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48 谢疯子

0048 谢疯子

“等一下,还有我呢!”

随着这个声音的想起,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到了演武堂的大门口处,只见大门之外,一名玄衣青年正从外边跨越而进。这名青年看模样比谢剑还要大上几岁,长发也不用发带束住,就这样披散下来,配上他那棱角分明的脸庞,给人一种狂放不羁的感觉。

事实上,他本人比他这副打扮还要狂放不羁得多!

“是谢疯子!”立刻就有人惊呼起来。

“他怎么来了,他不是被获准不需要进入演武堂了吗,今天是吹得什么风,我可是好几年都没有看到过他了。”

“是啊,自从那件事之后,我们都没见过他了吧。”

原本安静的演武堂,因为这个青年的到来,而乱成了一锅粥。

“都给我安静下来,成何体统!”谢承武大喝一声,然后转过头去,对着玄衣青年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过你看不上演武堂这种地方吗?”

谢玄看着这个狂傲的玄衣青年,也是不自觉地悄然蹙眉,这个青年名叫谢风,还有个外号,叫谢疯子!

之所以有这个外号,他这个人也确实够疯狂,从很小的时候起,就痴迷于武道,别的小孩子在玩耍的时候,他却在家中修炼。待到后来,他年龄渐渐长大,性子更加古怪狂傲起来,见人就发起挑战,别人不接受,他就主动发起攻击,常常把别人打得遍体鳞伤。

他虽然狂傲,倒也硬气,别人无论找多少人来报复,他都是一个人接下,而且从不求饶。他今天被人打了,过几天就找回场子去,就算打不过,他也绝不罢手,就算自己被打得极惨,也要狠狠地在别人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有了谢疯子这个外号!

渐渐地,没有人再敢招惹他,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就算你年龄比他大,修为比他高,和他打架也绝对讨不了好,你打他一拳,他拼死也要咬你一口!因为他这个特性,从来没有过任何朋友,别人看到他也是绕道走,这样过了几年,没有人直到他的修为到了什么程度,直到有一次,演武堂月课上,他忽然出言挑战当时的第一人,别人只当他傻了,准备看他的笑话,毕竟,吃过谢疯子亏的人不在少数。

可是那一站的结果,震惊了所有人,也震惊了整个谢家!

那一日,谢疯子一招把他的对手打得吐血,之后根本不顾对手的求饶,生生打断了那人的六根骨头,当时一名长老恼怒他下手狠辣,想要教训他一下,没想到,谢疯子丝毫没有任其打骂的意思,而是对那名长老大打出手,最终将那名长老击败!

当时他以十八岁的年龄,击败了家族的长老,成为谢家好长时间的谈论话题,也惊动了老爷子谢震威,而当时的谢疯子,修为就已经达到了五品武士!

十八岁就有了五品武士的修为,并且打败了六品武士修为的谢家长老,这些事情只能说明两个字,天才!

老爷子谢震威亲自拍板,要把那粒狮虎丹给谢疯子服用,可是他当时只说了一句,他说:“我不用丹药,也能够在五年之内突破到七品武师。”

也正是因为他拒绝了服用狮虎丹,谢承武才会做主把丹药赠与谢玄,如果谢疯子想要的话,狮虎丹早就不存在了。

之后,谢疯子被获准不必参加演武堂月课,随便出入谢家的藏书阁等诸多权利,而谢疯子就带着这些权利从此深居简出,再也没有来过演武堂,至今也有五年过去了,人们渐渐将他遗忘,偶尔谈到他,也是用“那个变态”来代称。

而今天,谢疯子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这意味着什么?修炼了五年,他的修为到了什么程度?

“不错,我是看不上演武堂这种地方,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就算与他们切磋,也无法精进我的武道修为。”

沉吟了一会,谢疯子扬起头来,大声说道。

“只不过,前些天我忽然突破了那层境界,于是出来走走,听说演武堂最近出了个天才,我心中好奇,前来看看,不知道那个天才到底是哪位?”

“什么,你突破了?”谢承武和身旁的几位长老,同时惊叫起来,眉目间隐约有着狂喜,“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演武堂中的众人,心中也同时问出了这个疑问,突破了境界?到底是六品武士,还是说……七品武师?!

