的。

她心中忽地有些不安,鼻端嗅到了一股恶心的气味,似乎是……血腥气?!

小心翼翼地推开院门,这名婢女向里探进头去,下一刻,她就像一只被攥住脖颈的鸭子,整个人都僵住,眼球因过度恐惧而凸出。

“啊——啊——啊——”

春香发出几声绝望而恐惧的惨叫声,清晨刚刚飞上树梢欢叫的鸟儿,立刻被惨叫声震得四散高飞。

…………

谢家的议事大厅之内,气氛凝重到了极点。

厅内,谢家家主谢承武和所有的长老悉数到齐,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均是面目严肃,不苟言笑。这些平日里在谢家举足轻重的任务,此刻却大气都不敢出,低着头,悄悄将畏惧的目光投向了大厅的一角。

众人目光汇集之处,一张极为华贵的太师椅之上,坐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人,身形高大,面目间不怒自威,隐隐散发着一种久居高位的威压。

这名高大的高人,正是谢家实际上的掌权者,谢震威!

谢承武名义上为家主,事实上所有的大事都要经过他的父亲谢震威的首肯,谢家人都知道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心狠手辣,做事情毫不留情,所以在老爷子面前,从没有一个人敢放肆,今天尤其如此,甚至没有一个人敢说话,生怕引得老爷子不快,惹祸上身。

因为,老爷子发怒了!

老爷子怒从何来?在座的各位长老心里再清楚不过了,陈传那个老爷子最喜爱的私生子,昨晚竟然被杀死在自己的院子里,而且直到今天早上才被人发现,这让老爷子如何不怒?

陈传平时在谢家作威作福,搜刮财产,仗着老爷子的庇护从不把几位长老放在眼里,就连对谢承武也不甚恭敬,众人心中多半都颇有微词,此时他被人杀掉,众人心中自然是幸灾乐祸,只不过当着老爷子的面,还是要做出一副沉痛的表情。

“啪!”老爷子终于忍不住了,伸出蒲扇大的手掌,在身前的龙纹木桌子上用力一拍,大声吼道:“查,还不给我去查,到底是谁胆大包天,把陈管事给杀了,你们三天之内必须给我查出个结果来!”

众人被一声巨响吓得心惊胆战,好半晌,一名长老站起身来,陪笑道:“老爷子,这凶手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我们该如何去寻找啊,三天,实在是有些短了,不如……”

“呯!”谢震威拿起身前的茶杯,用力向这名长老打了过去,没好气地说:“什么没有蛛丝马迹,整个谢家都没有被惊动,我看就是谢家人自己干的,这是出了叛徒!如果不把这名叛徒找出来,我怎么能安心!”

“说得好听,什么为了找出叛徒,还不是为你那个私生子报仇。”谢承武心中冷笑,不过当此情况,他身为谢家家主也不能默不作声,于是也站起来说:“爹,您消消气,这件事情就交给孩儿办吧,三天之内,无论如何我都会给你一个交代。”

谢震威看了他一眼,面色稍缓,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着,“唔,那就交给你了,你身为家主,谢家一名大管事被人刺杀,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你可要用点心去查,别让马家、赵家他们看了笑话。”

“是,父亲。”谢承武躬身称是。

谢震威沉默了下去,合上双眼,仿佛入定。每当这个时候,就表示此次讨论到此为止了,

众长老接连告辞离去,最后就剩下一个谢承武,他也正准备告辞,谢震威忽然睁开双眼,虎目中凌厉的神光一闪,盯着谢承武说道:“承武,这次的事情,真的不是你做的?”

谢承武心头一颤,连忙道:“父亲,您这是说的哪里话啊,陈传是咱们家的大管事,家里的大小事务还多亏了他操持呢,我感谢他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

“你也不用跟我打马虎眼,你想杀陈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谢震威从鼻孔里冷冷一哼,然后又叹了口气:“不过这次应该真的不是你做的,昨天晚上你正在议事厅和赵家的人商议下半年新街的商铺分配,这些我也是知道的,只是总忍不住想问你一句,哎,你不要往心里去。”

“父亲说笑了,孩儿哪里敢腹诽爹爹。”谢承武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告辞。

在转身的一刹那,谢承武本来毕恭毕敬的神色,瞬间变成了狰狞!

…………

陈传死亡的消息,瞬间就好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快地传到了谢家的每一个角落,成为了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无论是恨他的,还是依附他的,此时都在转着同样的念头——谢家的天,怕是要变了!

