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44 谢日被打哭了

0044 谢日被打哭了

“去啊,你们不是要教训他吗,现在他就在那里,怎么不动了?”谢玄双手抱胸,似笑非笑地看着众人。

众人看看谢玄,再看看谢日,此时站在哪一边都有可能遭殃,索性完全闭紧嘴巴,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好了,耍弄他们算什么本事,谢玄,有本事跟我打一场。”谢日冷冷地看着谢玄,谢玄方才那番举动,已经让这个傲气青年心中大怒。

“要打架?”谢玄忽然来了兴趣,“好啊好啊,我就陪你打一场,也让你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狂妄!你虽然打败了谢宁,可是也别以为自己有多厉害,我就让你知道知道家族第一人的水准!”

谢日“呛”地一声出剑,用力一抖,劲气催发,立刻就有一股凌厉的剑气迫上谢玄的眉心,寒气逼人!

“不错不错,这剑法已经不错了,可惜啊,比谢剑还差了一些。”谢玄摇了摇头。

“你胡说什么,上次演武堂,我已经光明正大地将谢剑打败了!”谢日最无法忍受别人说他比不上谢剑,他被谢剑压在底下好几年,这时终于打败了谢剑,扬眉吐气,容不得别人有半点儿质疑。

“正大光明?”谢玄嘿嘿一笑,“第一,谢剑右手初废,左手使剑还不习惯,你那是欺负他剑法凌乱;第二,谢剑的那柄秋水不在,否则即便以不熟练的左手剑,也未必会输给你,这两条,你承不承认?”

谢日脸上阵青阵白,他虽然战胜谢剑,但是就因为谢玄所说的两点,始终有一些人说他不如谢剑,这让他如鲠在喉,此时谢玄毫不留情地点破,正是点在了谢日的痛处。谢日咬牙道:“胜就是胜,败就是败,自古以来就是成者王侯败者贼,无论你怎么为谢剑辩护,他都翻不了身了!”

谢玄好整以暇:“你怎么知道他翻不了身,我敢打赌,过几天的演武堂月课,他一定能够打败你,重新夺得第一的位置。”

“无聊,我不跟你逞口舌之利!”谢日不想再提起谢剑,对谢玄怒目而视。

“好吧,咱们不提谢剑,那么今天就由我先来教训教训你吧。”

谢玄伸手向身上摸去,正要拔出秋水对敌,然而一摸之下,却是摸了个空,顿时懊恼地在自己的脑门上拍了一记。今天他本是去后山墓地处练碎石掌的,所以没有把秋水剑带在身上,此时身上空无一物,难道只能空手对付谢日?

倒不是说谢玄没有信心空手对付谢日,而是他看不惯谢日的目中无人,所以想要在他引以为傲的剑法上打败他。眼神转了一圈,落在一旁的柳树上,顿时眼睛一亮,有了!

谢玄伸手在树枝上采下一根柳条,伸手一抖,劲气催发,柳条上的树叶顿时纷纷脱落,他将这根柳条在谢日面前晃了晃,说道:“今天我就用这跟柳条和你打上一场。”

“谢玄,你莫非是看不起我吗!”谢日看到谢玄拿着一根柳条跟自己对战,以为他是在耍弄自己。

“我就是看不起你,怎么了?”谢玄呵呵一笑。

“你……真是气煞我也!”

谢日再也忍不住,手中长剑不打招呼就刺了出去,刺到中途,剑气鼓荡,剑身一颤,顿时就化成了四道剑光,宛如四道长虹,向谢玄的周身要害攻去。

“又是这招啊。”谢玄撇了撇嘴,这谢日就没有一点新意吗,整天就这一招幻影剑法,他用的不腻,谢玄瞧得都腻歪了。

此时正是上午,阳光明媚,这四道剑光映着火红的太阳,更添威势,好似四道如火的剑虹一般,惑人耳目,看在周围的那些纨绔子弟的眼里,自然是玄妙之极,场中响起一阵叫好声。

谢玄却是懒洋洋地,手中柳条如同赶苍蝇一般,随手一拂,轻飘飘地毫无力道,比起空中的四道剑虹来实在是不够看,然而就这轻轻一拂,却发出了“当”地一声,似乎是击打到了什么东西上面,然后一圈劲气涟漪从柳条和空气交击的地方扩散开来,四道剑虹同时消失!

“怎么会?”周遭的那些青年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而最惊讶的,还是谢日自己,他这幻影剑诀精髓就在于能够分化出四道剑光,然而这四道剑光全是虚的,真实的那一剑反而隐去,藏在这四道剑光当中,一击致命。无论你选着那一道剑光,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因为这四道都是虚招。

而谢玄刚才那看似随意的一拂,竟然无视那四道惑人的剑光,恰巧击打在了谢日真正攻击的那一剑上面!

“不可能,他一定是瞎蒙的,那四道剑光那么烈,那么炫目,他怎么可能找得到我真正的攻击!!!”

谢日心中不信,手中长剑在空中化了一道弧线,再一次刺出。

劲风破空,谢日这次尽了全力,剑锋一抖,竟然发出了四道凌厉的剑气,同时幻化出四道虚幻的剑光,剑光如虹,和剑气合二为一,让人难分真假。

“接我这一招,海市蜃楼!”谢日只觉得这一招前所未有的高明,几乎是达到了化虚为实的境界,他心中狂喜,竟然在这战斗中隐隐有突破的感觉?

“哎,你真觉得你的剑法很高明?”谢玄已经忍不住叹气了,谢剑的剑法也并不高明,可是尚且有救,而这个谢日已经走入歧途了,一味地追求剑光的声势惑人,在剑法的速度和力道上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叮!”谢玄手中柳条轻摆,又一次准确无误地将谢日的长剑弹开。

“怎么……怎么可能啊——”谢日几乎是风中凌乱了,他有生以来使得最好最精妙的一招,仍然是被谢玄轻松破去,而且用的只是一根柳条!

谢日只觉得宛如身处恶梦之中,心中实在无法相信,狂吼着再一次使出了幻影剑诀向谢玄攻去。

“叮,叮,叮……”

谢日的狂吼之声和交击之声不时从两人交战之处传出,无论谢日怎样攻击,谢玄都是随手一拂,脆弱的柳条就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一般,灵动之极,准确无误地抽打在谢日的剑锋之上。一开始谢日还不肯接受这个事实,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攻击也越来越无力,直到最后,他一剑刺出,纷乱的心绪已经无法维持幻影剑诀了,没有惑人耳目的剑光,只有平平无奇的一剑,力量和速度简直差到了极点。

“叮!”再一次抽击在谢日的剑锋最不受力的一点上,而谢日此时信心全失,手中长剑一震,竟然脱手而出,飞上了半空。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谢日喃喃地念叨着,终于完全崩溃,伏在地下,呜咽起来。

这个谢家新一代的天才,年青一辈第一人,就这样被谢玄打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