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43 谁是老大

0043 谁是老大

时光匆匆,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陈传之死之前在谢家传的沸沸扬扬,此时倒也逐渐冷却下来了,茶余饭后的谈资,从陈传死亡惨样,转移到这件事情对谢家各势力的影响上面。

之前依附陈传的人,这个时候不遗余力地和陈传进行撇清,而一直和陈传作对的人,此时也为自己站对了队伍而沾沾自喜,得意洋洋。

之前夸口三天内给老爷子一个交代的谢承武,今天对这件事却一无所获,自然引得老爷子大发雷霆,当场就打了谢承武一耳光,几位长老也是战战兢兢,没有一个敢上前求情。

其实这种结果早在谢承武意料之内,事情发生了,总要有个人来承担责任,即使陈传不是他杀的,老爷子也心知肚明,但是为了平息他失去这个私生子的怒气,谢承武几乎是主动送上脸去给老爷子打。

这就是谢承武的高明之处了,一个耳光,换取老爷子怒气熄灭,从而迅速地结束这件事,时间一长,陈传是谁都会被人所遗忘的,而他也可以抓紧时间巩固自己的家主地位。

这种事谢承武做得轻车熟路,可是谢玄他可做不来,此时他看着前方的几个青年,心中没有丝毫送上脸给人打的觉悟,反而是想要一个个耳光抽过去!

在谢玄面前的几个人,都是他同辈的谢家子弟,而领头的那个,正是上次被谢玄教训得很惨的谢山。

被几个人挡在面前,谢玄脸上没有丝毫慌乱,而是好整以暇地笑道:“谢山族兄,原来是你啊,怎么出来散步啦,下巴上的伤好了吗?”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来谢山就想起上次演武堂中的惨痛遭遇,心中对谢玄恨极,顿时狞笑了起来:“好,怎么不好,托你的福,我好的很呐!”

一摆手,几个青年就把谢玄包围里面,一名青年嚣张地大叫:“谢玄,你还不赶快给谢山表哥磕头道歉,不然后果自负哦,我提醒你一句,山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谢玄差点笑喷了,又来一个要他磕头道歉的,重生之后,有好几次被人威胁要磕头道歉了,只不过,威胁他的人最后下场都很惨。

“喂喂,你笑什么,你是个白痴吗,这个情况了你还笑。”其中一个青年不可置信地看着谢玄的表情,他们几个是谢家的小霸王,就算谢平谢安两兄弟,也要对他们礼让三分,此时谢平一家全都跟陈传一块儿死翘翘了,在他们看来整个谢家年轻一辈就数他们最大了,此时谢玄见到他们,不赶快求饶,反倒是呵呵直笑,真让他们不可思议。

“呵呵,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想到一些十分有趣的事情,所以就忍不住笑,好了好了,我还有事,你们让开吧。”

谢玄仍旧是呵呵地笑着,话中的内容让这些青年大感荒谬,让路?这人难道没看出来,他们就是来找谢玄麻烦的吗?

“好了,不要跟他废话了,直接先揍一顿再说,让他知道知道,谢家年轻一辈谁是老大!”

“就是就是,我忍了他半天了,这小子一点都不上道,不给点教训是不行了。”

众青年七嘴八舌地叫喊。

“年轻一辈的老大?”谢玄摸了摸鼻子,问道:“你们说的老大是谁啊?”

“老大,自然是我们谢日表哥。”一个青年得意洋洋地说。

“谢日吗,恩,他上次击败了谢剑,这老大的名头倒也算是名副其实,不过嘛,要是我把谢日打败了,你们是不是就要叫我老大了?”谢玄继续调侃。

“靠,这人是个疯子,以为自己有了三品武徒的实力就可以嚣张了,兄弟们,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几人纷纷大叫,朝着谢玄扑了过来。

“你们小心点,这个小子有古怪,上次演武堂可是把谢宁都击败了。”

说话的是谢山,上次被谢玄一脚踢掉了下巴,在众人面前出尽了丑态,所以特地带人来报复,可是心中对于谢玄还是有一两分惧怕的。

“谢山表哥,你是被这小子打了一次,变得胆小了啊,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人?”

说话间,已经有一个青年一拳照着谢玄的面门打过去了,旁边另外几个人也从侧边攻了过来。

谢玄携一世经验而来,如果会被这几个纨绔子弟打伤,那么他就不用活了,眼看眼前一拳飞快地靠近,他伸手一引,那拳头立刻就偏离了方向,反而向身旁的同伴打去。

身子一矮,几个拳头就落了空,然后回身一个扫堂腿,几个青年就惨叫着倒下,再直起身来,肩膀对着一个青年顺势一撞,那人手脚慌乱地摆动着,被一下撞飞了出去,有趣的是这人去势不停,直接飞到了一旁的一棵小树上,张牙舞爪地下不来了。

只是一个呼吸之间,就只剩下了谢山一个。

眼看这些人轻而易举地被打败,谢山哪还敢上前,立刻就跪倒在地,大声求饶:“我认输了我认输了,不要打我。”

“真没出息。”谢玄撇了撇嘴,倒也不太在意,对付这些人实在是太轻松了,连十分之一的真气都没用上,所以他心里也根本没有他这些人放在心上,就像在逗一帮小孩子玩,你会跟小孩子计较吗?

想了想,谢玄心中玩弄之心大起,蹲下身来,在脚下一个青年的脸上轻轻拍了一拍,大声道:“喂,我问你,我现在有没有资格当你们的老大?”

那青年本来正在那里抱着小腿惨哼,此时被谢玄这么一问,谢玄在他眼中已经成了一个煞星,哪里敢不回答。脸上立刻就挤出一个笑容,用一种阿谀奉承的语气说道:“有,当然有,你就是我们的老大。”

谢玄耸了耸肩,环视了一圈,“那你们怎么说?”

“老大,你就是我们的老大。”其他正躺在地上惨哼的青年也全身一抖,同时叫道。

“嘿嘿,好,既然你们承认我是你们的老大了,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小弟了,有什么人欺负你们,告诉我。”谢玄眼珠子一转,心中恶趣味兴起,用力拍着自己的胸脯说。

“老大好!”这些青年一听这话,立刻也顾不得疼了,均是两眼放光,这些又认了一个老大,以后欺负人岂不是更加无所顾忌了吗?

“咳咳,同样的,最为我的小弟,我看谁不爽,你们也要义不容辞地去教训他。”谢玄又说。

“没问题,老大,包在我们身上!”有些身体健壮的青年已经站了起来,学着谢玄用力拍着自己的胸脯。

“那好,”谢玄终于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我现在看谢日那个家伙很不爽,你们给我去教训他!”

全场一片寂静,几片落叶飘过,众人脑海中仿佛听到了乌鸦在叫。

“怎么,有问题?”谢玄用眼神挨个瞟了过去。

“没……没有。”众人一个激灵,立刻大声叫道。

“那好,既然没有问题,你们就去教训教训他吧,告诉他谁才是真正的老大。”谢玄奇异地笑着。

“是!”这些青年立刻撒开腿往外跑,他们当然不会照谢玄的话去做,反正先逃出这个煞星的手心,然后再会合谢日,一起找回场子。

“喂喂,你们往哪儿去。”谢玄张开手把他们都拦住,往身旁一指,“你们不是要教训谢日那家伙吗,他就在那里呢。”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树林中一个华服青年负剑而立,眼中隐含煞气,正死死地盯着谢玄的方向。

正是谢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