要知道,六品武士和七品武师,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啊,六品武士谢家有不少,甚至这里的这些青年,很多都有信心在有生之年达到六品武士,可是七品武师……

整个谢家也没有几个七品武师,每一个都是身份极为尊贵的长老,而三十岁之前达到七品武师的话,今后的武道前途更是不可限量,谢疯子现在的年龄,还不到二十五岁吧?

如果他真的达到了七品武师,那么谢家就出现了一个超级天才,也难怪长老们都忍不住激动了。

“七品武师。”谢疯子随口说了一句,仿佛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

哗!整个演武堂都沸腾了,无数的惊呼声,赞叹声,吸气声,甚至还有叫骂声,充斥了整个大厅,而谢承武和几位长老,也没有去管这些事情,因为他们自己都在惊叹,在狂喜!

唯一毫无动容的就只有谢玄了。

谢玄脑海中盘旋着这位谢疯子的资料,前世的他确实也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以二十三岁的年龄,突破七品武师,就算放在萧家那样的大家族,也算很不错的成绩了,只不过这个人不负于他疯子的外号,实在是太疯狂了,后来他出外历练,不慎和太上天魔道的弟子发生了冲突,他明知不敌还主动挑衅,最后被人生生打断全身经脉,变成了一个废人。

谢疯子何等狂傲,既然变成废人,也不肯苟活于世,所以在回到谢家的半路上就自杀身亡了。

说句实话,谢玄还是挺欣赏他的个性的,狂傲不羁,从不服输,就算打不过也要打,这股狠劲,谢玄的骨子里也有。不过这人显然是运气欠佳,如果他能够前世谢玄的那番奇遇的话,说不定也会是一个魔道巨擘。

“喂喂,有没有人能告诉我,那位一个月升三品的天才在哪里?”

谢疯子看到众人自顾自地讨论,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于是提高声音,又问了一遍。

上一句话,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修为上,而这一句,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

演武堂一下子安静下来,没有人说话,但所有的目光都落到谢玄的身上。

想到谢疯子的性格,谢玄不禁苦笑了一声,这下麻烦大了!

“哦,你就是那个天才?”谢疯子眼睛发亮,径直朝谢玄走了过来。

“我虽然不是什么天才,不过你要的一月三品,估计也就只有我符合了。”谢玄无奈地说。

“好,既然你就是那个什么天才,跟我打一场吧!”谢疯子眼中露出疯狂的光芒,伸手就对着谢玄抓来。

“够了,谢风,你给我住手!”谢承武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没事没事,我就试试他,不会伤的太重的。”

谢疯子向身后摆了摆手,根本连谢承武的话都没有放在心上,依然是伸手向谢玄抓去。

“放肆!”“放肆!”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劲气破空,两把断剑朝着谢疯子攻去,持剑的人,一黑一白,正是谢剑和谢日!

他们两个,一个把谢玄当师傅,一个把谢玄当恩人,看到谢玄被袭,立刻就按捺不住,出手拦下谢疯子。

“咦,有点意思,没想到这几年演武堂倒是出了几个人才。”

谢疯子的注意力立刻就被两柄断剑吸引住,他双眼放光,像是乞丐见到了美食一样,同时两只衣袖一抖,劲气催动之下,柔软的衣袖立刻坚硬如铁,然后向前一挥……

“叮,叮。”

谢剑谢日只觉得一股沛然大力从剑身上涌来,以他们的实力竟然握不住剑柄,虎口一热,两柄断剑就被击得脱手而飞!

两人惊骇地看着谢疯子,虽然是两柄断剑,但是以他们的剑法,足以达到六品武士的巅峰了,两人合力一击,竟然连谢疯子的随意一招都挡不下,这是什么实力?

谢玄叹了口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六品武士和七品武师之间的实力差别太大了,到了七品武师的级别,真气的作用不只是在体内强化肉体,甚至可以突破几个大的窍穴,放出体外,也就是常人说的真气外放!