之前的谢家,谢承武和陈传明争暗斗,各自拉拢了不少人,成为了谢家泾渭分明的两股势力,此时陈传死去,谢承武的家主之位就做得更稳当了。也正因为如此,在某些人的眼中,这次事件的最大嫌疑者,非谢承武莫属了。

此时谢承武又在干什么?

一间密室里,昏黄的油灯闪烁,谢承武和三名长老正坐在密室当中,面目被灯火照得阴晴不定。这三名长老中,一人面目阴鸷,名叫谢云,是谢家少数的几名七品武师;一人眉心有颗痣,正是上次在演武堂屡屡发言的那位;最后一人面目祥和,面带微笑,这人名叫谢天南,同样是一名七品武师。

这三个人,就是对谢承武最忠心的心腹了。

谢承武经营谢家多年,虽然好多人都被陈传拉拢而去,可是谢承武丝毫都不在乎,因为谢家最强的武力站在他这边。

他比谁都看得清楚,这个世界上最管用的还是实力,只要有身边这两个七品武师,一个六品武士,他就能牢牢地坐在谢家的家主之位,至于陈传,他早就想好了怎么收拾他,甚至计划都已经拟定好了。

只不过现在不需要了。

“对于陈传的死,你们怎么看。”谢承武首先打破了沉默,他缓缓地从三名长老面上一一看了过去。

“这件事情不是我们干的,昨晚我们都在修炼,再说,没有您的命令,我们也不会去做这种傻事啊。”那名眉心有颗痣的长老沉吟着说。

“不错,我们没有您的命令,怎么会主动做这种事。”谢云也随之附和。

屈指在桌子上有韵律地敲打着,谢承武叹了口气:“不管是不是咱们做的,老爷子都在怀疑我了,谢家的大部分人也是这么想的。”

“您昨晚不是在议事厅和赵家的代表商量事情吗,到了后半夜才睡下,许多人都可以证明啊。”谢天南不可置信地说道。

“幸亏是有不在场的证据啊。”谢承武冷冷一笑,“不然的话,老爷子说不定直接就把我这个家主给废了,哼哼,为了一个私生子,他可是大动干戈啊,看来我在他心中的位置根本没什么重要的。”

“家主也别这么说,现在陈传死了,谢家最大的就是您了,我们正好趁机把势力扩大,一点点铲除老爷子的羽翼,到时候老爷子也奈何不得您!”

谢云双眼眯起,这等大逆不道的话他说的理所当然,而谢承武听在耳里,也是连连点头。

这样的勾心斗角,在谢家的每一个角落都存在,这就是大家族的悲哀之处。

“不错,此时确实是我们的良机,不过我们终究要弄清楚,到底是谁杀死了陈传,看尸体上的伤痕,绝非普通武者,或许也是一个七品武师也说不定呢。”谢承武缓缓说道:“一个七品武师,足以改变谢家的势力平衡,我们一定要弄清楚,否则终究是个隐患。”

“我有一个想法。”谢天南忽然插嘴,“你们还记得谢玄吧,陈传对谢玄母子虎视眈眈,据我得到消息,他们正准本在这两天动手,没想到陈传忽然死了,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你是说……”

谢承武双掌一拍,“不错,是有这个可能,我昨日晚上和赵家的大管事商谈新街利益分配的事情,无法分身,陈传很可能就是趁着我不在的这个机会对谢玄母子下手,没想到反而被人杀掉了,以陈传六品武士的实力,一般人还真杀不了他,谢玄嘛……他虽然突兀崛起,但是修为还差得远呢,或许是萧碧云?”

越想越有可能,这个萧碧云从阜阳萧家而来,那可是一个超级大家族啊,这个女子或者有着隐藏的实力也说不定,恩,上次我决定对谢玄示好,看来倒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家主,那我们是不是把萧碧云控制起来?”谢云做了一个手势。

“不必,他们和我们没有任何利益冲突。”谢承武挥了挥手,“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我们只知道萧碧云此人出自萧家,可是别的一无所知,万一她身后还有什么隐秘,那我们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谢玄可不知道,他杀了陈传这件事,在谢家引起了一阵地震般的风波,尤其是谢承武对他们母子的猜想,如果被谢玄知道了,一定会哭笑不得,这世上啊,总是充满了美丽的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