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47 黑白大战

0047 黑白大战

作为现在的家族第一人,不管是不是名副其实,谢日都没有理由不接受挑战。

不接受挑战,就代表不战而降,那是懦夫的表现,比起战败,更令人不齿。

两人各自走上了比武台,对面而立,谢剑此时一身黑衣如墨,面容冷酷,全身上下仿佛都泛着冷意。而谢日恰恰相反,一身白衣如雪,嘴角一直带着一丝冷笑,面容温文尔雅,全身上下都带着平和的气息。

一黑一白,一个冷酷一个温润,一个是曾经的演武第一,一个是新晋的璀璨新星,这两个人仿佛是命中注定的对手,注定要有此一战。

奇妙的是,这两个人都和谢玄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两人目光交接,谢剑是冷酷而凌厉,而谢日是绵里藏针,光是汹涌的战意对撞,竟然掀起了一阵紊乱的气流,吹得两人衣襟不住飞舞。

“呛!”谢日长剑出鞘,遥指谢剑,“谢剑族兄,请了。”

“你的剑?”谢剑瞳孔收缩,注视着谢日的剑,上次谢日所用的是一柄斩金断玉的宝剑,曾一剑斩断谢剑的兵器,而此时他手中所持,只是一柄再普通不过的长剑。

“上次得谢玄表弟教诲,我大彻大悟,明白到自己在武道上已经走入歧途,只懂得利用芜杂的外物,苦思三日之后,决定洗尽铅华,破而后立,重铸武道。”谢日温和地笑了笑,“至于原先那柄宝剑,索性和我那些芜杂的武学一同抛弃了。”

谢剑肃然起敬。破而后立,重铸武道,说起来简单,可是做起来就非得大魄力不可了。

试想,你如果已经拥有了万贯家财,就算明知道这万贯家财会成为你的负累,你能够轻而易举地抛下所有钱财重新开始吗?

台下的谢玄也微微点头,看着谢日,眼中划过一丝惊讶,这个谢日初看起来不过是个普通的纨绔子弟,剑法华而不实,人也轻浮得很,却没想到也是有个大魄力的人,短短时日就能够下定决心,重铸武道,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前一世的谢剑和谢日,骄横无比,在谢家的地位是数一数二的,但是放到整个中土世界里,恐怕连个小蝼蚁都算不上,谢玄重生之后,先后和他们发生了冲突,没想到竟然令他们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几乎是破茧成蝶了。

此时,这两人一个坚忍不拔,另一个拥有果决的大魄力,以后的武道前途均是不可限量,谢家拥有他们两个,今后的命运只怕要转了一个弯了。

“呛!”谢剑也是长剑出鞘,遥指谢日,“好个谢日,你竟然能有这样的觉悟,我佩服你,不过你可休想要我手下留情。”

谢日仰天长笑:“何用谢剑族兄你手下留情,如今我刚刚悟通武道正途所在,正需要一场大战来磨砺修为,你我倾尽全力,纵使我败了,也心满意足。”

“好个倾力一战,纵使败北也心满意足,既然是要倾尽全力,你我此战不要留手,生死由命,如何。”谢剑冷冷道。

“正合我意,哈哈,只有在生死之战中,方才能有所收获,突破自身武道限制。”谢日以指弹剑,放声大笑。

笑声忽绝,谢日和谢剑对视一眼,同时一剑刺出!

两人这一剑出奇地相似,都是平平当胸刺出,招式平凡至极,既不是什么威力强大的剑诀,也不是什么精妙的招式,让台下的观众均是摸不着头脑,只以为两人在互相试探,而落在几位谢家长老的眼里,顿时就轻“咦”了一声。

两人的剑法,看似平凡,实际上都是摒弃了华而不实的招式,转而将全部的气魄、力量还有劲气,都灌注在了手中的长剑之上,这一剑没有别的优点,就是一个字:快!

快如闪电!