方才谢疯子真气加持在袍袖之上,柔软的布片立刻坚硬如铁,和谢剑谢日二人的断剑对了一记,竟然没有一丝损坏,这就是真气外放的惊人威力。

到了七品武师这一阶,武者的实力有了天差地别的跨越,在真气外放的加持下,一举一动都带有莫大威能,甚至能够以肉身抵抗武器,在常人眼中,这已经是神乎其技了;如果到了八品武御,或是九品武宗的级别,武者的实力更是恐怖之极,人海战术对他们已经没有了意义,有了一个这样的人物,几乎就可以支撑起一个家族了。

“不错不错,这么长时间没有出来,咱们谢家倒是多了好几个实力不错的人物。”谢疯子一击打退谢剑谢日两人,咂了咂嘴,似乎颇为满意,然后目光又重新放在了谢玄的身上。

“不知道你怎么样呢,不要让我失望哦。”谢疯子嘿嘿一笑,伸手重新向谢玄抓去,这一抓看着似乎平平无常,速度既不快,也没有什么威势,然而谢玄清楚地知道,在真气加持下,这只手不亚于五把利刃,假若真的抓到了自己的身上,立刻就是五个大窟窿!

谢玄现在是四品武士的修为,论战力,能够打败普通的六品武士,这已经是极为逆天的事情了,但是对上七品武师,谢玄还是不够看,毕竟中间隔着一道巨大的鸿沟,就算以谢玄两世的经验也无法弥补。

如果真是生死之战,谢玄倒是还有几个底牌可以用,他知道几种可以瞬间提升自身修为的秘法,但是这些秘法无一例外地对身体有着严重的损害,使用完之后,必须一段时间的静养才能恢复,有的秘法甚至会对身体造成永久的损伤!

谢疯子就算再疯狂,也不会对自己下杀手,此时当然也没有必要使用那些秘法,谢玄心中想得通透,快速地后退了一步,稍避锋芒,给自己赢得了一瞬间的反应时间,然后双掌交叠,置于身前,正好迎上了谢疯子的一抓。

碎石掌!

“嘭!”

双手微微一抖,在谢疯子的手指触碰到谢玄手掌的一瞬间,一股极为强横的力道从谢玄双掌之间涌出,谢疯子的手指还没有抓实,一声巨大的空气爆鸣,在两人中间响起,伴随着一圈肉眼可见的空气涟漪,以两人交接处为中心,迅速扩散开来。

借着空气反推之力,谢玄脚尖点地,整个人如同轻飘飘的落叶,随着这股扩散的气流,向身后飘落而去。

被谢玄这样巧妙地躲过自己的一招,谢疯子轻“咦”了一声,眼中光芒大盛,上前一步,就要对谢玄再次出手,然而他双肩忽地一沉,两股沉重的力道压在他的肩膀上,让他动弹不得。

恼怒地回过头去,发现是两名谢家长老,分别站在他的左右两侧,各自伸出一只手压在他的肩膀上。

这两名长老正是谢云和谢南天,两人都有七品武师的修为,所以无论谢疯子怎么挣扎,都完全动弹不得。

“够了,谢风,你一个七品武师,欺负一个四品武士,也不嫌丢人吗?”谢承武冷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好了好了,放开我吧,我就是想要试试他而已,看看一月连升三品的人到底有什么能耐,你以为我真会伤了他不成?”谢疯子翻了个白眼,然后看向谢玄,“喂,小家伙,如果吓到了你,我给你道歉啦。”

说完,用力一挣,从两位长老的手中挣脱出来,转头就走,这干净利落的性格,倒是让谢玄觉得可爱的很。

走了两步,忽然又回过头来,对谢玄笑道:“以四品武士的修为,就能够躲开我一招,我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小家伙,你好好修炼,等你修为足够了,我们好好打一场,哈哈,我可是手痒得很呐。”

这个谢疯子当真像个疯子,手舞足蹈,仿佛是找到了什么有趣的玩具一般,哈哈大笑,转瞬间就远去了。

谢玄顿时苦笑起来,这个谢疯子没长自己几岁,却一直老气横秋地管自己叫“小家伙”,若是论起心理年龄,自己管他叫“小家伙”更合适一点吧。

“这个谢疯子,真是不让人省心。”谢承武暗骂了一声,身为家主的他,也对这个谢疯子颇感为无可奈何。

无论是哪个地方,实力高强的人都有着特权,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