“叮!”两人双剑相交,错身而过,又是同时回转过身,同样当胸一剑刺出。

而这一剑,和上一剑又有所不同。

这些日子以来,谢玄指点谢剑练剑,从没有教过他任何招式,只让谢剑练习一招基本招式——刺。谢剑心意如铁,坚忍不拔,将所有的心力灌注进这一刺中,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这也是谢玄前世的剑法风格,凌厉无匹,一剑破万法!

所以谢剑这一招没有任何花俏,劲气内敛,贴于剑锋之上,一丝多余的剑气都没有。

而反观谢日,他放弃了华而不实的幻影剑诀,不再用虚幻的剑光惑人耳目,但是剑气分化的技巧倒是保留了下来,此时他手中长剑微微颤动,几道剑气催生而出,各自划出灵动的轨迹,随着剑锋一同向着谢剑攻去,他这一剑,几乎就相当于同时使出了三四招!

“叮叮叮叮——”

场中两人身影不停地交错,双剑相交之声不绝于耳,往往一个错身,就有好几次交击之声响起,只见他们身影移动的越来越快,交击之声越来越密集,台下观战的人们都已经看不清他们的招式,就看见一黑一白两道影子飞速地移动。

“叮!”

终于,一声巨大的金铁交鸣之声在场中响起,黑白两道影子停了下来,仍是面对而立,似乎和比试之前的样子没什么不同,只是两人手中的剑……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两人的剑锋之上,两把剑,竟然都已经断了!

“这一战,终究没有分出胜负啊。”谢剑苦笑着抬起左手,一道鲜血顺着他的左手流了下来,每一次身影交错间,谢日的几道剑气都会连绵不绝地击打在他的剑锋上,生生把他的虎口震裂开来。

“是啊,看来是平分秋色。”谢日轻咳了两声,面容苍白,谢剑的剑意凌厉无匹,虽然每一次攻击都被他用三四道剑气击退,但是剑气余波还是震伤了谢日的心肺,只不过伤势并不严重罢了。

两人的实力确实平分秋色,如果不是双剑同时折断,接下来比的就是谢剑的手先废掉,还是谢日的内府先被震碎!

幸好,长剑折断,反而是避免了两败俱伤的结局。

两人相视而笑,心中涌起惺惺相惜的感觉,走下比武台。

而台下的众人也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方才两人一番大战,精彩绝伦,场内众人全都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直到此时才恢复正常,只是两人的剑法仍盘旋在他们的脑海中,余韵悠长,久久不散。

没想到第一场比斗就如此惊心动魄,谢剑和谢日的剑法、修为,都远远在众人之上,令这些谢家子弟心中涌起无力之感,本来想要站出来表现一番的人也打消了心思,不想再出来献丑。

于是,这演武堂中出现了诡异的一幕,之前的每次演武,大家都争先恐后,想要打败自己的目标,借机上位,然而这一次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沉默了下去,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挑战。

演武堂中的气氛一时间冷了下来。

“咳咳,演武一项,本就是为了促进大家交流切磋,接下来难道没有想要人出来和同族的兄弟切磋一番吗?”一名长老看气氛比较尴尬,咳嗽了两声,大声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谢玄的身上,谢剑和谢日的实力已经有目共睹了,比之前还要厉害许多,而他们两个都是对谢玄毕恭毕敬,谢玄的真正实力就令众人颇为期待了

感受到这些目光,谢玄耸了耸肩,不以为意,他的目标狮虎丹已经差不多算是拿到手了,已经没有再展露实力的必要,什么“家族第一人”的名头,或许别人视为天大的荣耀,可是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眼看没有人有站出来挑战的意愿,谢承武站起身来,环视一圈道:“如果没有人想要出来挑战,那么此次演武就此结束,我宣布,本次演武堂月课……”

谢承武正要宣布此次月课结束,就在这时,演武堂之外传来一个狂傲的声音,

“等一下,还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